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14章 第十四章装逼被雷劈

第14章 第十四章装逼被雷劈


而此番,

无需此人提醒,姜瑟便已是知晓自己后背上的伤当是不轻,

毕竟,这么多的血可不是白流的,

此番自己背上的衣裳几乎都要染透了,姜瑟即便不用看,都能够猜得到,

而今,自己的后背定是一片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也是,

如此弱鸡羸弱的身子,

虽是得以步入炼气期,却也还依旧单薄孱弱的紧,

那么大一根房梁直直砸下来,姜瑟只觉着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此砸碎了!

只不过,

初来异世,孑然一身,

姜瑟从来就不是个愿意在人前显露脆弱一面之人,

除非是在自家师尊与师兄面前,才会难得的偶尔显露出几分脆弱模样来,

否则,近万年来,

修仙界万千修士里,可曾有一人听过她闲云尊上姜瑟呼过一声痛,喊过一声苦?

故而,此时此刻,

即便她痛的冷汗直流、身形直颤,

却也依旧倔强地强撑着站直了身子,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带着强挤出来的笑意,满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挑眉道:

“无事,无事,不过是点小伤”

当然,

此时此刻的姜瑟,可谓怎么样也不会想到的是——

而今,这个后背被砸的血肉模糊、鲜血淋漓,都能依旧云淡风轻地,笑着说无事的自己,

日后,

会成为一个稍微碰红了手指头,都要眼泪汪汪地跑到某人跟前,要“呼呼”、要“吹吹”的嗲精!

而当然,

此时此刻的姜瑟,更加万万想不到的是——

此番,

她话还未说完,逼还未装完!

顽强不折、坚强如斯的小白杨形象还未来得及完全塑造好!

便忽觉眼前骤然一黑

晕沉之间,

她只隐约记着,自己好似直直跌入了一个清晖月明、水墨氤氲,伴着些许温醇药香的温凉浅淡怀抱,

而后,便就此,陷入了一片黑沉虚无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

姜瑟是在一片斜阳晚照、晚风窸窣之声中醒来的,

刚刚醒来之时,她还尚且有些迷茫恍惚,颇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

头顶之上,天青色的烟幔还在缓缓随风飘扬,像极了近万年来,每一次在赤霓峰洞府中醒来的模样。

只是,再一睁眼,

华光天成的丹炉换成了青竹制的桌椅;

塞的满满当当的各类药柜,变成了雕花镂空的梳妆台。

她不再是当年那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抬手间可移山填海的丹阳宗闲云尊上,

而是如今这个单薄羸弱、身受重伤,刚刚步入炼气期一层不久的姜瑟。

这一夕之间,

从天到地的变化,

还真是让人忍不住有些唏嘘感慨——

前尘往事,大梦一场

不过,

姜瑟这人,向来最大的优点便是——心眼大,想得开!

无论身陷何等绝望的境地,

她总是能用最快的时间,坦然接受一切,然后,努力蹦跶的比谁都欢快。

故而,

即便在短短时间内,经历了身死、还魂重生、突入异世、修为尽失,加之被人追杀、身受重伤之后,

姜瑟也不过只是在刚刚醒来的一瞬间,望见相似故景时,有那么几分恍惚感慨而已,

然后,转瞬间,便被其他之事吸引了注意力,

那便是——

啊!

此时此刻,

自己身上是真他喵的痛!肚子也是真他喵的饿啊!

作为一个已经近万年没尝过“饥饿”是何滋味的人来说,

姜瑟表示,这饿肚子一事,真是超过了她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闲云尊上的承受范围了啊!

天呐地呐!

赶紧快来个人,救救她这个近万年没吃过东西的人吧!

而此时此刻,

许是老天爷真的听见了她姜瑟心里那迫切的呼唤,

外间楼道处,此刻,竟忽地响起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

而许是因为而今修为太低,加之身受重伤,故而,这五感神识也有些失了水准,

即便此番,姜瑟竖着耳朵努力听了许久,

也只隐隐约约地听到了“闹的动静太大”、“当是能暂时消停一阵”的几个断断续续的字眼。

好在,外间之人倒是未曾交谈太久,

不过稍倾工夫,

外间之人便已是就此推门而入

不得不说,

陌瑾此番倒是未曾料到,

自己而今才堪堪推门迈入房内,

一垂眼,便径直对上了床榻之上,一双乌黑发亮、清澈剔透,正滴溜溜的闪着光的大眼睛。

而姜瑟此番也是未曾料到,

如今进门来的,竟是先前自己于火场中救下的那一个病弱美人儿,

且这一见面,就与之四目相视、大眼瞪小眼。

不过,

如今这般境况,虽是有些出乎意料,

但腹中火烧火燎的饥饿之感,却让她来不及再多问其他,

故而,于视线相触的一瞬间,她便立即是眨了眨眼,扬起一抹笑来,单刀直入地直接开口问道:

“那个,话说可有何吃的?我快饿死了。”

而待到一碗清粥下肚后,姜瑟方才终于有一种活过来的感觉,

随即,在继续不动声色地又盛了第二碗后,

姜瑟终于能够缓下速度来,一面慢慢舀着碗里的清粥,一面抬眼望向,已然在前方桌椅处,克己守礼端坐而下的那人,

就此,

微一挑眉,随便找了个话题开口问道:

“咦?发生了何事?我怎会在此?还有,我这身上的药,还有这衣裳”

是的,

才一醒来,姜瑟便发现,自己身上的衣裳已然被人换过,

而身上那些大小不一的血口子,以及后背上被房梁砸出的血肉模糊的伤口,也都已然被人小心清理后,包扎上了药,

故而,

现如今,全身上下,虽依旧痛的厉害,

但清清凉凉的,较之先前来说,倒也还算是稍微好了一些。

而闻得姜瑟如此一问,

眼前之人不知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忽地身形一僵,长长眼睫倏而猛地一颤,

随即,似是唯恐被误会一般,

虽依旧低垂着眸,却已是有些慌乱地,开口解释道:

“姑娘莫要误会,”

“你身上的药及衣裳,都是济世馆的医女替你换的。”

“因姑娘伤势过重,衣裳又污浊破损的厉害,故而,方才只能如此行事,还望姑娘莫怪”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