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3章 第三章还真以为她是病猫啊?

第3章 第三章还真以为她是病猫啊?


一步,两步,三步,

快了,就快了

表面上半低着头,瑟瑟发抖,

实际上,乃是一边以余光暗测估量着距离,一面被方才的打脸场面气的发抖的姜瑟,

此刻,在眼见着那几名刺客渐渐越逼越近之后!

终于,

于相隔半丈之处,

于那几人陡然足下用力,手持森寒长刀,狠狠朝其砍来之际!

她却是骤然抬起眼来,

在悄然洒下的清冷月光之下,在刀背反射、斑驳森寒的刺目冷光之中,忽地冷冷勾唇一笑……

一时间,

笑容清透如精灵,

亦如惑人坠入炼狱的妖女,

也如同静候许久,终于等到猎物一脚踏进陷阱之中的猎人一般,笑的灿烂而恶劣。

随即,

面对这般的骤然一笑,

就于几名蒙面黑衣人猝不及防的错愕之际,

只见她忽而指尖一弹,

一抹细微的亮光忽然飞掠而出,于半空之中分为六缕,

就此,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

直直朝着那手持寒刀、猛然砍来的六名蒙面黑衣人而去!

嗯?

什么东西?

一时间,

面对这莫名其妙飞来的小光点,

那几名蒙面黑衣人虽是有些不解,但却也未曾太过放在心上。

毕竟,

眼前这少女虽是笑的莫名其妙,

但这突然出现的细小光点,却怎么看,也都不会是什么杀伤力强的东西。

于是乎,

停滞不过一瞬,

他们又继续狠厉了脸色,持刀朝着眼前单薄细弱的少女砍去!

眼看着那一柄柄锋锐大刀,即将砍上那少女脖颈!

然则,

那看似势不可挡、携森寒杀意而来的锋锐长刀,此刻,却忽地于少女纤细脖颈的半拳处堪堪止住!

随即,

只猛地一歪,

便“哐当”一声,一把跌于地面之上!

而这般场景,还不仅仅只出现在这一柄寒刀之上

一时间,

几把从各个不同方位砍来的森寒长刀,此刻,可谓亦是不约而同地纷纷掉落在地!

骤然的变故,显得怪异至极!

然则,

面对于此,

眼前的少女却是神色未变,

好似早已预料到如此场景一般,就连眼睛都未曾多眨那么一下,

从始至终,

眸中平静的如一汪清澈幽潭,平静无波、了然无痕

而这,

却不过只是开始而已

随着寒刀掉落在地的一瞬间,

几名蒙面黑衣人便忽然开始表情狰狞扭曲起来,

就如同骤然碰到了什么极为可怕的东西一般,再顾不上眼前面色苍白、一身狼狈的少女,

而是开始惊慌惨叫,疯狂地拍打起身上来!

甚至于,

其中有些蒙面人,都已然开始全然不顾地,在地上仓惶打起滚来!

而面对其骤然而来的怪异动作,

若是细看望去,便会发觉——

眼前的几名黑衣蒙面人身上,此刻,竟是隐隐约约,有淡淡金色火焰于其身上冒出,

虽看似不甚起眼,然则,威力却是十分惊人!

此时此刻,

只见金色火焰每所到一处,那黑衣蒙面人的痛苦便加剧一分,

而其身上的黑衣,也被瞬间烧灼的一干二净,露出里面鲜血淋漓的血肉!

可不过眨眼工夫,

里面的血肉也已是立即烧灼个干净,露出内里森白的白骨,

在这幽暗的树林之中,配着其阵阵凄厉惨叫之声,愈发显得渗人可怖!

不过,

这样的场面,却未曾持续太久,

半刻工夫之后,

原本毛骨悚然的惨叫之声,便已是渐渐息寂下去,消失无踪……

林中,又重回一片静谧安然,

只是眼前地面之上,多了几具漆黑的焦骨,看起来颇有些让人背脊发凉。

而在林中重回寂静安然的一瞬间,

那静静立于月色之下,单薄细弱、身形却挺的笔直的少女,此刻,却似是陡然松了一口气般,倏地软软瘫坐在地。

随即,

待到抬手抹了一把因耗损过甚而强撑出的冷汗,

以及,收回已然消耗得差不离的微薄丹火之后,

她便毫不顾及形象地倚靠在旁侧树干之上,对着眼前一双柔若无骨、苍白纤细的小手,

再一次甚感无奈地叹了口气——

“哎,现在的自己,还真是弱鸡的不能再弱鸡啊!”

“不过是对付这么几个人罢了,都能把自己累瘫了,实在是太丢脸了一些!”

“好在先前赶着太阳落山之前,修炼出了些许丹火,”

“不然,眼看这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来,第一日就给折在这儿,还是折在几个力气大些的凡夫俗子手上!”

“传出去,简直是让人笑掉大牙!”

此番,

憋了一肚子的槽,终于咬牙切齿地一一吐完之后,

姜瑟不由拍了拍身上沾染到的些许尘灰,

一面自我安慰着“世界如此美好,我怎能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一面长舒一口气,就此,扶着旁侧树干重新缓缓站起身来。

而许是因为身上失血过多的缘故,

这瘫坐许久陡然站起身来,一时间,她竟觉得有些头脑发晕,

而脑海之中,更是恍若倏地炸开了一般,

刹那间,许多朦朦胧胧的回忆犹如滔天潮水一般骤然翻涌袭来,排山倒海,奔腾呼啸,

瞬间,便将自己淹没在内……

许久之后,

终是重新缓过劲来的姜瑟,此刻,不由一面紧蹙着眉,扶着自己苍白的额间,一面踉跄着缓缓站起身来,

嗯?

方才这些,

想来,便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罢?

原来,

这原主名叫江清宁,乃是乾州城靖县一清廉小吏的女儿。

一年多以前,在原主父亲得以升迁,举家赶往乾州的途中,一家人竟是忽遭意外!遇到了被追杀的五皇子一行!

而在这一次意外中,

除了原主因马匹受惊,慌乱之中,与那位被追杀的五皇子,一起意外滚落山谷,勉强捡回一条性命外,

其余之人,均因此丢了性命。

而在意外跌落山谷后,

原主虽是受了伤,却依旧是强撑着一口气,拼命从崖底的暗河里救出了那位昏迷的五皇子,

后来,更是寻来草药,悉心照顾。

好在,

那位五皇子倒也算争气,到底是熬了过来。

他们二人,在崖底待了整整十三日,

这十三日里,他们同生共死,朝夕相伴,

不知不觉间,

倒是生出了几分缱绻情愫来。

待到那位五皇子的手下寻来,

一夕之间,没了爹娘、无依无靠的原主,便随着五皇子,一起回了京城。

她原以为,

他们二人,会像少年曾同她许诺的那样,相携一生,白头偕老。

却未曾想到,

最终,竟是等来了五皇子与当朝首辅嫡女订婚的消息。

在知晓消息的那一刻,

她想着——

她也许,是该离开了

她趁着夜色,离开了一直住着的别院,

可却在回靖县的途中,竟是遇见了杀手!先是一批,然后又来了一批!

她拼尽全力地跑啊跑,

即便浑身是伤,即便痛的发抖,却也依旧拼命往前跑。

到最后,

她可能真的累了,真的没力气了,

在望见眼前的山崖的时候,她竟然还有一瞬间的恍惚,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多以前的那一天。

于是乎,

在身后的刀光剑影之中,在满身的血污里,

她就这样,忽然望着前方,笑了……

就这样吧,

她跑不动了,

那就从这儿跳下去吧。

这是一场恍然的大梦,

由此梦入,便也从此梦醒。

也许,睁开眼,

崖底之下,还会有那眸中满溢星光、皎皎然如清晖日月的少年,对她张开手,

一如往日,一如当年,

对她说一句:“你别怕,跳下来,我会接着你!”

由江清宁的记忆中醒来后,

姜瑟倒是无心关注原主与那位五皇子之际的爱恨纠葛,而是垂眼望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

忍不住摸着下巴,蹙眉思索——

所以,追杀原主的凶手,到底是谁派来的?

依她看,

当朝首辅、这位五皇子的未婚妻以及他母妃,甚至于,就连这位五皇子本人,都有可能。

不过,管他是谁派来的呢!

只要还敢再来,她姜瑟就让他知道,脑袋开花是什么感觉?

思及至此,

在露出一个阴恻恻的凶残笑容之后,

姜瑟便只重新正了正脸色,将身上血污仔细擦干净,终于觉着眼前模样可以勉强入眼之后,

便循着记忆里的方向,朝着东南方向走去……

毕竟,

这东南方向,可是有她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的存在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