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69章 第六十九章一碗阳春面

第69章 第六十九章一碗阳春面


此时此刻,

那人虽身在烟烧火燎的灶台间,伴着柴米油盐,笼在人间烟火里,却也依旧是出尘绝世、纤尘不染,

袅袅薄烟间,

仿佛依旧是那九重玉宇宫阙之上的谪仙,

霞姿月韵,淡若轻云,

身上白衣胜雪,纯净无暇,就连半丝焦黑烟烬都未曾沾染

而就在姜瑟靠在灶台旁,一面暗自欣赏,一面感慨不已之时,

一碗热腾腾的阳春面便已然出锅做好,

汤白莹泽,葱香浓郁,

摆在已然擦拭干净的小桌之上,其上,更还卧了一个金灿灿的、焦香扑鼻的煎蛋。

而那一冰肌玉骨、不染尘埃的天上谪仙人,

此刻,则站在烟火缭绕的灶台间,

低眉垂目,替她摆好碗筷,就此,墨眸微弯,露出一个温润如玉的弧度,温声唤道:

“姜姑娘,面好了”

“哇!好香啊陌瑾你也太厉害了吧!”

望着眼前飘香四溢、卖相极佳的阳春面,

“吃别人嘴短”的姜瑟,此刻,不由深深吸了一口空气中的香味,忙屁颠屁颠地跑来,于小桌前坐下,

就此,双眼晶晶发亮,甚是惊喜地赞叹道。

“尝尝,不知合不合你的口味”

望着小姑娘一脸喜不自胜、满是惊喜的模样,

陌瑾不禁也忍不住带上两分笑意来,就此,眉眼温润,浅笑而道。

而此时此刻,

早就饿的发慌、脑袋发晕的姜瑟,

此番,在陌瑾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便可谓是忙不迭地拿起了筷子,兴冲冲地夹起一筷子面条往嘴中塞去

不得不说,

陌瑾这手艺当真是极好,

所谓的“略懂两分厨艺”这一形容,着实是太过谦虚。

才一入口,

便只觉面条韧糯爽滑,鲜香爽口,

连带着浓郁的葱香,鲜浓的汤汁一起,

一时间,唯觉唇齿生香,回味无穷,让姜瑟忍不住好吃的眯起了眼。

被手中这一碗看似简单的阳春面的惊艳滋味给惊到的姜瑟,

此刻,不由瞬间瞪大了眼,

望着坐在对面、一脸云淡风轻、“深藏功与名”的陌瑾,就此,由衷的赞叹道:

“哇!这也太好吃了吧!”

然则,话音落下,

望着眼前颇有几分熟悉的阳春面,感受着嘴中亦是颇有几分熟悉的味道,

似是骤然想到了什么般,

原本还两眼晶晶发亮、吃的甚是欢喜的姜瑟,

此刻,不由倏而微垂了眼,

清灵如画的眉眼,而今,笼在那面上浮起的薄薄烟雾之后,竟有些望不清其中深藏的情绪

烟雾朦胧间,

只能闻得她的语调骤然低了下去,带着隐隐的怀念,与某些似乎更深的意味,

沉默良久之后,

倏而眉眼微敛,轻声叹道,

“仔细说来,这倒是我第二次吃阳春面呢”

“第二次吃阳春面?”

闻得此言,

本还温润含笑、垂眸静望的陌瑾,不由敏锐地察觉到了小姑娘此番话语情绪中的不对劲,

一时间,就如同被什么小虫于心底处骤然咬了一口一般,几分莫名情绪悄然涌上心头,

就此,倏而微紧了紧手心,小心轻声问道。

“是啊!”

不过,姜瑟向来不是个会沉溺在悲伤之中的人,

此番,语调低落不过一瞬,

她便已然敛去了所有不应有的情绪,重回一贯的生机勃勃、打也打不倒的模样,

就此,弯了弯眼,

一面若无其事地继续吃着碗中的面,一面开口道:

“仔细想想,”

“上一次吃到阳春面,那还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说起来,还是在我三岁生辰时,婆婆给我煮的,上面还放了两个鸡蛋呢!”

说罢,她还伸出两根手指来,

墨眸璀璨、眉眼弯弯,一脸骄傲炫耀地朝着陌瑾道。

然则,

不知为何,

眼前之人明明是笑着的一脸骄傲模样,

可此时此刻,却让人看了,竟莫名有些心头发酸

但,

此刻的姜瑟却是浑然不觉,

她只是回忆着往事,望着面前袅袅升起的薄雾,

长睫微敛,灯影摇曳,

就此,紧握着筷子,一面一口一口地,继续认真吃着碗中的面,一面若无其事般,自顾自地接着道:

“那时候,那碗阳春面可当真是极好吃啊!”

“蛋黄一口咬下去,都会鲜得流出来”

“哈,说来你可能不信,我当时可是连面汤都喝的干干净净,就连半根葱花都没剩下,就差把碗给舔了!”

说着,她顿了顿,

眼睫倏而微颤,如清风拂落的丁香,

良久,方才语调微沉,轻声叹道:

“现在回想起来,那可谓是我有生以来,吃过的最最好吃的东西了”

是啊,

当真是她有生之年,吃过的最最好吃的东西了

好吃到,

即便过了差不多一万年,

她仍能清楚地,回忆起当年那个味道

回忆起当时婆婆慈爱的眼神,

回忆起她小小一团,坐在有些摇晃的小桌前,乖乖捧着面碗,

婆婆则一面用着粗糙的手轻轻揉过她发顶,一面含笑小心嘱咐“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了”的模样

后来,

回忆泛黄,渐渐藏于记忆深处

那些在街头巷尾到处流浪,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被人打、被狗咬的日子里,

她几乎是小心翼翼地,守着心中的这一分温暖,

抱着这一丝丝的温暖与希冀,

一天一天地,

坚持着,等待着

等待着有一天,婆婆会回来,

会再牵着她的手,摇着蒲扇,在门口的那棵大树下,轻声与她讲着那些遥远好听的故事;

等待着有一天,她的亲生父母会出现在她眼前,

会抱抱她,揉揉她的头,就像街上的那些父母们一样,牵着她的手,给她一个家

等待着,

等待着,那些永远都不可能发生的事

后来,日子久了,

她也慢慢懂得了什么是妄想,什么是奢望

慢慢懂得了,

若是过分希冀那些不可能之事,最终,只会带来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而她,

若不去想,不去奢望,

便也就不会难过,不会失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