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六十九章 宇文墨轩

第六十九章 宇文墨轩


  “叩,叩,叩”门口传来敲门声,悠悠跟陈刚同时惊了一下,陈刚有内力,一般在十几米外就能知道有没有人来,可这会儿他正被那天大的惊喜给怔住了,所以没感觉到来人了。

  悠悠虽没内力,但平时的警戒心也很高呀,咋就没听到一点声音呢。

  悠悠疑惑的走到门前,“谁?”。

  “叔,你在里面吗?”门外传来了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哦,在”陈刚听到声音后,明显的松了口气。

  悠悠看着陈刚,挑了挑眉,嘴巴往外努了努。

  陈刚看悠悠那滑稽样,微笑的点了点头。

  悠悠开了门后,看都没看门外的人,转身就走到了桌前坐下。

  “叔,鹧鸪鸟回巢了,咱也回吧”门外的人没有进来,而是焦急的叫陈刚回去。

  “好,悠悠,我得回去了,今后要是有事,你就到梨山沟柳条岭来找我”陈刚边说边往外走。

  而悠悠也边收拾,边应承着,“我跟你们顺路,一起走吧”。

  “顺路?”

  “一起?”

  两道声音同时问了出来。

  “是呀,我也是去梨山沟,不顺路???”悠悠一脸的傻样,反问着陈刚叔侄俩。

  陈刚一听悠悠要去梨山沟,一下子就把悠悠给堵在门口了,“你要去梨山沟,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吗?”

  “知道呀,不就是个土匪窝,这次我就为它而来的”悠悠肩膀上背着包袱,双手叉腰,抖着右腿,一副痞相的怼着陈刚。

  “知道你还去?那地方可不是好玩的,你还是先回去吧”陈刚虽然事急,但是他心里不放心悠悠,这孩子还太小,一个人出门在外的,不安全。

  “叔,快走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门外的年轻男人催促得更急了。

  “走吧,没见你侄子急得跟猴似的”悠悠也感觉陈刚太唠叨,低下身子,如泥鳅般从陈刚的身边溜了出去。

  “哎…哎…,你谁呀,怎么这样啊,叔,他是谁呀”悠悠出门后,拉着门外年轻男人的衣袖就走,搞得那男人有种说不上来的尴尬。

  “唉,算了,先出城再说”陈刚看着在前面疾步走着的悠悠,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最后跟上了还在拉扯的两个人。

  三人直接来到后院,想从后门走,可是老远就看到店小二守在后门了。

  “客官,你的马我给你牵来了,你啥时候要?”店小二很有眼力劲,从悠悠在后门口等梨山沟的人时,店小二就知道她会离开,所以他老早就把马儿牵到后门等着了,他也想早点儿把这个瘟神送走。

  “嘻嘻嘻,可以哈,有前途,今后我还来”悠悠看到店小二在后门等时,就放开了那男人衣袖,挑着眉,一脸的痞相调戏着。

  在她身旁的那个年轻人拍了拍悠悠拉过的衣袖,一脸的嫌弃,他就是看不惯悠悠那随性的做事风格。

  “呵呵,看客官说的,这是我应该做的”店小二职业性的回答着,脸虽笑着,但心里却想着眼前的瘟神快走,今后也不要再来了。

  “好了,这钱拿去结账,剩下的就都给你当小费了”悠悠从店小二手中接过马儿,顺手给了他五两银子,这下子店小二可是真心的笑了,要知道这小费可有二两多。

  “多谢客官了,你慢走,一路平安”悠悠他们三人在店小二的祝福声中离开了。

  直到傍晚时,他们才到柳条岭的家中。

  悠悠看着只有三户人家的小村子,陈刚的家在最后面,所以他们经过时,那两家的人都出来看了。

  这里常年都没生人来,他们两家的媳妇都是从山外买来的,所以看到悠悠时,以为也是陈刚为他侄子买来的媳妇。

  悠悠不知道内情,还一脸笑的打着招呼,“叔叔好,婶子好,大娘好”。

  “唉哟喂,这姑娘嘴好甜,是个好孩子,陈刚家有福喽”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妇人笑拍着悠悠的小手,她越看悠悠越喜欢。

  悠悠这下子懵圈了,她来跟陈刚家有福好象没啥关系吧!!!

  她把迷茫的眼神投向对面的陈刚叔侄俩。

  陈刚打着哈哈,尴尬的应承着老妇人的话,“是呀,是有福了”。

  而陈刚的侄子就皱着眉头,一脸的嫌弃,从南郡城出来后,悠悠就换回了女儿装,原因是当时他说了一句“你怎么像女人样,扭扭捏捏的”,就这么一句话,让他一整个下午都生不如死。

  这还不算,她时不时的跟他拉扯,调戏他,哎呦,真是没教养到了极点,都不知道男女授受不清。

  而悠悠就是个见不得男人装逼的人,你越装逼,她就越要反其道而行之,气死对方。

  等三人好不容易回到了屋子里,悠悠一下子就拉下了脸。

  “你们只要明天带我去柱子峰看地形就好了,今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扯”。柱子峰就是梨山沟后背山的主峰,从柱子峰能看到梨山沟的整个全貌。

  悠悠的心里窝着气,陈刚的侄子凭啥嫌弃她,MD,好象她要黏着他们似的,说真的,她还怕今后他们来黏着她呢,哼。

  悠悠一下子就变了脸,屋子里的那两个男人都懵了,这脸变得也太快了吧!

  “我今晚睡那儿”悠悠气急败坏的问着陈刚。

  陈刚没出声,用手指了指左边的那间木屋。

  悠悠二话不说,转身就进了左边的那间房。

  “那是我的房”陈刚侄子见悠悠进了他的房间,立刻就抓狂了。

  “你要是能跟她说得清道理,那你就去试试”陈刚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人,一个下午的时间跟悠悠在一起,从悠悠的身上他就知道了不讲道理,耍无赖,装傻充愣等等,这些硬是让悠悠演绎得淋漓尽致。

  年轻的男人听到这不说话了,要是能搞定悠悠,那他也不会让她骚扰得无路可逃了。

  走到外面,抬头看着黑夜中的星空,无声的想着事情。

  在外面他是陈刚的侄子陈轩,在家里他可是陈刚的主子。

  他的原名叫宇文墨轩,是锦王宇文琢锦的孙子,陈刚就是他爷爷的贴身侍卫柳刚,当年柳刚为了救他,拿自己媳妇刚生下来的儿子换走了他,银卫射死的其实是他的儿子。

  他也知道,柳刚这些年把他当儿子来疼,当主子来敬,所以只要是不太过分的事,一般他都会依着柳刚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