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四十八章 大公子

第四十八章 大公子


  进入后院,还是那间偏房,房门前那八个孩子在玩耍,七个男孩子都低着头围成一圈,不知道在忙活什么,只有那个小女孩坐在一边,好象是望风的,也就是前哨,这会子也就只有她看到悠悠来了。

  “咳,咳”

  “快起来,主子来了”小女孩刚开始假咳嗽,见其它人都没响动,她只好出声告诉那群玩迷了的男孩子小姐到了。

  男孩子们一听到主子到了,七脚八手的慌忙起身,然后从高到矮的排成一排。

  “嗯,不错,今后就按这个顺序排队”

  “今天我给你们找了个师傅,他姓刘,你们今后就跟他学武艺和各种技能”悠悠指着身旁的刘老汉介绍着。

  “让我们掌声欢迎刘师傅”悠悠看到刘老汉的脸一下子就垮了,赶紧的第一个鼓掌,那几个孩子也开始学着悠悠鼓掌。

  悠悠往旁边挪了一步,刘老汉站在那里一脸的黑线,他就知道只要是跟这丫头在一起就准没好事,这不一个不留神,她就又捡人了。

  悠悠见刘老汉黑着脸吓着了那帮孩子,就打着哈哈,“快叫师傅呀”。

  那几个孩子一下子就跪下了,磕了三个头,齐声到“师傅好”,这会儿轮到悠悠愣了,这是什么节奏,在现代最多也只是行个礼,那有像这样子行跪拜礼的。

  半晌后,就在悠悠以为刘老汉不会说什么时,“你们听着,既然你们叫我一声师傅了,那今后就好好跟我学,只有学好了才能保护好你们的主子”

  “听到没?”刘老汉的声音一下子就飙高了,悠悠就站在他的旁边,吓得惊了一跳,赶紧的用手掏了掏耳朵,感觉耳膜都振破了。

  “先说好,跟我学是很苦的,要是哪个不想学,那就先站出来”刘老汉话落,见没有人出列,他这时的脸色才稍稍好点儿了。

  “好了,都散了吧,玉玲你过来”悠悠见好就收,招手叫那个女孩子过来。

  玉玲乖巧的走过来,她有点儿腼腆,微低着头,“小姐,你找我有事?”

  “玉玲,那个吕爷爷跟滕爷爷呢?”悠悠看到玉玲这么乖巧,也就轻声的问着。

  “嗯…~,那个滕爷爷现在变成滕伯伯了,他跟大伙儿在粮仓装袋”

  “吕爷爷在厨房旁的小屋里整理一些草,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草”玉玲据悉的禀报着,那姿态让悠悠感觉到这个玉玲以前肯定受过良好的教育。

  “哦,知道了,你去玩吧”悠悠打发了玉玲,转身跟着刘老汉朝厨房走去。

  到了厨房,就看到吕老汉在旁边的小屋里整理着草药。

  他背对着屋门,悠悠抬步跨进门,“吕爷爷,你在忙呐”。

  吕老汉听到有人叫他,停下手中的活,转过身来。

  “噗通”悠悠身后传来响声,吓了她一跳,可能是近段时间经常被吓的原因,悠悠现在都变成了惊弓之鸟了,随便一吓都会跳起来。

  “老头儿,你这是干嘛”悠悠转身看到刘老汉的动作时,更是吓了一大跳,看着刘老汉笔直的跪在门外悠悠的大脑一下子就懵圈了。

  刘老汉没理悠悠,而是朝悠悠的身后“梆,梆,梆”的磕了三个响头,悠悠赶紧的侧身,露出了身后的吕老汉。

  “院首,小人锦王府侍卫柳晨给你老请安了”,刘老汉双眼发红,声音嘶哑,嘴角微微颤抖着双手抱拳,又给吕老汉行了一个江湖礼节,

  “柳晨???”吕老汉似是在回忆着什么。

  “嗯,我叫柳晨,我哥是锦王贴身侍卫柳刚”,刘老汉大声的回答着,在他说到锦王的时候,流露出的是敬仰和骄傲。

  “柳刚,柳刚,锦王府的柳刚,柳刚,哈哈哈,柳刚,哈哈哈…~”吕老汉嘴里一直念叨着,大笑着,他微退了几步,好象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似的。

  刘老汉看到这种情况,一牯溜的爬了起来,几步跑到吕老汉身边扶住还在后退的吕老汉。

  突然,吕老汉好像回光反照似的睁大了眼睛死盯着刘老汉,那样子看得让人背脊发凉,瘆得慌。

  半晌后,吕老汉上前几步,走到门口,对着门外的天空跪下,双手高举,歇斯里底的大喊。

  “苍天呀,总算是天可怜见让我找到了柳晨了,哈…~哈…~哈”刘老汉看到了这样的情况,也“噗通”一声的跪在了吕老汉的身后,笔直的一动也不动。

  这会儿悠悠的小心脏已经超负荷了,她不光是全身麻木,神情呆滞,还外带呼吸急促。

  眼前的情况谁来告诉她是怎么回事!她不会是一不小心又踩狗屎了?捡到不该捡的人了。

  悠悠机械的抬手轻拍了几下自己的脸颊,有点儿痛,随之悠悠也慢慢的清醒了不少。

  等悠悠完全清醒后,她感觉还是不要掺和这事,眼珠一转,后退了几步,坐到墙角边的一个小櫈子上,双手撑着下颚,看着刘老汉跟吕老汉,等着他俩的后续。

  那两个老头儿也不负众望,一直保持着印第安人祭神时祈求神灵保佑时的姿势,一动也没动。

  这种状态直到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来到吕老汉身边扶他时才改变。

  悠悠看到来人时,还是愣了一下,他就知道这滕老汉不是那么老,直观来说,充其量也只有三十七八岁,悠悠一直都相信自己的眼光。

  眼前的人一看就是个智者,周身的气质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形成的,看样子他曾经肯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所以才有这一身的书卷气。

  “老师,你老这是怎么了,快起来,地上凉”滕老汉把吕老汉扶了起来,让他坐到了离悠悠不远处的椅子上。

  他蹲下身子,手抚摸着吕老汉的后背,“老师,别激动,有什么事慢慢的说”。

  刘老汉从看到滕老汉后,就一直张大嘴巴,随着那两个老汉的行走跪着转。

  等滕老汉把吕老汉的情绪抚平后,刘老汉又开始磕头了,“梆梆梆”的又是三个响头,悠悠都有点儿怕刘老汉磕坏了脑袋。

  “大…~,大…,大公子,锦王府侍卫柳晨给你请安了”刘老汉激动得跟什么似的,话都说不清楚了。

  悠悠翻了个白眼,她就知道她踩狗屎了,从刘老汉嘴里叫出的身份,她就知道眼前的这这两个人不是一般人。

  她心想,等会儿去前院就让玉娘把卖身契还给他们,给点儿钱,打发走。

  她可不想卷到什么神秘事件中,穿过来的她只想跟玉娘秋菊她们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其它的都不想牵扯。

  “你是锦王府的?”多少年了,锦王的这个名字都快淡忘了,今天却在这儿听到,滕老汉愣了一下后,就起身扶起了刘老汉。

  “快起,不用多礼”文人说话就是不一样,温柔的让耳朵差点儿就怀孕了。

  悠悠习惯性的翘起了右边的嘴角,讥笑着,她是笑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这朝廷中能知道弩箭的人不多呀,到不了级别的那有机会接触弩呢!

  哎…,又失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