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60章 第六十章我姜瑟从来不信天命!

第60章 第六十章我姜瑟从来不信天命!


“嗯?”

闻此,眼前的少女却不由微偏了偏首,似是不懂眼前之人为何竟会有此一问。

随即,

于垂眸望了望怀中的大龙船花灯后,

便眨了眨眼,就此,一脸正经、无比自然地开口道:

“这花灯怎么了?很气派,很威风啊!与我很是相配啊!”

说着,

她还微抬了抬下巴,

无意间,尽是一派的傲娇自豪的小模样,继续开口道:

“再说了,我姜瑟要放花灯,自是要放一盏最大最威风的!”

众手下:“”

呵呵,

嗯嗯,您说得对,您说的都对

而此时此刻,

望着眼前单薄纤弱、轻轻飘飘,几乎要被怀中的大龙船花灯挡得看不见的少女,

一众手下只默默点头,非常“真挚诚恳”地表示——

嗯,还当真是,非常,相配呢

不过,

姜瑟此番倒是未曾察觉到,身后那一众身形高大修长的手下们,内心那百转千回、难以言说的心思。

她只无比淡定地抱起怀中体积惊人的大龙船花灯,无视身侧众人投来的各式眼神,

就此,一路雄赳赳、气昂昂地行至河岸边,

随即,朝身边之人借了个火折子后,便准备点灯,将花灯放入河中

不过,

她才刚准备动作,

身侧却忽而横来一只修长莹润、白皙如玉的手,就此,动作温柔地,止住了她欲要点灯的动作

“姜姑娘,”

他抬手递来一只墨笔,声音温润,如清风冷泉,轻道,

“你好像忘了写上心愿”

“哦,没忘。”

闻得乃是如此缘由,

姜瑟不由重新垂下眼去,

燃起火折子来,绕过那人修长如玉、骨节分明的手,径直点上了大龙船花灯内的烛芯。

随即,

于骤然明亮的灼灼灯火之中,

她只极其淡然地将怀中的大龙船花灯往河中一放,

映着满目跳动耀眼的重重灯火,眸中却是云淡风轻、无波无澜的悠然神色,

就此,微勾唇,浅笑淡道:

“我姜瑟从来不信天命,无需写何心愿”

是啊,无需写何心愿,

放灯不过是图个乐子,她本就无甚心愿要许。

从以前到现在,

所要的,所求的,她都会靠着自己一一实现。

若真依托着一盏飘摇花灯,事事指望着神仙帮你实现,

那她近一万年前,

就该顺应天命,死在那条阴暗沟渠之中,

就该依旧满身脏污,日日于街角巷尾,与野狗乞丐抢食,

然后,

于某一个暗无天日、寒冷彻骨的日子里,无声无息地死在某条偏僻昏暗的巷子里

而此时此刻,

于此重重灯火摇曳间,周遭喧嚣笑闹声中,

原本笑意温润,永远云淡风轻、眸色浅淡一如既往的陌瑾,而今,却在闻得此言的一瞬间,忽而动作微滞,长睫一颤

灯火碎落间,

他只下意识地抬起眼来,

却见满目灯火绚烂璀璨之中——

那人的一双潋滟清晖、水润澄澈的眸子,却似乎比这满河灯火更加炫目,比这日月星辰更加耀眼,

带着不容忽视、灼灼逼人的炙热光辉,用着所向披靡、横扫一切的耀眼自信,

就此,

一字一句,轻描淡写地说出“我姜瑟从来不信天命”这一句话!

瞬间,

惹得他心神几颤,笑意微僵——

不信,天命啊?

低低咀嚼着这一句话,

他只依旧下意识牵动着嘴角,却忽然有些笑不起来——

曾几何时,

他也是这般,咬着牙,含着血,用着颤抖破碎的声音,拼死也要说出“不信天命”几字!

可如今,十几载过去了,

天命依旧高高在上,他依旧苦苦挣扎于泥泞之中,

一如既往,不变分毫,

如同蝼蚁,如同蜉蝣,

天命只需轻飘飘勾勾手指,他便即刻灰飞烟灭、不存于世

何其,可笑!

何其,可叹呐

而正当他低垂着眼,眸色沉凝、自嘲暗叹之时,

此等灯火千重的喧嚣盛景,却忽而被毫无征兆、骤然响起的“嘭”然一声给打断了去

而待到他下意识地抬起眼,朝着声音传来处望去——

便见头顶苍穹之上,漆黑夜色之中,

此时此刻,竟有火树银花骤然绽放而开,一丛丛,一树树,光华流转,璀璨生辉,天花散落,姹紫嫣红,

刹那间,

照亮整个沉沉夜色,遍染万丈纯白雪色,

一时间,点碎流光,落星如雨,满目皆是一派繁华盛景。

“陌瑾,你看!好一场烟火美景啊!”

漫天烟火之下,

有眉目如画、秋水明瞳的少女,

此刻,正大睁着一双晶晶发亮的杏儿眼,伸出纤细白嫩的手指,满是兴奋地指着漫天繁华烟火,脆声开口道。

而此刻,

天际烟火绚烂,灼灼耀眼,繁华绝美如斯,

地下人声鼎沸,阵阵惊呼,一派喧嚣热闹,

然则,

他却是在这样极致繁华的喧嚣盛景之中,

倏而微垂了眸,长睫微颤,敛下其后那暗色沉凝、恍若幽潭的眼,其内深色似是愈发沉了两分

可此时此刻,却无人发觉,

那一双惊世绝艳的眸底深处,

那深不见底、不见天日之地,竟是一片荒芜死寂、黑白无声,没有丝毫的温暖与颜色。

漫天绚烂烟火之下,

他就这般,眉眼低垂,

无声无息,悄然轻叹:

“的确,很美。只可惜,烟花易冷,转瞬即逝”

话音落下,

掩在周遭的繁华喧嚣之中,如清风拂过,根本无从察觉

可出乎意料的是,

眼前的少女却仿佛生了顺风耳一般,就于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便倏而敏锐至极地转过眼来,

一双澄澈剔透、水水汪汪的杏儿眼依旧晶晶发亮、幼软无辜,

然则,

而今,却带着毋庸置疑的鲜明肯定,就此,干脆利落、斩钉截铁地直接出言否定了他:

“没有!才没有!”

说罢,

她更是全然转过身来,

不再望天际火树银花、绚烂绽放的漫天烟火,

而是一把拽上他的衣袖,就此,抿着唇,鼓着脸,也不知是在气愤些什么,

就此,

指着高悬于天际的那一轮清寒圆月,气鼓鼓地一戳一戳开口道:

“没错,烟火的确是转瞬即逝,刹那之间的美丽!”

“但是,陌瑾,你且抬头看看!”

“日月星辰,宇宙洪荒,灼灼繁华,亘古不变!”

“这世间,美丽而永恒的事物那么多,你又何需总是盯着这些短暂易逝的东西不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