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九十四章 狗剩

第九十四章 狗剩


  “娟婶,这是骨头断了,你先找两块木板来,我出去会儿”秋菊摸了一下那条伤腿,感觉是骨头断了,她跟着吕郎中学过简单的接骨,还有外敷的草药,在来的路上她就见路边有。

  等全部弄好后,也许是不太痛了,娟娘的母亲也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娟娘,我得回店里去了,明天我再来看看”秋菊说完就出了房,站在院子里,看着这破旧的院落,她总算是知道了娟娘为什么说没人看孩子了。

  听邻居李婶说,娟娘的母亲是个寡妇,以前是这十里八村最好的绣娘,因四年前,娟娘在溪边洗衣服,让登徒子拉进小树林给糟蹋了,夫家知道后立刻就来退了婚,娟娘的母亲天天哭,这眼睛就慢慢的就瞎了。

  娟娘自那次后就怀上了,村里的人都嫌弃娟娘,不跟她家来往,后来娟娘生了孩子后,村里的人就把她们赶了出来,李婶心软,看她们母女可怜,就把以前的瓜棚改了一下,让她们有个遮雨的地方。

  唉,秋菊本以为自己已算是命苦的了,谁知道还有比她更苦的。

  秋菊回去后,就把娟娘家的情况说给了玉娘听,玉娘沉思了片刻后,就吩咐秋菊秋蝉两个明天早上找两个人,用担架把娟娘和娟娘的母亲一起接回来,今后这绣楼就是她们的家了。

  第二天一早秋菊秋蝉就找了两个脚夫,扛着秋菊她们连夜做的简易担架去了娟娘家。

  跟娟娘说明来意后,娟娘的母亲却嚎啕大哭,直嚷着老天开眼了。

  娟娘又哭又笑的,搞得秋菊秋蝉两个直纳闷,心想娟娘是不是有失心疯。

  情绪激动过后,娟娘开始收拾东西了,两个脚夫也已经把她母亲抬上了担架。

  娟娘走到院外,跪在李婶的脚边,恭恭敬敬的给李婶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两银子递给李婶,谢李婶在她们家走投无路时给了她们一个栖身之地。

  李婶推让着不拿,要知道一两银子在乡村里的人眼里,那可是笔不小的钱,娶一房媳妇,好的十两,差的也就二三两,再说了,娟娘她也没钱,李婶知道这一两银子可是娟娘全部家当了。

  看李婶没要娟娘的钱,秋菊就走了过去,把银子从娟娘的手里拿了过来递给李婶。

  “婶,你拿着,今后娟娘我们会照顾的,你就放心吧”。

  李婶听秋菊这么说了,心想她们家开的那个大绣楼,应该是有钱人家,想想也就善善的拿了那一两银子。

  就在秋菊她们刚要走时,就听到前面的小路上有人大声的吼着,“你们谁敢接娟娘走,我TMD就跟谁拼命”。

  李婶一看到来人,就推搡着让秋菊她们快走,娟娘也看到了来的人,脸色一下子就白了,拉着秋蝉就跑。

  秋菊秋蝉两个直接就懵了,这是啥情况?

  来的人是一个满身都流里流气的中年男人,那长相一看就不是好人。

  “谁要接娟娘走的?”那中年男人嘴里插了根牙签,双手叉腰,抖着一条腿拦在了脚夫抬的担架前。

  秋菊秋蝉看到那痞样就好笑,这动作可是她们小姐常爱做的,秋菊秋蝉俩个对视了一下后,就笑出了声。

  “谁在笑?再笑的话老子劈了他”那中年男人见有人笑,就不耐烦的大声骂着。

  “我就笑了,你能咋样?”秋蝉的性子烈些,最听不得那些不如耳的话,一激就爆。

  “呵,这还有个好货,看来大爷今天是有福了”中年男人看秋蝉年纪虽小点,但是长的那可是漂亮着,看得他心里直挠挠。

  “哦…~,你想有…~福…~?”秋蝉学着小姐那扭臀,挺胸,抛媚眼,勾手指的闷骚样,嗲声嗲气的朝着那中年男人走去。

  秋菊看到后,直接捂着脸,唉…~!秋蝉跟小姐学坏了。

  娟娘跟李婶两个看到秋蝉的这翻神操作,直接的懵圈了,张大着嘴巴,看着秋蝉。

  两个脚夫则抖了抖双腿,差点儿把肩上的担架给滑掉了,要知道他们可是正常的男人。

  秋蝉慢慢悠悠的晃到了那中年男人的面前,突然那妩媚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一,二,三,倒”。

  “噗通”那中午男人应声而倒,秋蝉看到后,耸了耸肩,摊开双手,对着大伙儿做了个无奈状。

  刚刚还在抖腿的那两个脚夫,这会儿抖得更厉害了,这是怕得要死的抖。

  “你们最好是站稳了,要不就跟他一样”秋蝉斜眼阴笑的看着那两个脚夫。

  脚夫们立即就站稳了,还一动不动的僵直着。

  “好了,可以走了”秋蝉一蹦一跳的拉着娟娘就要走。

  “哎呦,哎呦,我脚软,提不起脚呀”娟娘直到秋蝉拉着她要走时,才清醒了,发现自己的脚软趴趴的,走不了路。

  秋菊摇着头,过来帮扶了一下娟娘。

  “走吧,玉娘还在等着呢,别让她但心”。

  “你们走了,那狗剩咋办”李婶忙拉着秋蝉的手问着,看着这会儿的中年男人,口吐白沫,双眼直往上翻,全身抖动不已,吓得李婶直往后挪。

  “原来他叫狗剩!嘻嘻嘻,那就让他在这儿剩着吧,等他醒了,你就知道了,相信我,他没事的”秋蝉拍了拍李婶的手,笑眯眯的走了。

  想当初那青梅寺悟能和尚中的也是这毒,刚开始他没觉得咋样,只是难受了一刻钟就好了,两个时辰后,手脚就不听使唤了,只能像疯狗一样没日没夜的走路,直到撑不住了,才求爹爹告奶奶的找小姐要解药,要不是那方丈传话来,小姐才不会给解药的。

  秋菊走到那两个脚夫前,轻言细语的说,“你们刚才看到了什么没?”

  “没…~,没…~,我们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不会说的”两个脚夫结巴的保证着,就怕秋蝉也给他们下药了。

  “嗯,记住你们说的话,今后如果让我听到今天的事,那他就是你们的榜样”两脚夫不住的摇头,“不会的,不会的,我们知道”

  “好了,走吧,”

  “李婶,我们走了,拜拜”

  李婶茫然的点着头,她不知道娟娘这一去是好还是坏,也只能求菩萨保佑了。

  李婶一低头就看到狗剩已经不抽搐了,只是两眼没有焦距,看着傻傻的,李婶这会儿才又害怕了起来,满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恶…~”李婶快步的朝自己家里跑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