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15章 第十五章心理阴影太重

第15章 第十五章心理阴影太重


“不怪不怪,自是不怪。”

要说此番,姜瑟不过只是那么随口一问而已,

却不曾想,而今眼前这墨色氤氲、积雪凝玉般的美人倒是一脸正色、如临大敌般,一板一眼答的极为认真,

故而,

一时间,倒是让姜瑟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咋了这是?

这人怎生这么紧张?

感觉到而今的这般气氛,似是有那么些尴尬后,

姜瑟不由摸了摸鼻子,

转而歪头望向那端坐在桌前,依旧敛眸垂目、秉承着非礼勿视原则,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的美人儿,

就此,开口笑道,

“我不就这么随口一问,你这般紧张做什么?”

等等!

此番,话才刚说出口,

姜瑟却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般,骤然那么灵光一现

随即,

只忍不住眨了眨眼,下意识开口问道:

“话说,你这般紧张,不会是因为,我先前的那一句‘以身相许’吧?”

而话音刚落,

却见眼前之人,长长鸦青眼睫倏而猛地一颤,紧接着,莹白如玉的耳根之上,也瞬间染上了几丝红晕来

见此,

姜瑟不由顿时恍然惊觉,貌似,还真叫自己猜对了——

眼前之人,这般如临大敌,谨慎紧张的缘故,竟真就是因为自己先前语出惊人的那一句“以身相许”!

得!

敢情人家这是有心理阴影了?

故而,方才这般紧张不已、小心翼翼,生怕哪里惹了她误会,一个不察,又蹦出一个“以身相许”来!



突然意识到这一点的姜瑟,不禁有些欲哭无泪——

话说,这位美人儿,我不过就是那么一时头脑发昏,嘴瓢了那么一下嘛,

你至于这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

而就在二人相坐两无言之际,

原本半阖着的房门,此刻,却忽然被推而开,

随即,于先前客栈门口前见过的那一个相貌冷肃的中年男子,倏而就此走了进来,

而其手上,此时此刻,可谓还正以托盘小心翼翼地托着一青玉制的小瓶子。

而在望见二人之间弥漫着淡淡尴尬的诡异氛围后,

他也并未表现出太多的诧异之色,

只朝着端坐于桌前,出尘绝世、积雪凝玉的男子恭谨行了一礼后,

便抬步行至床榻前,于其一米开外的距离处站定,将手中托盘递至姜瑟身前,道:

“这位姑娘,此乃大药剂师亲手所制的玄级上品疗愈药剂,疗效甚佳,还请姑娘用药罢”

然则,此话说完,

眼前的少女却并未像一般人那样,

在听闻“大药剂师”及“玄级上品药剂”几个字眼后,便顿时兴奋激动起来,甚至于,几乎恨不得将其双手捧过来,供在案头上

此时此刻,

眼前的这一少女,甚至都未曾伸出手,接过这一千金难求、万人向往的玄级上品灵药,

反倒是眨了眨眼,一双碧透清澈、莹莹蕴光的眸子,此刻,满溢的竟是掩不住的好奇光芒,

只眼尾微挑,墨眸闪闪发光,可谓满是兴味地,朝他开口反问道:

“嗯?玄级上品药剂?大药剂师?”

!!!

我滴个乖乖!

天知道姜瑟此番在听到这几个词之后,内心有多么的激动不已、难以自持,

若不是理智尚存,加上身上伤势太痛,

此刻,她几乎能从床上直接蹦起来好不好!

先前,从那江清宁的记忆来看,

姜瑟还一直以为这是个同普通凡俗王朝一样的世间,

毕竟,就算是先前来杀自己的那几个蒙面黑衣人,说到底,也不过只是几个懂些武艺的世俗凡人而已。

然则,此时此刻,

在听闻这一冷肃中年男子所言后,姜瑟不禁顿时坐不住了——

什么?!!!

这一世间竟还有所谓的“大药剂师”、“玄级上品药剂”?

啧啧啧,

听听这称呼,

同他们修仙界一向惯称的“炼丹师”、“大炼丹师”、“炼丹宗师”,以及那一到九品丹药,多么有异曲同工之处!

简直是一听就让人知道,

这二者,十有八九,就是同根同源,往上追溯有着同一个祖宗的存在啊!

万万没有想到,

而今自己身入异世,居然还能遇见同道中人!

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

于是乎,

此时此刻,这一认知不由让姜瑟顿时兴奋起来,

随即,

她只一面满是兴奋热切地嚷着“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一面忙不迭地倾身上前,接过那一个做工精巧细致的青玉小瓶来,于一把拔掉了瓶塞后,便忍不住半眯着眼,往瓶口里望去

面对着突然间便空空荡荡的托盘,

那一面容冷肃的中年男子,于觉着此反应才是理所当然的同时,亦是下意识地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不得不说,

眼前的少女这般兴奋热切的模样,却不像是因为见着了稀缺少有、难得一见的金贵灵药,倒像是

哦,对!

就像是昨日他们在屋顶上见到的那一只翠鸟,碰巧遇见另一只翠鸟时,那个兴奋热切的模样。

不过,此番,他还未来得及想太多,

却见眼前的少女于眯着眼细细瞅了几眼,又伸出小巧精致的琼鼻,于瓶口处细细闻了闻,

随即,又从中倒出两滴晶莹剔透的清澈药液,以指尖蘸了蘸,放入嘴中仔细尝了尝后,

眼中的粲然光彩,便瞬间悉数泯没黯淡了下去。

随即,

只眉心紧皱,瘪着嘴,

带着一脸显而易见的失望模样,将瓶塞塞好后,又重新放回托盘之上。

眼见于此,

那一相貌冷肃的中年男子,不禁顿时心里猛地打了个突,忍不住地抬起眼,开口问道:

“这位姑娘,怎么了?可是这药剂有何问题?”

然则,

眼前的少女却并未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她只是抬起眼来,长睫微眨,墨玉眸中粼粼生光,眉心微蹙,似是在认真思索斟酌着什么

随即,良久后,

方才斟酌着语气,抿着唇,试探性地开口问道:

“话说,你们这儿的药剂品阶是怎么划分的呀?”

而此番,她话虽是问的轻,

甚至于自己及那一面容冷肃的中年男子,都尚且没有觉察出什么异样来,

然则,不远处,

端坐在桌前,一直眼观鼻鼻观心、恪守礼节不往此处偏首的那一清俊男子,

此刻,却忽而敏锐至极地,从中捕捉到了那“你们这儿”几个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