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炼的废药吧

第32章 第三十二章炼的废药吧


毕竟,

如此品相,

如此模样,

光是这么闻上一口,便让他瞬间神清气爽、四肢轻飘了,

若是让他昧着良心说,此药剂没炼制成功,他能分分钟揣着他的世界观从楼顶上跳下去信不信?!

于是乎,

在握着手中的药剂,半天不知作何反应的石宇,

此刻,不由开始严重怀疑起来——

此番,莫不是自己认错了人,记错了其考核品阶?

故而,

他只忍不住僵硬而又缓慢地低下头去,

颤颤巍巍地翻出白皮册子,打开先前登记信息的那一页,

随即,犹不信邪地,将那几行字看了又看,几乎都要将纸给盯穿了之后,

方才终是两眼呆滞地缓缓抬起头来,艰难地咽了咽口水,

就此,开口问道:

“姜瑟?”

“是我。”姜瑟点了点头,一脸乖巧无辜模样。

“十五岁?”

“对,十五岁。”

“考核黄级下品药剂师?”

额,

闻得如此问话,

姜瑟挠了挠头,不由颇有些郁闷——

话说,她本来没想考核黄级下品药师来着,

这不是眼前这人,三番两次地截了她的话,让她连个说清楚话的机会都没有,无法,方才只能考核黄级下品药师了嘛!

不过,

虽然郁闷归郁闷,

但想到此次自己确实是考核黄级下品药师来着,

于是乎,

一番腹诽之后,姜瑟还是老老实实地点头应道:

“额,是此次,确是考核黄级下品药剂师。”

“好吧,既然如此,那你告诉我,此番,你炼制的是哪一种黄级下品药剂?”

确认自己确是没有记错之后,

经验丰富、颇有专业素养的石宇,此刻,于一番震惊之后,

便还是就此定了定神,一针见血地,问出了其中最关键的问题——

“你所炼制的,是黄级下品疗愈药剂?黄级下品增速药剂?还是,黄级下品强体药剂”

“额都不是。”

忍不住默默吐槽了一下他们这儿的药剂名称之后,

姜瑟眨了眨眼,一脸理所当然的认真模样,十分正经地开口道,

“我这一药剂,名曰,回元。”

“回元?这是什么药剂?”

闻得于此,那石宇不由更是困惑了,

连带着旁侧登记处听得动静的协会人员,以及另外前来考核的药剂师,也是一脸的不明所以。

回元?

回元是什么药剂?

怎么自己从未听闻过?

莫不是这小姑娘胡编瞎诌的吧?

要知道他们药剂一共就五大品类,即疗愈、防御、身法、攻击以及杂类五大类,

其中,杂类又包括——譬如延寿、解毒、宁心等功用的偏门类药剂。

但总而言之,

无论是天地玄黄哪一类品阶的药剂,可谓皆是围绕着这五大品类而来,

可从未听说过,还有什么特定名字叫“回元”的药剂。

而此番,

由于其他人倒是没有像石宇这样,直面眼前这不寻常药剂的冲击,

望着这模样,

还以为是人家小姑娘把药炼废了,心里不服气,故而瞎编了一药剂名字,在此胡搅蛮缠呢!

于是乎,

闻得此动静,

旁侧登记点处,刚刚炼药结束,也正前来评定药剂品阶的一名药剂师,

此番,倒是也未曾太过注意,这药香混杂的大厅里,又多出了什么香气,

也未曾深入观察对面石宇脸上那满脸复杂的表情

此时此刻,

他只望着眼前这年纪轻轻,却满脸执拗,在此随意“胡说八道”的小姑娘,

不由甚是不喜地摆了摆手,皱起了眉头,

用着前辈的身份,开口训诫道:

“小丫头,药炼废了就练废了,还在此胡搅蛮缠,胡说瞎编做什么!”

“呵,还编出什么‘回元’药剂来?”

“你问问在场的诸位,谁不是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可有谁听过什么‘回元’药剂?”

“既然考核失败了,认就是了,在诸位面前胡说八道,岂不是丢人现眼?”

“更何况,就算是瞎编,也该有个限度!”

“像老夫一大把年纪了,炼药炼了两百多年,也从没听说过什么‘回元’药剂!”

“没错!”

一旁二号登记处的协会人员,此刻,也可谓满是不悦之色,沉着脸,不耐摆手道,

“小姑娘,咱们药师协会可不是你胡搅蛮缠的地方!与其在这胡编乱造,还不如回去好好学学本事!”

“可不是!”

另一名尖嘴猴腮,颇有几分刻薄之相的药剂师,

此刻,拿着他新考核到手的黄级中品药师铭牌,也不由斜着眼,淡淡瞥了姜瑟一眼,

就此,一脸阴阳怪气地嗤笑道,

“啧,小丫头毛都没长齐,就异想天开地跑来炼药了?”

“身上半丝玄力都没有,只怕连药鼎盖儿都揭不开,还指望她真能炼出个什么药来不成?”

“呵,像这样的人,我倒是也见的多了,”

“就是顺风顺水过惯了,真以为这世间之事都围着自个转呢,”

“事到如今,还不肯承认自己失败了,宁愿胡乱瞎编一个什么药剂出来,也不愿正视现实呗!”

而位于三号登记处的王潜,却是个火爆脾气,

见那一号登记处的小丫头,身上确是连半丝玄力都没有,根本就不可能炼出什么药来,

甚至于,

到了如今,竟还在此胡编乱造,

眼看着她张了张嘴,一副还要狡辩些什么的模样,

他便不由愈发恼火不耐了,只就此沉着脸,冷冷打断其欲说的言语,挥手唤过守卫来,斥道:

“无用的话也不用多说了!”

“咱们药师协会,还轮不到你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在此胡闹!”

“好了,守卫,赶紧将这黄毛丫头给带出去吧!不然,省得别人还以为,谁都能在咱们药师协会撒野呢!”

不过,

令这王潜万万没想到的是,

话音刚落,还未待那守卫上前有所动作,

却有一道声音,急急开口拦住了他——

“等等!且慢!”

然而,

待到循声望去,

却见此番出声阻拦的,竟不是那一在此“胡搅蛮缠”的黄毛丫头,而是一号登记处的石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