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2章 第二章要不要这么弱鸡!!!

第2章 第二章要不要这么弱鸡!!!


原地呆滞了半瞬之后,

姜瑟终于是重新缓过神来,

此时此刻,全身上下还在湿漉漉地滴着水,头顶上的日头还在照的人发昏,

一切的一切,都在张牙舞爪地朝自己吼着——

这不是梦,而是事实!

于是乎,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姜瑟,

于呆滞半晌之后,终于是破罐子破摔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哎,也罢

虽是此事太过出乎意料,

但如今,既然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

虽然而今,自己的修为全无,容貌全改,且还不知道落到了什么地方,

但至少,还保住了一条性命不是?

比起被天雷劈的连渣都不剩,如今这结果,算是好太多了。

没错!

虽然这身子看上去身无二两肉,弱不禁风、一吹就倒了些,

但,胜在年轻啊!

对于自己这活了将近一万年的老家伙来说,简直是焕发新生好不好!

虽然

她顿了顿,

望着眼前这一双纤细柔弱、苍白到近乎透明的小手,忍不住眼角抽搐,忙自我安慰道——

额,

虽然弱鸡的确是弱鸡了些,

但作为叱咤修仙界几千年的自己,就算是只弱鸡,咱也能把它熬成凤凰那神兽!

于是乎,

扒开头发,对着水面细细照了半晌之后,

姜瑟摸了摸下巴,默默点了点头——

嗯,

看这模样,这骨龄,估计才十五六岁,

模样嘛,虽然面色苍白了些,肌肤透明的好像日头一晒就化了,但还算的上是清秀可人,

虽称不上是倾国倾城、绝世之姿吧,倒也还能勉强接受。

于是乎,

这般想着,心大的姜瑟不仅瞬间释然了——

既然脸长的还算过得去,

其他的,就不算什么大事!

然而,正当她一脸高深莫测地摸着下巴,眸中深意若许地思考人生之时,

忽然间,

平地一阵寒风吹来,冷的她瞬间抖成了鹌鹑

咳咳,

罢了罢了,感慨莫要太多,

事不宜迟,还是赶紧将身上烘干先。

说来,

与一般修士不同,

姜瑟的修行之道,却是显得有些独树一帜。

修仙界中,

一般的修士,修的乃是天地灵力,

而姜瑟却是独辟蹊径,修的乃是丹火之道。

由于自身灵根资质并不出众,反倒是对火的感知度与把控度远远超乎常人,

故而,在自家那妖孽师尊的指导之下,

姜瑟干脆便弃了众人所选的大道坦途,开始独辟蹊径地修炼起了丹火。

而未曾想,

其所修之道虽是奇特,可效果却是出人意料——

其先前修行灵力之时,修为进展还可谓是相当缓慢,更是险些要辱没了自家师尊的名声

好在,

妖孽的眼光自然也是妖孽的,

自她转而修炼丹火之后,其境界修为便可谓是突飞猛进、一日千里!

一时间,可谓是震惊整个丹阳宗!

狠狠地打了那些质疑之人的脸!

且由于修炼丹火的缘故,

于炼丹一道之上,她可谓更是得心应手、如虎添翼,

故而,方才在短短几千年间,就前无古人地,达到了八品炼丹师的品阶!

于是乎,就这般,

旁人靠着吸纳灵力而不断进阶,

而姜瑟却是靠着吸收各种火焰,而一路高歌猛进地突破进阶,最终,更是达到了众人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可现如今,

眼前除了一片连着一片的树林,远处重峦叠嶂的重重山峰,就是这滔滔不绝的大河,连个火星子都没有!

于是乎,

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堂堂丹阳宗闲云尊上姜瑟,

现如今,可谓是站在河边,哆哆嗦嗦、狗狗怂怂地,抖成了一个落汤小鸡崽儿,

竟是连烘干衣服这样简单的小事,都做不到了!

淦!!!

这是什么人间惨剧啊!

无奈,

冷的直打哆嗦的姜瑟,

此刻,便只能饥不择食地,借着落日余晖,哆哆嗦嗦地努力了半晌,

方才勉强聚起丹田之中的一星半点的丹火,烘干了手上湿漉漉、直滴着水的衣裳。

没错,

虽是没有火焰在侧,

但好歹太阳还算是个热源,虽然相隔万里,照在身上能量弱了些,但到底聊胜于无。

更何况,

严格来说,虽然这照射下的阳光所产生的能量小,卯足了劲吸收上一天也许也涨不了什么修为,

但,胜在其品阶高啊!

不管怎么说,这也勉强能算是擦着天火的边了吧!

可没等她穿着久违的干衣服,半眯着眼,稍微享受那么半刻的闲暇惬意时光,

她却忽然闻得,

身后树林里,竟倏地传来了几声异动

于是乎,

察觉至此,她不禁下意识地回过头,朝着身后树林里望去——

却见几声窸窣摩擦声响之后,

竟忽地从树林里闪出了几个穿着黑衣的蒙面人,而今,恰好对上姜瑟望过去的视线!

一时间,碰巧与之大眼瞪着小眼

大眼瞪小眼,呆愣半晌后,

其中一为首的黑衣蒙面人,忽然一声冷笑,朝着身后几人比了个手势,

随即,

只一面不动声色地,从各个方向将姜瑟包围在内,

一面如猫戏老鼠般,带着几分轻蔑不屑地开口道:

“呵,终于找到了!”

“倒是没想到,你这丫头命还硬的很,就连这样都能叫你捡回一条命来!”

“只不过,就算你命再硬!今日!也得将这性命留在此处了!”

说着,

他忽然眼神一厉,杀意顿显,

一时间,犹如草原上的恶狼陡然露出了森寒獠牙般,带着满身血腥杀气,陡然呼啸而来!

而手势一挥间,

围绕在侧的五名黑衣人,此时此刻,更是亦随着其动作,由不同方向朝着姜瑟极快袭来!

靠!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些人谁啊?

怎么一上来就不由分说地要杀她?她姜瑟招谁惹谁了!

一时间,

面对这骤然袭来的杀招,

姜瑟于一脸懵逼的同时,亦是反应极快地陡然一个旋身!

足下脚步几错,

一个转眼间,便瞄准一个间隙,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迈着诡异身形步法,从中飞快地奔了出来!

随即,

一扭头,便猛地扎进了树林之中

“呵,垂死挣扎!”

倒是没想到眼前那一身是伤的少女,竟然还会有力气突然冲出了包围,

一时间,

那为首的蒙面黑衣人,眼神不由更是即刻阴狠下来,冷喝开口道:

“追!”

而于一面步法诡异、身如鬼魅地往前奔走的同时,

姜瑟只反手一用力,便由身侧树梢之上,折下几根锋锐树枝来,

紧接着,

眸中寒光凛冽,刺目逼人,

手中一个用力,便一个反身将手中锋锐树枝,朝着几个蒙面黑衣人方向猛掷而去!

但是,她却忘了——

而今的自己,却已然不是当年的自己了啊!!!

于是乎,

这原本可以轻轻松松、击穿巍峨高山的凛然一招,

此番,

却在姜瑟与那六名蒙面黑衣人的眼皮子底下,

在顺着其抛出力道,颤颤巍巍地于空中行进了半丈的距离之后,便后继无力地止住了去势

随即,

只毫不留情地一个大的颤抖,

便“啪嗒”几声,陆续摔在了地面之上!!!

姜瑟:“???”

姜瑟:“!!!”

靠!

要不要这么弱鸡!

面对此情此景,姜瑟几乎要泪流满面!

此刻,

命运的大巴掌,毫不客气地陡然呼啸而来,

“啪”的一声,打的她头晕眼花、眼冒金星!

让她一瞬间,便领悟到了什么是被打脸的尴尬,以及,什么是货真价实的弱鸡!

而面对于此,

对面那为首的黑衣蒙面人,也亦是毫不留情地嗤笑出声,

抹着莫须有的被笑出来的眼泪,带着毫不掩饰的蔑然,就此,嘲讽嗤笑道:

“啧啧,这架势倒是摆的不错,只可惜”

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留白,

他只眯着眼,带着几分阴狠,打量着眼前半低着头,满身狼狈、“吓的发抖”的少女,

只觉着自己与之在此多作废话,简直毫无意思,还不如早早了结,回去交差。

于是乎,

他只不动声色地一挥手,

便同其余几名蒙面黑衣人一起抬步上前,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渐渐逼近那仿佛已然吓得动惮不得的少女

准备就此,结束掉她的性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