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18章 第十八章多哄哄你夫君嘛!

第18章 第十八章多哄哄你夫君嘛!


闻得于此,

姜瑟不由觉着刹那间,眼前的粥也不香了,肚子也不饿了,

甚至于,手中的瓷勺还未来得及放下,

便已是瞬间坐直了身子,瞪大了眼睛,两眼发亮地直直望向那一积雪凝玉、墨色氤氲之人,一副坐等细说的模样。

倒是未曾想到,

眼前的少女竟会反应这般之大,

一时间,竟是连粥都不喝了,只巴眨着眼,眸中亮度惊人地,直直盯着他。

故而,陌瑾于微愣稍许后,

便不禁微抿唇,掩去眸中的一抹浅淡笑意,

就此,继续装作若无其事、未曾察觉的模样,再次不急不缓地淡淡出言道:

“是,武修,以吸收玄力、精粹体魄为道的一类修士。”

“不同于一般的世俗凡人,他们的能力可谓超乎世俗之想象,”

“修武者,至一定程度,甚至可劈山破海、穿云裂地,且修为越高者,其寿数也会越长”

“那,那那那,他们的修为境界是如何划分的?”

听至此处,

姜瑟不由顿时将手中的瓷勺一扔,就此,准确无误地扔进碗中,接着,只双眼愈发灼灼发亮地盯着眼前之人,急急开口问道。

然则,闻得此问,

却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眼前之人竟是忽而微顿,

长长眼睫微垂,瞬间敛下了那一双如墨凝玉、惊世绝艳的眼眸之中的一切情绪,

只余摇曳烛火之下,墨色氤氲的一抹淡淡阴影

但如此模样,不过转瞬罢了,

待到姜瑟再一眨眼之时,

便见眼前积雪凝玉、出尘绝世之人,而今,已是若无其事地重新抬起眼来,

带着一贯的淡淡温润笑意,继续温声道:

“这我倒是有所听闻,”

“他们武修,似是共分为武者、武士、武师、武宗、武王、武皇、武帝、武尊、武圣几大境界,”

“听说到了最高的那一境界,甚至于可以以身化刃,劈天裂地。”

说至此,

他倏而轻笑一声,眉梢微挑,如雨笼烟,

“不过,倒都是他人传闻罢了,我却觉着,像此‘劈天裂地’之事,这人又怎可能至此境地呢”

怎么不可能!

要不是而今的情形不允许,姜瑟绝对是要分分钟跳起来振臂高呼,反驳于他——

当然有可能!

所谓的“武者、武士、武师、武宗、武王、武皇、武帝、武尊、武圣”九大境界,

可谓是恰巧对应了他们修仙界中的“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太虚期、化神期、合体期、大乘期、渡劫期”九大境界啊!

只不过,

其中一个是修炼体魄、吸收玄力,而另一个乃是修炼术法、吸纳灵力,

不过是走的路子不同罢了,实质上分明就是殊途同归好不好!

想当年,

身为大乘期修士的自己,都可以分分钟移山倒海、穿云裂地,

那么,至最后“武圣”境界的武修,又怎么不可以身化刃,劈天裂地呢?

不过,

这样的话,此时此刻,姜瑟也只敢放在心里想想,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直接说出来,

毕竟,她只是个一不小心,碰巧来到了这儿的异世之人,

谁知道这个世界的人,会不会有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必死必诛”的极端想法呢?



姜·怂货·瑟,此时此刻,只能于心中一声长叹——

现在的自己,可还是个弱不禁风、一砍就倒的弱鸡,还是能屈能伸、识时务些为好

啊!好委屈~

哭唧唧~

好在此时此刻,济世堂的医女及时赶到,于外出声相问,瞬间,打断了姜瑟心中的暗自长吁短叹,

因着伤及后背,加之肩头、四肢皆有刀伤,换药之时需得脱掉衣裳,

故而,陌瑾也不好再待于此地。

于是乎,

当医女声音于外间响起之时,

他便立即是急急站起身来,朝着眼前少女微一颔首,行礼告退,

随即,还不待姜瑟出声询问“云州该怎么去?”之际,便已是衣袂一扬,转眼,便已不见了踪影

当然,

也就没看到姜瑟尴尬伸在半空的手,

以及,还未来得及说出口的那一句“诶!诶~等一下啊先”

而此时此景,

可谓又恰巧被刚刚进门的医女小姐姐给撞了个正着,

于是乎,接下来的换药过程中,

医女小姐姐可谓都以一种甚为奇异的小眼神望向姜瑟,

加上一副欲言又止的小表情,看的姜瑟是毛骨悚然、背脊发凉,叫她想努力忽略都是不成。

最终,

还算是善解人意的医女小姐姐,终于是在姜瑟忍无可忍,欲要开口问个究竟之前,善解人意地开口了:

“哎呀,夫人啊!”

“正所谓‘床头吵架床尾和’,夫妻之间又哪有隔夜的仇呢!”

“虽然你夫君方才行径冷漠了些,但你受伤昏睡之时,他可是担心的很呢!”

“小两口嘛,就是吵吵闹闹的才正常,你夫君长的这般好模样,你便多哄哄他呗,”

“男人嘛,多哄哄就好了”

说罢,

她还朝着姜瑟挤了挤眼,

一脸的“我懂,我都懂”以及“姐姐看好你哦!”的模样,

随即,在姜瑟目瞪口呆的表情中,悠悠然收拾了药箱,就此翩然而去

姜瑟:“???”

姜瑟:“!!!”

诶?诶!

不是!

谁跟他是小两口,谁是谁夫君啊?

医女姐姐,你等等啊!你别走那么快啊!

你这么突如其来的一番话,加上那莫名其妙的小眼神,搞得我很慌的啊!

话说,

我姜瑟虽然活了将近一万岁,但从来一心向道,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家好不好!

怎么才刚刚来此世间不到几日,便莫名其妙的成了某人的夫人了?

还有,

你仔细看看我啊!

我和刚刚出门去的那病弱美人儿,没有半点夫妻相的啊!

医女小姐姐!!!

当然,

就算此时此刻,姜瑟心中嚎的再激动澎湃,

那位“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一颗重磅惊雷”的医女小姐姐,也已然是瞬间走的不见身影了,

只留下姜瑟与房门口处,一只不知道何时走到了此处,从门槛旁伸出个毛茸茸小脑袋瞅着她的小白狗,

就此,

大眼瞪着小眼,满腹辩解无处诉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