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八十九章 凤星宿主

第八十九章 凤星宿主


  “劫难?!”

  “我说你能不能别这样搞笑”

  “你当我傻呀”

  “我要是不杀别人,等着别人来杀我,那才叫劫难呢”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悠悠对于老主持方丈的善哉善哉总是很无语,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会让袁公子他们在你这儿设堂口,别跟我说你是无奈何才答应的,我要知道真实的事实”悠悠看着眼前那如仙般的老方丈。

  “阿弥陀佛,施主,老衲还真的是无奈何才答应的”

  “哦,我就想不明白了,你一个出家人还能有什么把柄让人威胁你!”悠悠右嘴角又翘了起来,一脸的讥笑样,斜眼的看着老主持方丈。

  “唉…~,说来话长,十多年前老衲去京城白马寺看望师弟,在回来的路上救了一个人”

  “当时那个人被二十多个人围攻,老衲看他快撑不住了,就出手救了他,还把他带回了青梅寺里养伤”

  “他在寺里养伤的那段时间既不说话,也不理人,我想也许是不想让人知道吧,也就没问他的来历了”

  “三个月后,他伤愈后走了,再过半月后,他就又带着人回来了,说是来报救命之恩的”

  “到这时候我才知道我救的那个人就是当时梅影楼的楼主,”

  “那楼主虽不是啥好人,但是他对寺里的人却很好,久而久之的,他们梅影楼的人来的越来越多了,给寺里带来了诸多不便,他也感觉不太好”

  “所以他就说他住后山的山洞,这样子既不会打扰到寺里的正常生活,又能在寺里需要时能帮到寺里,我见他很真诚,也就答应了”

  “刚开始的那几年,我们都相安无事,可就在去年,梅影楼的楼主病死了,他的儿子接任楼主之位,就安排了这个袁公子在这儿”

  老主持方丈说到这儿,和了口茶,看着对面那一脸怀疑的悠悠。

  “完了??”

  “你是不是看我年纪小,一脸的好骗样,没事就给我瞎编”

  “这世上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梅影楼的楼主不会是那种吃饱了撑得慌的人,没有什么能吸引他的,他能花那么大的代价来跟你耗?”

  “你要是真不想说,那我就回去了,咱们也不要再见了”悠悠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抬步就走了出去。

  “师傅,她不会知道点什么吧?”站在门外的慧仁走了进来,心虚的说着,好象是悠悠知道了,就会灭了青梅寺似的。

  “不会的,她过不了多久就会来找我的”老主持方丈老神在在的坐在那儿,看着门外微笑。

  “师傅,那弟子就按照你安排的那样去做了”慧仁后退几步,转身走了出去。

  老方丈又如之前那样开始念经了。

  悠悠走出了禅房后,就到山门外跟藤先生他们汇合了。

  “先生,咱们去胡家庄,其余的人去杨庄”这个杨庄是悠悠她们买的一个小庄子,平时是田和在打理,离梅岭有五十里地。

  “是,主子”藤先生转身安排去了。

  “胡峥,让别动队五组留下,三组跟六组跟大伙儿去杨庄,其余的跟我们去胡家庄,带上袁公子,让老头儿跟跟他聊聊”悠悠吩咐就转身看着青梅寺的山门,她老觉得那个老和尚不说实话,可时间紧迫,她不得不离开。

  “老和尚,希望下次再见时,你还能那么淡定”悠悠脸露讥笑的望着老方丈的禅房方向。

  “主子,走吧,该下山了”藤先生看悠悠还站在原地,没有一点儿急的样子。

  “走”悠悠狠狠的瞪了青梅寺两眼,扭头就往山下去了。

  等悠悠她们都走了之后,在山门的右边小道上站着一个白发白须的老和尚,他看着悠悠的背影,低声的呢喃。

  “凤星宿主,天下即将大乱,望施主勿持杀念太深,老衲今天就送到此,你好自为之,它日京城再见”。

  “师傅,女施主已下山,悟能也已送去达岭山洞面壁”慧仁在老和尚的身后禀报着。

  “嗯,阿弥陀佛,回吧”。

  悠悠她们两天后到达了胡家庄,此时的刘老汉的毒已经完全解了,就是一些皮外伤还得治疗。

  当他看到胡峥手里抓着的袁公子时,情绪就立即激动起来了,二话不说的就下床窜了过去。

  也不管身上的伤口裂没裂开,抓住袁公子就拳脚交加的痛揍了一顿,袁公子的迷药虽解了,但是他又让悠悠给喂了软筋散,这会子也软趴趴的只有挨揍的份。

  在看到袁公子快让刘老汉打死了时,悠悠起身挡住了发了疯的刘老汉,“别打死,咱们还得问问他你哥在那儿呢”。

  “不用问了,我知道在那儿,这会儿只怕他是凶多吉少了”

  当时我跟我哥两个就是中了他撒的毒粉,才让钱均那个杂碎把我们给掳走了。

  “钱均是谁?”怎么又出了个叫钱均的人,看刘老汉的样子,好象应该是认识这个人的。

  “钱均那个杂碎以前是锦王的,跟我哥一起是锦王的贴身侍卫,诬陷锦王的密信就是他拿出来的”刘老汉咬牙切齿的说着钱均。

  “哦,看来你们老早就让人给盯上了,哎…~!!!不对呀,他怎么没把你也一起带走”悠悠感觉这里面有猫腻,就一下子凑到刘老汉的眼前,倒是吓了刘老汉一跳。

  “他才不会放过我,我是把药劲压了压,在快发作时跳了崖”刘老汉其实没他哥柳刚吸入的毒粉多,所以还能保持一点点清醒。

  “照这么说,梅影楼就是他们的看家狗,这会儿咱们打了他的狗,那就等着看看它的主人把”悠悠很有信心的在那儿美着慌,也不怕别人来寻仇。

  “这个钱均现在是昌平候府里的一个管事的,我估计我哥已经被藏在昌平候府里了”柳晨分析着当前的情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