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走吧,小狐狸

第57章 第五十七章走吧,小狐狸


面对于此,

姜瑟本还觉着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分分钟就能解决搞定的小事罢了,

然则,却万万没想到,

在自己的一拉几扯、连番暴力梳理之后,这二者竟是越缠越紧,越缠越乱,

甚至于,

最终,竟是连带着自己的几缕墨发都给一并缠了进去,动作间,拉扯得头皮生疼,叫姜瑟忍不住就此低呼出声来。

“嘶……”

怎么回事?

怎么还越扯越紧了?

而正当姜瑟暗自憋红了脸,

咬着牙,鼓着腮帮子,继续与脑后缠乱的发簪与布带作斗争之时,

原本静立于巷口阴影处,正准备抬手戴面具的那人,而今,却是突然发现了她的这般窘境。

似是未曾想到,

竟会有人戴个面具,都能将面具带子与发簪缠住,且还能缠成这般“剪不断理还乱”的模样,

一时间,

他倒是一个没忍住,就此轻笑出声来。

然则,

对上那少女愤愤投来的目光之后,

他便不由就此忍住笑意,墨眸微弯,暗蕴星辉,

随即,停下手上动作,微倾身上前来,凝神细细观察了这一番“剪不断理还乱”缠绕乱景后,

便只语意清凉,笑意浅淡,

如珠润碎玉、风拂天阑般,温声轻道:

“别动,我来罢……”

而此番,

面对那人忽然倾身上前的动作,

眼睁睁看着那一张精致完美、积雪凝玉的绝世面容骤然靠近,渐渐放大在眼前,

感受着有极清极浅的淡淡呼吸,悄然拂过额前碎发,带起长长眼睫微颤,

甚至于,

呼吸相闻间,

还能隐隐约约地,闻到那人身上温凉浅淡、水墨氤氲,如碎玉寒冰、松针翠竹一般,伴着些许温醇药香的淡淡气息……

一时间,

就仿佛被扔进丹炉中,瞬间烧着了一般,

姜瑟的一张脸只“腾”地一下便红了起来

若不是有这一张笑脸狐狸面具作为遮挡,

只怕,姜瑟而今这一张满布羞赧之色的大红脸,定然会将她辛辛苦苦积攒了近万年的尊上面子给从里到外,丢个干干净净……

不过,

而今的姜瑟,此番,却是没心思考虑那么多,

面对着这一张骤然放大在眼前,出尘绝世、恍若谪仙一般的精致脸庞,望着那一双墨色氤氲、恍若墨玉一般的惊世眼眸,

姜瑟脑子里就跟灌了浆糊一般,

只剩晕晕乎乎、不知所以,只知呆呆望着眼前,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

“槽糕!这绝对是美人计,美人计!”

而事实证明,

而今这般,的确算得上是“美人计”,

至少,若是搁在往日,若是有人敢胆大包天地,离她闲云尊上姜瑟挨的这么近,

那绝对是分分钟,便会被她剽悍踹飞的存在!

哪会像而今这般,她竟成了个红着脸,呆着眼,连动都不敢动的标准怂货。

而不知是这巷子里太静,今晚的风太凉,亦或是头顶的清晖月色太过耀眼的缘故,

还不用回头,

姜瑟便能清晰至极地感觉到,

那人修长如玉、指节分明的手,而今,正轻轻拂过她的长发,

眼眸微垂,神色认真,动作轻柔而仔细地,一点点渐渐梳理着缠绕在发簪上的布带

清风徐来,

吹起他的长睫微颤,

在月色之下,于莹润如玉的脸上投下淡淡一抹阴影。

而因着认真于手上动作,

此刻,其绯薄的唇微抿着,

向来淡薄无甚血色、却弧度精致完美的唇上,而今,竟因这些微的力道,而难得的带上了些许艳色……

晚风微凉,星辰漫天,

明明是极静极谧的景象,明明是恍若谪仙一般、出尘绝世的一张脸,

而今,

却在这般的夜色之中,在这般呼吸相闻的距离之中,

而生生如同精魅妖魔一般,染上了几分绝美而蛊惑的色彩……

就在姜瑟觉着脸上的温度似是越来越烫,越来越烫,几乎都要与她的“江山风流炉”相媲美之际,

她却忽觉发顶头皮处似是骤然一松,

原本与脑后鎏金流苏发簪紧紧缠绕、乱的几乎要融成一体的面具布带,而今,终是在那人白皙如玉、骨节分明的手中渐渐理顺,垂落在侧,

随即,就如同乖顺的小猫一般,

顺着那人手中的力道动作,挽在脑后,轻轻打了个极其漂亮的蝴蝶结。

昏黑的偏僻小巷中,

那人只微直起身,指节微曲,在她所戴的笑脸狐狸面具之上轻轻一弹

随即,

眸光潋滟,蕴星明晖,

刹那间,惊艳整个隆冬新雪夜色,染尽整个阑珊灯火红尘

而他就在身后光影明灭的繁华灯会之中,在倏而飘洒而下的片片纯白雪花之中,

唇角微勾,笑意浅淡,

垂眸间,化寒雪于春溪,融夜色于清月,

就此,浅笑轻道:

“走吧,小狐狸……”

!!!

啊!完了完了!

怎么回事?

怎么心突然跳的这么快!

捂着不知为何、瞬间变得心如擂鼓的胸口,

姜瑟几乎是两眼呆滞、同手同脚地跟着那人走出了小巷……

直至走入繁华炫目、灯火辉煌的长街灯会之中,

姜瑟还依旧有些愣愣缓不过神来。

好在,

这样的状态未持续太久,

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名曰——“腹中的饥饿之感”,瞬间,便将她从这般的恍惚呆滞之中,给重新拉回了现实……

于纷繁绚烂的万丈灯火之中,

于漫天纷飞的纯白雪色之中,

姜瑟走着走着,突然闻得,此时此刻,竟倏而从其腹中传来一声极为响亮的“咕噜~”声,

瞬间,便驱散了一切的羞赧旖旎心思!

而那些个朦胧的、如幼芽一般由心底深处悄然暗生的懵懂情绪,

也于此一瞬间,便即刻消失了个一干二净,只余下满满的现实尴尬之感。

姜瑟:“”



抱歉,打扰了,

不用管我,我现在就去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望着原本衣袂飘飘、闲庭信步,走在前方之人,而今,倏而转身,含笑投来的目光,

姜·生无可恋·瑟,

此刻,只微抽了抽嘴角,表示已经不想拥有任何表情了——

作为一个差不多一万年没进过食、没挨过饿的人儿,

姜瑟一激动起来,

早就忘了自己而今还是一个刚刚炼气期二层、尚未完全辟谷的弱鸡,

而一听闻夜里有灯会的消息,便连晚饭都未吃,就兴冲冲地拽着陌瑾出门了。

现如今,

这一路走过来,可不就饿了么?

好在,虽戴着面具,

眼前之人还是十分善解人意地,察觉到了这一骤然呆立的少女,内心的那羞愤欲死、恨不得砥柱而亡的心情,

故而,

不过转瞬,

他便已敛下眸中的清浅笑意,转而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

就此,温声轻道:

“出来这么久,我倒也有些饿了,前方那糕点看着似是不错,不若前去尝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