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7章 第七章水墨山色,倾尽风流

第7章 第七章水墨山色,倾尽风流


靠!

怎么回事?

这火烧的这般大!怎还有人在这客栈里!

紧蹙着眉头,

死死地盯着已在不远处的目标房间好一会儿,

眼神强烈的,几乎要将门板看穿,一路看透进其中包袱里藏着的金元宝银元宝之后,

姜瑟终是一咬牙,猛地转过头去!

在内心狠狠地唾弃了一把自己这泛滥的同情心后,

便头也不回地,朝着楼梯间右侧的天字一号房而去……

啊啊啊!

该死的!她真是亏大发了!

她的金元宝银元宝啊!

不得不说,

此间客栈的火势确是极大,

一路走来,无数残垣断壁犹带着袅袅火焰朝着自己砸下,

想来,若不是自己躲的够快,又不畏火,只怕今日还真是要丧命于此了。

而此番,

待到满心愤愤,一路骂骂咧咧、左闪右避地来至天字一号房门口之际,

此间的门窗,却早已被火烧灼得差不离,

甚至于,

还无需自己推门,便已然一眼望见了房内的景象

不得不说,

饶是姜瑟活了近万年之久,见多了这世间万千绝色,也从未见过这般惊艳绝然、万物隽永的场面!

一时间,

那些刺目耀眼、不断噬舔跳耀着的金红火焰,竟是陡然苍白无色,寂静无声

苍寰落宇,星河坠地,

晨雾凝霜,天阙月明,

万丈迷离红尘里,

刹那间,仿佛只剩水墨氤氲的黑白二色,

而那人于这万千炫目烈焰火光里,于那滚滚烟尘翻腾缭绕间,

就如同一幅骤然泼墨而开、惊艳世间的水墨画卷,成为了亘古隽永的唯一永恒绝色!

此时此刻,

那人只斜斜靠坐在床榻前,

身上仅着一袭素白中衣,墨发垂落蜿蜒于前,仅用一根白玉簪松松半挽着,

因病弱而略显苍白透明的脸色,

此刻,于此略显散乱的蜿蜒墨发之下,愈发显得莹洁如玉、苍白易碎

火光漫天之中,

因烟尘弥漫太甚,那人的面容显得略有些模糊不清,

从此角度望去,

只能望见他鸦青如墨、恍若剔羽的眉,墨色氤氲、惊世绝然的眼眸,积雪凝玉、完美无瑕的半截侧脸,

以及,

淡色的薄唇边,那悄然晕开的一抹惊世艳色……

刹那间,

墨与白,淡与艳,

交织相应,融合互生,

犹如破天而开的一抹惊色,骤然惊颤整个寰宇红尘之间!

水墨山色,倾尽风流,

积雪凝玉,惊世绝艳。

一时间,

仿佛所有的言语,都于此刻骤然失去了意义,

就于那人抬眸望来的一瞬间,陡然,灰飞烟灭……

于刹那恍惚过后,

待到姜瑟终于由这般震撼惊艳的美色之中陡然醒过神来后,她不禁顿时涌上了一肚子火——

话说!

这人既然长得这么好看,做点什么不好,偏偏要去寻死!

简直是暴殄天物,要遭天谴的好不好!

而就在姜瑟攥着小拳头,为这般暴殄天物、毫不惜命的行为,而暗自气的愤愤不已之时,

这一处满布烈焰、四处疮痍焦黑的房间之内,

原本垂眸靠坐在床榻之上的那一人,此刻,却亦是仿佛有所感应一般,倏而抬眸朝此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