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17章 第十七章我叫姜瑟,你叫什么名字?

第17章 第十七章我叫姜瑟,你叫什么名字?


咳咳

当然了,

此时此刻,若是自家掌门师兄在此,面对此情此景,则定会毫不留情地嘲笑:

“嚯,这小样,还会变脸呢!”



姜瑟耸了耸肩,摊手心道——

不然,能怎么办嘞?

人生不易,姜瑟演戏啊!

虽然,要是师尊他老人家知道她姜瑟而今竟是越活越回去了,说不定会气的连神仙都不当了,直接从天上下来揍她一顿,

但人家一番心意,自己总不能一直摆着脸色吧!

况且,

此药虽是差了些,

但好歹,也还算是有点效果的,

不管怎样,总比指望靠着自己这弱不禁风的小身板儿慢慢痊愈的好。

而此时此刻,

眼看着眼前的少女,就此,重新伸手拿过青玉小瓶,仰头一口喝下,

那一原本还暗自恼怒的中年男子,也不由顿时脸色好看了许多,

随即,便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貌似,自己方才对这一少女的态度确是过了些。

毕竟,

此人乃是自家公子的救命恩人,

方才他是被冲昏了头脑,觉着自家公子的一片心意竟被如此嫌弃推拒,而忍不住带上了几分恼意。

但仔细想想,

自己方才这语气冲冲的态度,

对于一个为救自家公子身受重伤、昏睡了两天才刚刚醒来的柔弱小姑娘来说,确实是有些太过分了!

于是乎,

忽觉良心不安、愧疚上涌的秦枫,

此刻,不由骤然将手中托盘一放,猛地单膝跪地,朝着眼前少女重重一礼,

随即,只低垂着眼,满是悔意地急急致歉道:

“这位姑娘,我是个粗人,脾气冲,不懂说话!方才冲撞了姑娘,在此,特向姑娘赔礼!”

被此人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

一时间,才刚刚吞了药的姜瑟,不禁一个激动,差点被喉间的药剂给呛到,

半晌,她方才瞪大了眼睛,连连抚着胸口,道:

“大叔,方才之事,我倒未放在心上,不过,你这突然一惊一乍的,我这小心脏,还真的有些接受不了”

秦枫:“”

而眼看着这一冷肃中年男子,被这少女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而搞得有些出乎意料、反应不过来,一脸懵逼愣在原地的模样,

那一墨色氤氲、积雪凝玉之人,此刻,不禁一个没忍住,如冰消雪融般,摇头轻笑了起来。

随即,

只墨眸潋滟,有些无奈地望了眼那不觉有异的少女一眼后,

便轻摇了摇头,同那一中年男子道:

“秦叔,你还是先起来罢,”

“济世堂的医女昨日说这个时辰会前来换药,想来,当是快到了。”

“哦!是是是,瞧我这记性,竟是差点忘了既如此,属下便先行告退了。”

眼看着那一中年冷肃男子就此起身告退,急急去门口迎那济世堂的医女去了,

姜瑟于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

亦是不由重新收回视线,又重新拿起瓷勺,与眼前的清粥继续开始奋战起来。

然则,正当她一口接一口吃的正欢快之际,

不远处端坐于桌前的那一积雪凝玉、出尘绝世的男子,此番,于不着痕迹地凝眼望了她半晌后,

忽而抿了抿唇,开口轻问道:

“嗯,这位姑娘,不知你接下来如何打算?可有何处需要在下帮忙?若有需要,我等必将”

“我叫姜瑟,姜黄的姜,锦瑟的瑟。”

然则,眼前的少女却是未曾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突然开口,同他说了自己的名字,

此时此刻,

她只是转过眼来,恍若墨玉般的眸子径直望向于他,

手中动作依旧不停,甚至于,于一口咽下勺中清粥后,还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轻舔了舔嘴角,眸光熠熠,如蕴星辰璨河,

就此,

一字一句,再一次认真重复道:

“我叫姜瑟。”

嗯哼?

这人怎么没反应?

话说,我都说了名字了,怎么也没点表示?

不管怎么说,好歹也该“嗯嗯”应两声,再出于礼貌地报上自己的名字吧?

见眼前之人怔怔模样,

无法,姜瑟只能于默默咽下嘴中清粥后,又甚是无奈地继续开口,补充解释道:

“我说我叫姜瑟,你就别‘这位姑娘’、‘那位姑娘’地喊我了,我听着都别扭的慌。”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此时此刻,

望着眼前冰肌雪肤、清灵出尘的少女,

就此,墨发低垂,靠坐在床榻之上,眸如墨玉、璨若星辰地一眨不眨直直望向于他,巴眨着眼,静候他回答的模样,

不知为何,

陌瑾竟忽而觉着有些脸热,

而原本苍白无色、近乎透明的脸上,更是倏而不动声色地染上了淡淡红晕,

甚至于,

藏在如绸墨发之下,那白皙如玉的耳根,也莫名变得越来越红、越来越红

良久,

他终是在这样不闪不避、不躲不让的直直视线之中,有些支撑不下去,

就此,倏而眼睫微颤,垂眸而下,抿唇轻道:

“陌瑾,我叫——陌瑾”

“哦?陌瑾啊!”

终是得到此人回答,姜瑟于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的同时,亦是微偏首轻念这二字,

随即,只骤然眉梢一挑,扬起笑来,道,

“嘿,别说,还挺好听的,倒与你很是相配。”

此番,

见眼前之人耳根微红,抿唇不答,

姜瑟也未曾放在心上,她只似是忽然想到了什么般,倏而抬眼望向眼前之人,

随即,如同什么狡猾的小狐狸一般,就此,笑眯眯地试探性开口问道:

“对了,陌瑾,问你个事儿,你们这儿何处盛产灵草灵药啊?”

面对这说变就变、突然转了的话题,

那人倒是也未曾表现出过多的疑问不解,

甚至于,对于她忽然问起灵草灵药一事,都未曾表现出丝毫的讶异来。

此时此刻,

那人只是于抿唇微沉吟了片刻后,便温声淡淡开口道:

“四方之中,若说这盛产灵草灵药之地,当属云州”

“云州?”

“嗯,没错,”

“云州不仅盛产灵草灵药,且亦是灵草灵药的最大交易之地。”

“许多身负盛名的药剂师也因此而悉数聚于此地,甚至于,更有许多武修慕名前来。”

“啥?武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