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气氛怎么怪怪的?

第72章 第七十二章气氛怎么怪怪的?


说罢,

她便挥了挥手,

带着璨然如春光的笑意,就此,步伐轻快地转身进了房间

而如此一来,

姜瑟也便未曾得知——

在这一处小小的悦来客栈里,于走廊摇曳昏黄的烛火之下,

那一积雪凝玉、出尘绝世之人,

此番,藏在如绸墨发里的白皙耳根,

就在那人的简单几句话中,于那人璨若星辰的眼神里,已是悄然红的彻底,艳色逼人

夜色寂寂,

悄然间,便已换了晨曦

一大清早醒来,

姜瑟便觉着,今日周围的气氛似是有些怪怪的。

不知为何,

今日一早,她便感觉,陌瑾这些手下似乎总在明里暗里地偷看她,且看她的眼神还都有些怪怪的。

虽都不带有什么恶意,

可每次看到她,及她与陌瑾在一处时,

眼中那几乎不容忽视、忽闪忽闪的异常光亮,却总看的她觉着心里莫名毛毛的

而更奇怪的是,

每次当她猛地扭过头去,想抓他们个正着,

他们总是无比敏锐地飞快避开视线,

随即,转而装作一副忙于他事的模样,眼神飘忽不定、欲盖弥彰,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飞快地从她跟前溜走

让她在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同时,又莫名的有些隐隐地不爽。

嘿,

咋了这是?

行啊,

就算你腿长跑的快,

有本事眼神别乱飘啊!有本事你别冲着你的小伙伴挤眼啊!

瞅瞅你们这挤眉弄眼、欲盖弥彰的模样,说没事简直是有鬼了!

不过当然了,

姜瑟也不是什么小心眼的人,

在发觉这些人虽偷看议论的频次多了些,却都不含什么恶意之后,

且她还特意用神识悄悄听了一番,

发现他们暗地里偷偷议论的,都是些什么——

“姜姑娘当真是厉害!”“姜姑娘简直是太威武了!”“我当时简直是小瞧了姜姑娘啊!”等等诸如此类之后,

姜瑟便也不再将此事太过放在心上了

咳咳,

不过当然,

她是绝对不会承认——

此番,她不多加理会,是因为发现他们都在夸她,方才如此的。

毕竟,

像她这么英明神武之人,

自然是觉着此事无伤大雅,方才未曾太过理会的。

咳咳,那个那个,

反正这些个偷看打量也没什么恶意,

更何况,当年在丹阳宗,自己一出门,被人盯着看的时候还少嘛,

故而,

现如今,这明里暗里,多偷看两次,对她也没什么影响嘛

不过,话虽如此,

待到中午用午膳时,姜瑟却发现——

一时不察之际,

陌瑾及手下的一行人,似是齐齐消失了一阵

而待到他们再出现之时,

便好似上午发生之事都是她的错觉一般,

一切又与先前一般别无二致,再也没了什么明里暗里偷看议论的情况。

这些手下们就好像突然被什么灵光洗涤了一般,

一时间,简直是正经的不能再正经,端正的不能再端正,

待到再望见她时,

那昂首挺胸,目不斜视的模样,简直让姜瑟忍不住怀疑上午自己见着的,怕都是些假的人哦!

当然了,

虽然看不看她,姜瑟都觉着无所谓,对她也没有什么大的影响,

但没了这些明里暗里的目光,姜瑟还是不得不承认,确实是自在闲适了两分

而又是半天的车马劳顿之后,

他们一行人,终是在未时前后,到达了临川渡口

此时此刻,

望着眼前奔腾不息、波澜壮阔的滨江,

姜瑟不由想起了她初来此异世时,半截身子都浸在水中的那一条浩瀚大江,

一时间,不禁忽而有些许感慨——

咳咳,

想当时,她还以为自己遇见了一只胆大包天,竟敢撞到自己跟前来的女鬼,还打算动手灭了它来着,

结果万万没想到,

那个长发胡乱扒拉在脸上、脸色冻的青白,随意跑出来吓人的“水中女鬼”,

到头来,竟是自己!

好在,

洗刷干净了之后,这一张脸长得还算过得去,

不然,

就姜瑟这么个“爱好美人”的暗里属性,

要是真顶着一张丑的像鬼的脸,一路修行、追求长生,活上个长长久久,只怕姜瑟还真有些撑不住

而此番,

正在姜瑟望着眼前奔腾不息的滨江,暗自感慨不已之时,

她却忽觉头顶一暗,

刹那间,一顶做工精致、粼粼生光的轻纱幕篱,倏而兜头罩了下来,就此,动作轻柔地准确戴在了她头上,

瞬间,便挡住了身周四侧的视野景象

姜瑟:“???”

嗯?

这是个什么情况?

察觉至此,

姜瑟不由忙捞起垂落眼前的温软轻纱,惑然眨了眨眼,就此,朝着一旁的陌瑾望去

而面对她的疑惑眼神,

此时此刻的陌瑾,却是目不斜视地静然望着眼前的奔腾大江,

这般望去,

端的是长身玉立,风华熠熠,

可谓是半点都看不出,方才伸手给她戴幕篱的人是他一般

那人一双鸦青如墨的眼睫,

此刻,则微颤了颤,就此,敛下墨玉眸中的细碎神采,

身后,三千如墨青丝则以一根素竹玉簪束住,凝滑如瀑般,静然垂落在侧,掩住了有些微发红的白皙耳根

江风呼啸间,

陌瑾这般云淡风轻、积雪凝玉的模样,好似与先前一贯所见,并无二致,

然则,此时此刻,

其掩在素白广袖之下的手,却是于无人所察之际,悄然握紧,借以掩住心中的几分微乱之意,

而后,只就此,微抿了抿唇,状似随意道:

“江边风大,戴着幕篱当是好些”

哦,这样啊

此时此刻,

听着耳畔呼呼作响、凛冽如刀的风声,

姜瑟不由暗点了点头,便也自然而然地接受了此种说法,就此,放下了手中的软滑轻纱来。

嗯,确实,

方才不觉得,

现在陌瑾这么一说,她方才发现——

这江畔的风确实是十分之大,且因着寒意未消的缘故,这迎面刮来的风就如同刀子一般,吹在脸上都觉着烈烈生疼。

而现如今,被这轻纱幕篱一挡,

原本凛冽如刀的寒风便瞬间温柔了下来,

就此,吹起垂落而下的软滑轻纱,不断起起伏伏,却半丝都未能伤及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