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草芥王妃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琴姨离开

第三百一十八章 琴姨离开


  到了庄子后,莫媛琴支开了众人,就让丫鬟去请庄子上的郎中来给贵妇人诊治。

  两天后,贵妇人才从昏迷中醒来,莫媛琴见贵妇人醒了,那颗悬挂的心也就落地了。

  在后来的聊天中,莫媛琴知道了这贵妇人的身份,当时吓得她一身冷汗。

  “傅盈瑶”,皇宫里的瑶嫔!!

  天呀,相传这瑶嫔可是皇帝心尖上的人,她是皇帝太傅的小女儿,跟皇帝相差十六岁。

  当时皇帝还是太子,常在傅大人太傅府里走动,皇帝一直看着傅盈瑶长大,也一直爱在心头,等傅盈瑶十五岁时,皇帝早已从太子变成了皇帝。

  一道圣旨下,皇帝让傅盈瑶进宫,直接封为瑶嫔。

  自此以后,瑶嫔宠冠后宫,独占圣宠,后宫三千佳丽的美貌,在皇帝眼里全抵不上瑶嫔的回眸一笑。

  自古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瑶嫔得宠,使其后宫佳丽,人人都想置她于死地。

  果不然,两年后,一才人诬陷瑶嫔毒杀了她怀了两个月的龙种。

  后又有四妃中的贤妃,也就是现在的皇后袁贤妃做证,在铁证面前,皇帝也没办法,瑶嫔被打入了冷宫。

  在冷宫里,瑶嫔知道了自己已怀孕月余,就让贴身侍女找皇帝身边的公公,让他告诉皇帝自己已怀龙种。

  谁知道,皇帝身边的公公早已被袁贤妃买通,袁贤妃知道后,就瞒着皇帝,派遣宫里的人去暗杀瑶嫔。

  皇帝虽在袁贤妃和才人给的铁证下,碍于朝前朝后,不得已把瑶嫔打入了冷宫。

  但在生活起居上的用度,都还是按嫔位给予。

  为了瑶嫔的安全,皇帝还给瑶嫔所住的冷宫,安排了四个暗卫。

  皇帝原想等瑶嫔害死皇嗣这事冷却后,就把瑶嫔再接出冷宫,谁知道就在瑶嫔怀孕三月时,在冷宫里遭到了暗杀。

  当时幸好贴身嬷嬷有先见之明,在暗杀之前就买通了守冷宫的一个侍卫,让她俩化妆出了皇宫,不然瑶嫔还真的会在冷宫被暗杀。

  出了宫后,瑶嫔带着嬷嬷东躲西藏,最终还是被杀手找到,嬷嬷为了救瑶嫔,被杀手残忍的杀害了。

  自此以后,瑶嫔开始了独自逃亡的日子,幸好遇见了莫媛琴,不然她还得继续逃亡。

  莫媛琴为了傅盈瑶及自己的安全,两天后,悄悄的把傅盈瑶送到了离庄子近的一个尼姑庵里暂住。

  这尼姑庵很小,里面只住着一个老尼姑,因跟莫媛琴的庄子近,常得到莫媛琴的照顾,所以当莫媛琴把傅盈瑶送至她处时,老尼姑二话不说的就收留了。

  两个月后的一天,老尼姑突然来到了曹府,告诉莫媛琴那傅盈瑶好像要生了,让她去看看。

  谁知道,莫媛琴还没走到尼姑庵,就见银柳抱着个孩子,满身是血的来到跟前。

  “小姐,这是傅夫人的孩子,她让你送去…郡…王…府,找…怡…康…公…主”

  银柳说完后就倒下了,这银柳是莫媛琴给傅盈瑶买的丫鬟,有点儿武功,现在却为了救傅盈瑶的孩子,失血过多死了。

  看着死在脚边的银柳,莫媛琴吓得半死,懵怔当场。

  老尼姑是个明白人,她见莫媛琴被吓到了,可后面有追兵,现下不是傻愣的时候,她开口催促着莫媛琴快离开。

  在老尼姑不断的催促下,莫媛琴清醒了,她抱起怀里的孩子,跟着老尼姑从小道上离开了。

  后来,追兵还是发现了她们,老尼姑为了掩护莫媛琴,引开了追兵,不过最后也被杀害了。

  莫媛琴带着刚出生的慕影寒,悄悄的来到了郡王府,把慕影寒交到怡康公主的手中后,她总算是安心了。

  两年后,莫媛琴如愿的怀上了曹权的孩子,生下后是个女孩,曹权给取名曹雪烟。

  庆元二十四年初,前太子妃病逝,同年底,皇帝赐婚,翰林院大学士曹权之嫡女曹雪烟为太子妃。

  此时的曹权已是大学士,自十年前,莫媛琴去京郊寺庙上香,马车失事,掉下悬崖后,他没再娶,守着一双儿女过活。

  圣旨下,皇命难违,就算曹权再不心甘情愿,也没办法抗旨,为了一家老小,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入主东宫。

  女儿出嫁后,曹权无心朝事,找了个理由,带着儿子跟孙子告老还乡去了。

  慕影寒回忆至此,脸色铁青,这太子娶曹雪烟时,他正好在边疆,等知道此事时,曹雪烟已经入主东宫了。

  等他班师回朝后,就彻查此时,查出当初是昌平候和袁皇后两人想拉拢曹权,可曹权一直是中立派,他们没辙了,才想出把曹雪烟送进东宫,以牵制曹权。

  “王爷”

  风侍卫见自家王爷一直铁青着脸看着大门,却没让自己去敲门。

  思来想去后,风侍卫还是轻声的唤了声。

  “去吧”

  风侍卫的一声轻唤,唤醒了回忆中的慕影寒,他朝风侍卫点了点头。

  “当当当”

  风侍卫敲响了门上的铜环。

  过了一会儿,风侍卫见没人开门,就又当当当的敲了几下。

  还是没人开门,此时慕影寒也感觉不对劲了。

  他后退两步,一提气,轻松的跃过围墙,进到院里,风侍卫紧随其后。

  院里静悄悄的,门窗紧闭,好像没人在家。

  不对,很不对

  慕影寒以前来这院里,都有琴姨身上的那股子清香,现在却一点儿都闻不到了。

  “风,去查,琴姨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慕影寒转了一圈后,确定莫媛琴已离开了。

  “是”

  风侍卫转身离开了,慕影寒站在院里,想着这小院里琴姨喝茶看书种花时的情景。

  十年前,昌平候追查到了莫媛琴的庄子时,莫媛琴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为了保护丈夫跟女儿,她自导自演了一出掉下悬崖的戏。

  然后隐姓埋名的在西南生活了五年,没敢联系任何人,直到慕影寒回郡王府后,她才回京,买了这小院,联系上了郡王府,然后再在暗中守护着丈夫跟女儿。

  慕影寒从西南回来后,见了琴姨一面,到此时慕影寒都还记得琴姨见到他时,眼泪婆娑的问他为什么不早点儿回来,这样烟儿就不会被送去狼窝了。

  当时慕影寒听了那话后,心好痛,琴姨为了他丟夫弃女,可他呢,在琴姨最需要时,却帮不上任何。

  再后来,慕影寒出于内疚,每次都让邱凯宇来送东西,而自己却每次都在门外,没敢进来。

  “王爷,琴姨应该是五天前离开的”

  “五天前??”

  那时太子妃好像还没病,那琴姨是为了什么离开的?!慕影寒疑惑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