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四十九章 启程

第四十九章 启程


  悠悠看他们三人坐在那里叙旧,她也插不上话,就起身告退。

  刘老汉也感觉悠悠在这儿挺别扭的,他挥了挥手让她回前院去。

  悠悠行礼后出了门,长长的吐了口气,扭了几下有点儿酸痛的腰,回头看着关上的房门,瘪嘴做了个鄙视的鬼脸,哼,不想让我听!无所谓,等你们想让我听时,我还真就不听了,然后双手放背后牛气掰癞的走了。

  到了前院,看到玉娘在安排人守粮仓,悠悠就没去打扰她,一个人漫无目的在寨子里转悠。

  到了寨门口时,“小姐,你咋走到这儿来了,让我好找你呢”身后传来了小豆儿的声音。

  “有事?”悠悠习惯性的挑了挑眉。

  “没事,就是活干完了,找小姐回屋的”小豆儿摇晃着脑袋,微笑的看着悠悠。

  在她的心里,小姐就是戏文中的九天仙女,平日里小姐都脸上抹灰,别人没见过真正的小姐,只有她们几个跟小姐亲近的人知道小姐的美,她怎么看都看不够。

  悠悠看了看黑色的天空,“回吧,还有事得着安排呢”。

  第二天,悠悠吃过早饭后,到了聚义厅门口就看到刘老汉和大公子坐在厅里,好象是在等她。

  悠悠转身就想溜,“进来,快点儿,别磨叽了,有事找你商量呢”刘老汉及时的叫住了悠悠,他知道这小丫头鬼点子多,看事情透彻,行事又果断,他们这事说不定小丫头能帮得上。

  “我还有事要忙呢,你们商量你们的哈”悠悠没给厅里两个男人说话的机会,快速的离开了前院。

  她得去找玉娘,让她把卖身契还给那个什么嗝屁的大公子,给他们路费,赶紧的让他们走人。

  她可不想去惹麻烦,那麻烦极有可能还是大麻烦,她还有一帮娘子军要养,没空帮别人解决麻烦。

  到了粮仓,“玉娘,你去把昨天收的那两张卖身契拿出来给后院送去,给他们一些盘缠,让他们快些滚蛋”悠悠不耐烦的吩咐着玉娘,玉娘愣了一下,习惯性的把手放到衣角处擦了擦。

  “哎,我这就去”玉娘爽利的应承着。

  悠悠把这事交代好后就急急的加入了粮食装袋的活动中。

  到了吃午饭时,悠悠见到了双眼红肿得跟桃似的玉娘,她几步就窜到了玉娘跟前。

  “告诉我这是谁干的?”悠悠语气生冷的问着。在悠悠的心里,玉娘就似一个母亲,谁惹她哭,那悠悠就会让谁后悔来到这世间。

  “没,没谁,是沙子进了眼睛”玉娘躲闪着悠悠的眼神,她就是心软,早上悠悠让她给吕老汉他们送卖身契,她不想去找藤老汉,所以就去了后院找吕老汉了。

  吕老汉听了玉娘的来意后,就跟玉娘讲了藤老汉的身世,也许是吕老汉口才太好,搞得玉娘跟着哭了一个上午。

  玉娘心软,知道他们没去处后,就又拿着卖身契回来了,可一看到悠悠,她又心虚的不知道怎么跟悠悠说。

  “沙子进眼睛了?你是住海边还是在工地,咋就那么多沙子能进眼里,别考验我的耐心,最好是实话实说”悠悠找了个椅子坐下,玉娘知道再不说悠悠真的会发火的。

  “吕郎中对我说了他们的身世,他们也是苦命人,没地方去,所以我…~,我…~”玉娘说到最后就跟蚊子叫似的。

  悠悠双手扶头,她真的气呀,她怎么就捡了这些个傻女人那,一个个的都是圣母玛利亚,就她是狼外婆。

  “他们苦,你就收下,那世上苦的人多了去了,你是不是都收下呀”悠悠气急败坏的大声吼着玉娘,玉娘没敢出声,站在那里低着头。

  悠悠看玉娘那内疚样,气憋在心里没处放,气得她甩手出门就直奔旁边的偏房,MD,谁让她不舒坦,那她就让谁更不舒坦。

  她冲进吕老汉的小药房,“老头儿,你们是自己走还是让我把你们丢出寨子?”悠悠语气生冷的问着吕老汉。

  吕老汉见到悠悠后,起身抬手行了个礼,“主子,既然我们已经卖身给了你,你想怎么处置我们都行”吕老汉不卑不亢的回答着。

  “哦,真的?”吕老汉点了点头。

  “那好,说说你们的身世吧,我要听实话,骗玉娘的那些话最好别再说第二次了”悠悠自顾自的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

  悠悠心想,不论留不留下他们俩,她都得知道他们的来历,这便于今后行事。

  从吕老汉的口中悠悠知道滕老汉是姓藤,名叫藤润麒,是前左相之长子,后因锦王案子牵扯,藤家也就剩下这棵独苗了。

  这个藤润麒当年可是震惊朝野的麒麟公子,十五岁就是连中三元的状元郎,当时的他就是整个虞国女人们心中的白马王子,国民男神,也是大众的公子,所以得一国民称号“大公子”。

  那时的麒麟公子温文而雅,乐善好施,脾气温煦,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呀。

  世人以为今后他会接左相的班,在他二十岁时,娶了兵部尚书古泉之的嫡女古熙为妻,他们俩是青梅竹马,又情投意合,所以当时的他那可是人生中最大的赢家。

  也就是因为他爱古熙,什么事都不瞒着她,直到银卫冲进他家,从书房里拿出了锦王府的密信后,他才知道平日的娇妻其实是一条毒蛇,她是当时袁贵妃也就是当今皇后的人,左相府的一举一动早已在她们的监控中了。

  他的命是吕院首救的,当时银卫冲进来见人就杀,弩箭乱飞,他的身边虽然有会武功的贴身小斯,但银卫之快速,硬是让他身中数箭,还是小斯抵死把他丢出了墙外,才得以留下了这唯一的独苗。

  也算是他有福,丢出墙外时正好吕院首的马车从那条巷子经过,顺手救了他,等银卫追出来时,巷子里早已没了人影了。银卫队长怕皇上怪他办事不利,所以就拿一个家丁的尸体充数了,这才让麒麟公子逃过了一劫。

  半年后,也不知道怎么就漏了风声,说是吕院首家里藏着朝廷要犯,还是吕院首平日里救人行善,有个官员偷偷的给他报了信,才让他能及时的转移了大公子。

  可是救了一个大公子,却害了他全家二十七口的性命。

  从此后大公子跟吕院首就开始过流浪生活了,吕院首行医挣生活,大公子就拜师吕院首,跟他学医,他们从没敢在同一个地方住上半年,所以这么多年了都是在不停的搬家。

  吕老汉说完这些后就没再说话了,站在那里等着悠悠的决定。

  悠悠思虑了半天后,“收拾一下你的药材,三天后我们就得长途跋涉,路上要用的药材你多备些”悠悠说完,习惯性的拍了拍衣袖,斜眼的看了吕老汉一会儿,然后以刘老汉牌的走姿出门去了。

  吕老汉望着悠悠的背影微笑着,他感觉自己没看错人。

  三天后,十多辆马车一溜烟的排在虎头山下的官道上,随着悠悠的一声令下“出发”,车队缓缓向前进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