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嗯,姜姑娘说的极是

第61章 第六十一章嗯,姜姑娘说的极是


望着眼前少女晶晶发亮、璨若星辰的眸子,望着她直直望来,执拗而笃定的眼神,

一时间,陌瑾不禁有些怔怔说不出话来

从小到大,

似乎,从来没人同他说过这样的话语,

他们总是带着或同情、或嫌恶、或窃喜、或轻蔑的眼神语气,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地提醒他,

他是个本该不存于世的存在,是个注定活不长久的命数,

这一副病恹恹的身子,不过是偷来一天算一天,所以,不该有所贪慕,不该有所妄念

而话说得多了,听得多了,

就连他自己也忍不住这样觉得——

不过是苟且偷生,不过是挣扎泥泞,

若不曾见过永恒,便不会羡艳永恒;若不曾见过光明,便不会向往光明;

若不曾关心在意,

那么,待到真的离开失去之时,便也不会哀伤难过。

可而今,

眼前的少女却是这般执拗而笃定地指着头顶圆月,眸子亮得如同天上寒星,

同他一字一字道“日月星辰,宇宙洪荒,灼灼繁华,亘古不变,这世间,美丽而永恒的事物那么多,何需总是盯着这些短暂易逝的东西不放?”

是啊,

日月星辰,宇宙洪荒,

灼灼繁华,亘古不变

时间久了,竟是连他自己都忘了,

他从小分明也是个不信天命之人,贪慕着永恒,向往着光明,怎么长大了,反而却只总盯着这些短暂易逝的东西不放了呢?

不知为何,

眼前之人似是凝眼盯了她许久,

久到姜瑟都有些面皮发热,怀疑自己是否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方才导致其如此异样,

故而,

她只默默地收回手,不动声色地揣回袖中,

随即,微抿了抿唇,便想着避开此人望来的视线

不过,

恰于其眼神飘忽着,犹豫要不要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重新转头去看烟花之际,

却忽然闻得身侧之人竟是倏而轻笑了一声,

笑声清浅,几不可闻,

却仿佛骤然挣脱了什么枷锁桎梏一般,连其后的尾音都似是较之先前更加轻松飞扬了几许。

漫天绽放的烟火之中,

那人只倏而低下头来,与之视线齐平,

随即,

于骤然拉近的距离之中,那人只直直望向她眸中,

一双墨色氤氲、积雪凝玉的眸子里,此刻,却似是被这漫天烟火点亮了一般,忽而有了不一样的光亮与色彩

而他勾唇轻笑,

倏而抬手,擦掉其露在外间的一小截晶莹剔透、雪白如玉下巴之上,不小心沾到的一点糖粉,

动作一触即离,清浅温柔的几乎让人来不及反应,

而后,

就此,微颔首,

噙着笑意,温声轻道:

“嗯,姜姑娘说的极是”

直到回到客栈之中,

姜瑟还依旧有些晕晕乎乎、想不明白,不懂陌瑾最后的反应是什么意思,

不过,

待到发觉在逛了一晚上的灯会之后,体内丹田灵海之中,已成功由炼气期二层突破至炼气期三层后,

姜瑟不由顿时什么纠结和想法都没有了,只喜滋滋地同陌瑾告了个别之后,便急吼吼地上楼验收成果去了

而许是因为先前灯会上,说到了不信天命,想到了从前的缘故,

待到夜里沉沉睡去后,姜瑟竟难得地梦见了那些久已忘却的幼时之事

说来与掌门师兄不同,

姜瑟并非是出身于那些个仙门世家,而是出生于凡俗世间的一个富商家庭。

只是,

若是她生而为男儿身,

想必,余生几十年,当是会生活得金尊玉贵、幸福无比,被人捧在手心里,如珠如玉、视若珍宝地对待着。

甚至于,

也许就不会有后头的这些个遭遇经历了。

可奈何,

投生在一个重男轻女,成婚近十载,都一心想生个儿子以巩固她的正妻地位的母亲腹中,

到头来,却又偏偏生作女儿身,

可想而知,日子也就不是那么的好过了

其实说实话,

现在想想,姜瑟也很能理解——

成婚近十载,眼看着自家那没良心的夫君,将貌美小妾一个接一个地往院子里纳,

而自己焦心挠肺,却久不得子,

好不容易肚子里终于有了动静,满含期待地盼了整整十月,生下来却是个皱皱巴巴的女孩儿。

故而,

满心失望、恨不得将这孩子塞回腹中重新生过一次的这位夫人,一个心情不虞之下,便狠下心肠,干出了偷偷换子之事——

趁着自家老爷出门行商未归,

使了重金,买通了身边稳婆,

又支使手下侍女偷溜出门,悄悄从一名农妇手中买了个刚刚生下不久、壮实肉乎的男孩儿,当作她新生之子。

而后,

这位夫人又生怕,自家夫君日后会察觉到自己的这般举措,

故而,为了日后长长久久的荣华富贵着想,

她便心一狠,十分斩草除根地,命人将这一皱皱巴巴、看上去就十分晦气的女孩儿远远扔在了西城小巷的阴暗沟渠里,

只期盼着,这个不该来此世间的孩儿,

会像阴暗沟渠里的那些个馊水污秽一般,于无人所见的角落,悄无声息地消失于这个世间,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她眼前

可惜,这个女孩儿却是命大,

到头来,竟被凑巧路过的一个老婆婆所救,用着稀米糊和野菜养着,倒也平平安安地长到了三岁。

然则,

只可惜,老婆婆年纪大了,

在姜瑟堪堪三岁之时,终是没能熬过那个格外寒冷的冬天,永远地闭上了眼

临了之时,她将姜瑟唤到床前,

用着满是皱纹、沟壑丛生的手,哆哆嗦嗦地从破旧的床地板下,摸出一个破旧的小木盒,

而木盒里,则用细棉布小心翼翼地包着一个小小的银质长命锁。

接着,

老婆婆只抬手摸了摸眼前小姑娘稀疏发黄的发揪揪,望着那一双乌黑发亮、清澈剔透的大眼睛,

满是慈爱地交待道:

“丫头,你是好人家的孩子,”

“这个长命锁还是婆婆捡到你时,放在你襁褓里的,想来,定是你爹娘不愿你受苦,才放了这么个值钱的东西在你旁边。”

“乖孩子,想来你爹娘也是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才舍得丢了你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儿。”

“你且将这长命锁好好收着,若是有一日,遇见你爹娘了,也好有个信物相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