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碎,碎了?

第37章 第三十七章碎,碎了?


而一时间,

闻得这般喊声,

那一尖嘴猴腮的药剂师,虽是被守卫及时拦住,

可其余在场的药剂师,也忍不住开始有些怀疑起来

是啊!

貌似,听上去有些道理啊

难道真是假的?

真的是这小姑娘使了什么手段?

毕竟,不管怎么说,眼前的这一小姑娘年纪实在是太小了吧!

就算再怎么天才,再怎么妖孽,可这样的年纪,就炼制出玄级下品药剂来,未免也太惊人了一些吧!

更何况,

这一所谓的玄级下品药剂的品阶,还是因为其所用灵草灵药乃是普通的一品灵草灵药,方才就此酌情降了一品,

否则,若是只按照药效来判断,那就相当于是直接炼制出了玄级中品药剂啊!

这要是真的?

要是她没耍手段?

那他们这些药剂师一个个一大把年纪,还只是黄级中下品药师,是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

若是如此,

这伤害未免也太大了,他们还炼个什么药!

干脆都出去跳河算了!

而最关键的是,

他们也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一小姑娘连玄力都没有,两条小细胳膊简直是一掐就能断,又怎么可能炼制的出药剂来?

而此时此刻,

似是能看出众人所思所想一般,

面对神色各异的众人,

眼前纤细柔弱、长得无辜可怜的少女,此刻,却是忽而嗤笑一声,抬眼轻飘飘地冷冷瞥了众人一眼,

眉目间,那不怒自威、凛然不容逼视的气势,让议论纷纷的众人都不由瞬间安静了下来

鸦雀无声的静谧之中,

只见这身形纤细笔直的少女,此刻,只转眸冷冷瞥了那一颧骨颇高、大呼一定是假的药剂师一眼后,便冷声嗤笑道:

“呵,怎么?”

“年纪小,所炼的药剂品阶高,就一定是弄虚作假、耍弄手段了?这是哪里来的道理!”

“呵,不说别的,就你这针尖大小、不容于人的心眼,于炼药一道上,也别指望有什么成就了!”

“没错,我是年纪小,是身无玄力!”

“但这偌大的药师协会又不是摆设!这堂主、执事、掌事,这么多协会中人都在这儿,难道都看不出来真假?”

“就你最聪明,一眼就看出其中猫腻了不成?!”

“呵,还真是可笑!”

此时此刻,

这少女眉目森然,气势逼人,

一时间,竟骇的一众药剂师忍不住下意识屏住了呼吸,闭紧了嘴,不敢再多言半句,

就此,只能闻得万千静默里,

这少女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接着道:

“怎么?”

“为了弄虚作假、耍弄手段,我难道还能未卜先知,提前准备了相应药房的玉甁不成?”

“我还能买通这顾堂主与登记处的石药师,让他们帮着我骗人不成!”

“况且,这药剂里尚且残余如此浓厚的药火之气,你们一个个炼药炼了这么多年,难道是瞎了眼,方才分不出这是什么时候炼的药不成?”

“更何况,若是要耍弄手段,难道不是越低调,越不引人注目才是吗?”

“我又何必炼制一个你们谁都不知的药,顶着不小心被当成废药的风险,弄的如此声势浩大、引人注目?!”

“这位药师,话说出口前,拜托先用你脖子上的东西好好想想!别真的将其当做摆设!”

说着,她顿了顿,

似是想到了什么,忽而语调一转,冷冷低嗤一声,又继续开口道:

“而至于我身无玄力,又怎么揭的开药鼎一事”

此番,

她可谓一面缓缓拖长了音,悠悠开口说着,

一面上前几步,明眸微转,就此,朝着门厅右侧处走去

而此番,

眼前的少女虽杏眸微转、秋瞳翦水,

端的是清丽明澈,如雨后丁香、袅袅晨雾,

然则,看在众人眼中,这似笑非笑的模样,却犹如修罗恶煞一般,让人避之不及

故而,

面对着眼前少女这眉眼森寒,墨眸凝冰的模样,

巨大的威压之下,

众人不由下意识地纷纷让出一条道来,视线自然而然地紧跟少女而去,

不禁有些不解,眼前的少女究竟是想做些什么?

而他们的疑惑倒是未曾持续太久,

待到两息过后,

便见眼前的少女,竟忽而在一座三尺多高的石狮子雕像旁,缓缓停了下来。

随即,

在眼尾微挑,冷冷地瞥了在场一众怀疑的药剂师们一眼后,

便就此,将一只柔若无骨、凝脂如玉的手缓缓放在了石狮子的头顶之上

嗯?

这是要做什么?

而此时此刻,

顶着众人不明所以、惑然怀疑的目光,

眼前的少女,却是面色不改地骤然掌下一用力,

刹那间,

只见原本坚固异常、由花岗岩雕刻而成的石狮子雕像,瞬间,便在那一只白皙如雪的纤纤玉手之下,骤然分崩离析,

就此,化为齑粉,碎落一地

!!!

妈呀!

什么鬼?

碎?碎了!

就这么一握就碎了?!!!

眼见于此,

一时间,在场的众位药剂师,几乎差点将自己的眼珠子都给直接瞪出来!

怎么回事!

不是说没有玄力吗?

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么?

怎么这花岗岩所雕刻的石狮子,在她手上,就跟豆腐渣一样,轻飘飘地,一捏就碎啊!

话说,

她她她,真不是武修吗?

可这分明是武者中阶才有的实力啊!

此时此刻,

望着地上轰然碎裂一地的石渣,

在场的众位药剂师,不禁觉着自己的世界观也如同眼前的这一头石狮子一样,

“咯嘣”一声,

就哗啦啦地碎了一地

而对于此,

以灵力震碎石狮的姜瑟,此刻,却是淡然自若地收回手来,

转眸望向那一尖嘴猴腮、而今则正瞪大了眼不敢置信,如魔怔一般喃喃念着“不可能,不可能”的药剂师,

就此,语意如刀,冷冷继续开口道:

“这个,便不劳您操心了!”

“很显然,我虽确实身无玄力,却也揭得开药鼎盖儿,且同样,还揭得开你的头骨盖!”

“哦,当然,你若不信,大可一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