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12章 第十二章今夜的风,似是有些凉

第12章 第十二章今夜的风,似是有些凉


“你自己能走?”

而闻得于此,

姜瑟却连眼睛都未曾多眨那么一下,只依旧不由分说地架着那人的胳膊,一步一个脚印地朝着门口走去

与此同时,

更是眉梢微挑,轻笑开口道,

“你连站都站不稳了,还怎么自己走?”

“人生在世,不该逞强的时候,便不要乱逞强。”

“而今,还有十几步就能走出去了,放心,待到出去之后,你想让我架着你走,我都不会浪费力气的。”

望着眼前少女愈发苍白的面色,以及耀眼火光之中,那愈发亮的惊人、璀璨炫目的一双墨眸,

身侧那人不由抿了抿唇,

不知想到了什么,一双墨色氤氲、如玉润泽的眸中,而今,黑沉凝深,如蕴深潭,

其中,好似藏着万千情绪,却又好似什么都没有

良久后,

他终是微垂下眸去,眼睫微颤,声音极低,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道:

“抱歉,是我太过无用”

而此番,这话虽是叹的极轻,

才堪堪轻飘飘地道出来,一转眼,便碎在了万千火光之中。

然则,

因二人距离本就挨的极近,

加之相较于寻常凡人而言,姜瑟的五感更是要敏锐许多,

故而,此刻,姜瑟依旧还是极其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声轻叹

而现如今,

眼看着距离客栈门口越来越近,

虽是后背愈发钻心疼的厉害,姜瑟却也依旧起了打趣的心思,只水眸斜睨,秋瞳粼粼,笑道:

“无用个啥?啧,你可别说,一般人可没本事长成你这般模样!”

说罢,姜瑟自己倒是没觉得有什么,

然则,身侧之人掩在如绸墨发里的白皙耳根,却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愈发红的厉害了,

若不是有这满室耀眼火光作为遮掩,

姜瑟只怕定会一眼望见,那人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的耳根

而在姜瑟尚且有心思与此人打趣玩笑之时,

客栈外间,此刻,却是一片兵荒马乱、哀戚绝望——

一直等在外间的一众人马,此番,于焦心焦肺地等了许久,

方才等到了那一身形笔直、相貌冷隽严肃的中年男子,终是半扶半背着一娃娃脸的青年男子,踉跄艰难地由火场之中走出,

随即,将那一青年男子交给手下众人,

扔下一句“他被柱子砸伤了腿,去寻个大夫过来看看”后,

便又毫不停歇地紧了紧身上的湿棉被,转过身,便要再次往火光滔天、摇摇欲坠的客栈中走去

“爹!”

而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

身后那一满身冷汗、面色惨白的青年男子,此刻,却是忽地出声唤道。

而闻此,

眼前之人只脚步微顿,却未曾回头,

他只望着眼前火光耀眼的客栈,忽而,沉声开口道:

“云晏,你记住,咱们修武之人,最重要的,便是‘忠义’二字。”

面对如此回应,

望着眼前那已是岌岌可危、满布烈焰的客栈,

那一青年男子于嘴唇嗫嚅、挣扎犹豫了许久之后,

终是狠狠一闭眼,将一切话语通通咽了下去,只抬起眼来,深深望向那人背影,

就此,一字一句,恳切认真开口道:

“爹,万事小心。”

不过,

此番,这一相貌冷峻严肃的中年男子,还未来得及迈进火场之中,却倏而闻得有喧嚣惊呼之声骤然响起

待到下意识顺着众人视线望去,

却见——

此时此刻,

于那火光漫天、岌岌可危的客栈门口,

竟倏而逆着璀璨火光,踏着滚滚烟尘,缓缓显出了两人身影来,

虽一步一踉跄,走的极为狼狈,

然则,就于这二人骤然出现在视线范围内的一瞬间,

身周四处的一切喧嚣动静,都仿佛,陡然安静息寂了下来

此时此刻,

众人只是呆呆睁大了眼,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几乎不敢相信,这乃是现实中能出现的景象。

漆黑的暗夜里,漫天的火光中,

有清灵少女如山涧精魅,一跃而现,

清妍绝世,剔透明媚,

秋水明瞳,眉目如画,

着一袭嫩色鹅黄衣裙,翩翩欲飞,蹁跹如蝶,

映着身后炫目耀眼的赤金火焰,犹如那烟色仲春之时,裁雨而下的枝头上,骤然绽放的一截颤颤丁香,

袅袅如烟,美不胜收

可此时此刻,

若说这少女乃是林中清灵精魅,

那其身侧之人,便是那画中之仙,高踞云端。

裁玉为骨,水墨作画,

积雪凝玉,出尘绝世;

如惊鸿一瞥的出岫轻云,如碎落林间的皎皎清晖,

如宫阙玉阶的袅袅清风,如泼墨江南的氤氲山水;

他只毫无征兆地骤然出现在视线之中,面色苍白的近乎透明,

雪衣墨发,风清月明,

映着身后璀璨刺目的漫天火光,

一时间,虚渺出尘的如同缥缈幻影,带着几分不真实的惊艳美感,让人几乎不敢相信其存在。

只不过,

这样恍如虚渺幻影一般的惊艳之感,

却在一瞬间,被那骤然冲上前去的中年男子给瞬间拉回了现实。

“公子!您终于出来了!您可无事?可有哪儿受伤?”

望着如风一般,骤然冲上前来,一把扶住身侧之人,急急开口询问的冷肃中年男子,

姜瑟于刹那恍惚的同时,亦是不动声色地悄然暗松了一口气——

得,终于是出来了,

看这模样,这二人当是认识的,如此看来,自己的救人任务也当是圆满完成任务了。

思及至此,她不由顿时后退一步,

将那人的胳膊于自己肩头之上扒拉下来,转而交给身侧那一中年男子,

紧接着,

便拍拍衣袖,便准备“两袖空空随风去,不留身前身后名”

突然之间,

感受到怀中陡然空落下来的陌生之感,

一时间,不知为何,陌瑾忽然觉着今夜的风,似是有些凉

而待到余光瞥见,身侧少女于松了手后,便要转身离开的身影,他不知为何,竟忽而有些情绪莫名

故而,

就于那一少女迈步而开的一瞬间,

他倏地抵唇咳嗽一声,长睫微垂,掩住了如玉墨眸中的一切情绪,只带着一贯的温醇,轻声开口道:

“是,无事多亏了这位姑娘相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