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八十八章 劫难

第八十八章 劫难


  悠悠他们快马加鞭的,终于在亥时赶到了梅岭脚下的那个小镇外。

  “小姐”胡峥见悠悠他们到了,立刻从灌木丛的掩体里跳了出来。

  “嗯,让大家原地休息,等我回来”悠悠把马的缰绳顺手第给了身后的孙九,给胡峥打了个手势后就快步的朝镇子上奔去。

  还是那间破庙,悠悠见到了崇墨他们,当初为了给刘老汉争取治疗的时间,走的太急,就没有带着崇墨他们,不过悠悠让留在镇子上的别动队员照顾着他们。

  “崇墨,你们还好吗?

  “没时间了,你们愿意跟我走吗?”悠悠问着从见到她就一直傻笑的崇墨。

  “啊…~?没时间????”崇墨原本见到悠悠好高兴,可悠然的问话题转得太快,让他有点儿懵圈。

  “哎…~,算了,边走边说”悠悠拉起宋羽就走,崇墨见悠悠这么急着走,心想肯定是出事了。

  他二话不说的就拉着蛤蟆尾随着悠悠去了。

  等到了镇外,悠悠把宋羽和崇墨他们交给了柳絮她们,让她们一定要保护好。

  到了子时,随着悠悠一个前进的手势,各队人马荆条有序的按各自路线前进着。

  悠悠带着胡峥他们从老方丈禅房的地道里进入了青梅寺,再从竹林后的小洞口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梅影楼的堂口里。

  现下正是丑时,也是人熟睡的时候,堂口里除了在洞口那两个哨卫,其它人都在甜甜的梦乡之中,悠悠一般最喜欢在这个时辰收割敌人,既安全,又省事。

  随着悠悠散开的手势,各组还是老规矩,三人一组行动,不过这次不同的是,每人身上都穿着简易的防弹衣,头上都带着头盔,腰间挂着手雷。

  这种防弹衣是悠悠根据弩箭而设计的,还有头盔,也是防止弩箭而设计的。

  当初顺子按悠悠的设计图打出来的东西后,惹的大家都笑他,说是打铁的人还真的是穿铁衣,带铁帽了,搞得顺子都不好意思了。

  悠悠知道梅影楼跟朝廷里的人有牵扯,那就不能避免会有弩,而避弩箭的最好办法就是穿防弹衣和戴头盔。

  悠悠在出发前,就给大家看了袁公子的画像,告诉大伙儿,只要见到这个人,就甩手雷,这个人的武功高深莫测,也只有手雷能对付。

  悠悠不知道的是,她以为手雷一定能炸到袁公子,直到她遇上袁公子后,甩出的手雷没炸到他分毫时,她才知道有些武器对有武功的人来说根本就不是威胁,倒是吕郎中给的超级迷药帮她迷倒了袁公子。

  悠悠跟胡峥是一组,他们跟着老鼠洒的夜光粉,一路来到了山洞的最底层。

  这里是梅影楼堂口的休息宿舍,人员除了要站岗的,其余的都在这儿休息。

  以前悠悠没敢杀人,后来在梨山沟时,有一个土匪偷袭她,她甩手就是一刀,正中心脏,虽然是第一次杀人,但悠悠很淡定,她知道迟早会有一次的,迟来不如早来。

  接下来就是悠悠他们大收割的时间段了,两刻钟后,悠悠满身是血的站在了袁公子的寝洞里。

  袁公子可能是预料到了,所以他就在自己的寝洞里等着对手,他想看看能在地势跟人员都有利的情况下还能进来的人到底是谁。

  当悠悠带着别动队的人出现在他视野里时,他惊讶了,看着眼前的小女孩,他真的不敢相信,就是这么个不起眼的小女孩能来挑他的堂口。

  悠悠没跟他多话,时间就是金钱,在二十一世纪那就是跟时间赛跑,那有那么多空闲时间来唠嗑。

  直接甩了一个手雷,等悠悠从掩体后伸出头时,看到的是袁公子安好的站在那里看手雷炸的坑。

  这种武器他还没见过,刚才没怎么看清楚,不行,还得让那个小女孩再扔一个。

  袁公子想到这儿,就往悠悠躲的掩体看去,然后慢慢的朝她走去,他得引诱她再来一次。

  果不然,悠悠见一个颗没炸到,就又扔了第二颗。

   TMD,还是没中,人还好好的站着,胡峥见又没炸到,心急的就射了两支弩箭,袁公子仅仅只是甩了两下衣袖,就安全的躲过了。

  这下子悠悠她们也没办法了,悠悠看着那袁公子还在那儿研究,就心生一计,她打了个吃解药的手势后,停顿了三秒后,就甩了第三个手雷。

  人一般在全神注意一件事时,就会忽略一些小细节,而往往就是这些小细节是致命的。

  袁公子见悠悠又丢了一颗来,正欢喜着,心想,这次一定要看仔细了,等他弄明白了,那么那些人也就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可就是他太心急了,着了悠悠的道了,悠悠在甩第三颗时,连带着吕郎中给的超级迷药一起甩了出去。

  这要是放在平时单独洒迷药,袁公子不会有一点点事,可是这次他为了看得更清楚,硬是凑到烟雾区里去了,他看前两次在烟雾里都没事,所以第三次他就大意了。

  “哐嘡”一声,他倒下了,因迷药量太大了,就算他吸入的少,也得迷个三五天。

  两个时辰后,悠悠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站在了老方丈的禅房里,笑眯眯的盯着在念经的老方丈。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施主这一身的杀气,罪过呀”老方丈头也不抬的继续念经去了。

  “嘻嘻嘻,我可没罪呐,我是良民,有罪的都是那些作恶多端的人,我帮着收割收割一下,不用太感谢我”悠悠也不论气温低下,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的蒲团上。

  “施主要是杀念太重,会给自己招来劫难的”老主持方丈抬头睁眼看着悠悠,凤星最大的劫难将会是情劫。

  唉,既然天机不可泄露,那就顺其自然吧,看着眼前的悠悠,只要杀念越重,那么劫难也就越多,老主持方丈在心里暗自的叹着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