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九十章 过年

第九十章 过年


  “还是先问问他再定夺吧”悠悠围着袁公子转了几圈后,感觉还是问清楚了再行动的好。

  这个袁公子也真的是拽,胡峥在这两天里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办法撬开袁公子的嘴,他每次都紧闭嘴巴,不理胡峥。

  气得胡峥就差没把他给煮着吃了,“你先出去一下,我来问问”刘老汉一把抓过悠悠的后衣领,像老鹰捉小鸡似的把悠悠丢出了门外。

  悠悠站在门外,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抖着腿,一脸不高兴的看着门板。

  问个话,至于要这样子的把她丢出来,她又不真的是小孩子,这样子很丢脸的好不。

  在她身后的顺子跟孙九两个,见悠悠这一副死了人表情,自觉的后退了几步,以免殃及池鱼。

  一个时辰后,在门外的悠悠差点儿冻傻时,刘老汉跟藤先生走出了房间。

  “怎样?”悠悠一个健步窜到刘老汉面前。

  “TMD,骨头还真硬,老子还真服了他”刘老汉气得边骂边瘸腿的走了,理都不理悠悠,悠悠见刘老汉就这样擦身而过,瞪着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在风中凌乱着。

  “哎…~,老头儿你这是什么态度!把话说完了再走会死呀”悠悠凌乱了一瞬间后,扭头看着远去的刘老汉,在原地气得又蹦又跳的骂着。

  “好了,主子,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气,他心里着急,刚才在里面又受了气”

  “不过,主子,咱们为了今后还真得去京城探探路了”藤先生站在悠悠的身后,望着远方的天空沉思着。

  悠悠听后,沉思了一会儿,装模作样的甩了几下双臂,在原地跺了几下脚,“MD,人老了,骨头硬了,就站了一个时辰,全身都僵硬了”。

  藤先生看着悠悠在那儿嘀咕,摇头笑了笑,这傻丫头,也不看看这都是什么天气,一个时辰!不冻死才怪。

  悠悠又蹦哒了几下,然后就抬起双手,像僵尸一样,直着腿一蹦一跳的去了大厅。

  孙九看悠悠这种不自然的走路方式,吓得他赶紧的踢了踢身边同样惊讶的顺子。

  “顺子哥,你说小姐这会儿是生气了,还是中邪了?你见过谁这么走路的?”

  “要不你去问问,我去找师傅了”顺子才不傻,要是这时候凑到小姐眼前去,那准是小姐口中常说的炮灰。

  到了大厅,刘老汉,老胡头,还有胡宽都在,悠悠气刘老汉不理她,就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低头不语的,直到藤先生进来后,她才微抬头斜眼的瞧了一下刘老汉。

  “藤先生,你说这该咋办?”老胡头无奈的看着眼前那一老一小两个胀气包,问藤先生接下来改咋办。

  “我的意思是先找人去看看人在不在京城,要是不在,那就得从长计议了”藤先生慢条斯语的说着自己的想法。

  “我看行,你们商量着看谁去,我回杨庄去了”悠悠起身,习惯性的拍了拍衣袖,然后负气的走出了大门。

  “唉…~,刘黑子,不是我说你,你找不到你哥,你跟小姐急啥,小姐她对你已经是够好的了,这两天赶路都没咋休息,你还甩脸色,唉…~”老胡头看悠悠走了,他也感觉有点儿委屈悠悠了,所以就指着刘老汉的鼻子数落着刘老汉。

  悠悠出门后就直接去了马棚,牵出自己的马,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腹,那马儿立即飞奔着出了胡家庄。

  等孙九和胡峥两个骑马追出庄子时,悠悠早已不见了身影。

  一天后,杨庄的厨房里悠悠直嚷着让柳絮给她来碗热米汤。

  悠悠一路狂奔,到杨庄时人已快成冰雕了,硬是厨房里的厨娘们拿大豆搓着她的手脚,才让她慢慢的还了阳,刚好了点,就直嚷嚷着要喝米汤。

  柳絮看着悠悠小口小口的喝着热米汤,那又想大口的喝,又怕烫的样子好可爱,她就像是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满眼的宠溺。

  “小姐,明天就是年三十了,你咋不留在胡家庄跟我叔他们一起过年”

  “过年?”悠悠此时才记得快过年了,这二十来天,她天天都在忙着救人,忙着杀人,倒是把过年给忘了。

  “柳婶,我想玉娘了”悠悠放下手中的碗,心情一下子跌落了下去,此时的她就像是个没人要的孩子一样,看着都让人心疼。

  柳絮一把抱住悠悠,“小姐,别难过,这不还有柳婶”。

  悠悠靠在柳絮的怀里,眼泪直流,她想现代的爸爸妈妈了,想着往年都是跟他们过年的,今年却一个人在这异世过着这孤单的年。

  第二天悠悠起了个大早,今天是年三十,庄子里要打年糕,悠悠以前在电视上看过,没亲身体验过,所以她早早的就在厨房里等着了。

  “小姐,有密信”田狗蛋这时从厨房外冲了进来,他每次接到信鼠传来的密信都很激动,搞得像火车头似的。

  悠悠一看田狗蛋那激动的样子,就好笑,至于吗,这都多少次了,情绪还这么高涨!

  悠悠拿过密信管,抽出密信打开了,看了一下后,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这是找王权的人传回来的密信,当初柳絮说王权跳崖了,悠悠就在第一时间派遣了两个人去崖下找王权的尸骨了。

  后来看柳絮的伤还没好,怕他接受不了,也就没跟她说,这会儿密信上说人还没死,是一个老猎户把他给救了,双腿都断了,今后可能是没办法走路了,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王权一直昏迷着,当地的大夫说,要吗明天就醒,要吗一辈子就这样睡着了。

  看着在厨房笑眯眯,忙前忙后的柳婶,她不知道该咋说。

  “柳婶,你过来一下”

  “哎,小姐,啥事?”柳婶边走边在围裙上擦着湿漉漉的双手。

  悠悠递上了密信给柳絮,柳絮看着看着,双眼一翻,人直直的往后倒去。

  “我去,哎呦…~,快来人,帮我扶一下柳婶”悠悠从递出迷信后就紧盯着柳絮,就怕她有过激的动作。

  悠悠在心里想到过很多种激动的后遗症,唯独没想到柳絮会晕倒。

  不应该呀,当初柳絮以为王权跳崖了,一定是死了,所以她才带着伤也要去找梅影楼报仇。

  这会子知道了王权还活着,应该高兴得不是哭就是笑的呀,那里还会晕的!!想不明白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