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哼!她才不羡慕呢!

第78章 第七十八章哼!她才不羡慕呢!


“那个,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在红着脸沉默了许久之后,

在这般近乎凝滞的莫名旖旎暧昧的氛围之中,

姜瑟终于是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而后,缓慢地眨了眨眼,

紧接着,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仿佛是为了表清白般,她只“嗖”地一下骤然举起手来,“咕嘟”一声咽了咽口水,

就此,十分之诚恳地开口道,

“我,我就是”

“因为看,看着很软的样子,就想摸一下下”

“就,就一下下”

话还未说完,

望着眼前之人愈发红的发烫的脸,以及面上红晕更是愈发往白皙脖颈之上蔓延的架势,

姜瑟不由忙闭紧了嘴,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

乖乖诶,

这样说,好像越抹越黑了

于是乎,

原本还算寒凉的江上夜晚,此番,就在二人的脸红发烫、心如擂鼓间,而悄然失去了寒冷江夜的意义,

于悄然蔓延的旖旎氛围之中,

二人只觉着,

今夜的气温似是过高了些,热的过分了些,

而红着一张发烫的脸,甚至于,就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几分,连心脏都跳的有些不正常了

好在,尴尬几息之后,

姜瑟终是重拾她应有的理智与淡然,就此,清咳一声,绷住不应有的情绪与纷乱心跳,

而后,捂着一张依旧发红发烫的脸,眼神飘忽地匆忙转移了话题,

就此,开口问道:

“对了,方,方才,你是在看什么?竟看的这般入神?”

而在这般近乎凝滞的紧张氛围之中,

借着这般强行转移话题的突破口,未免尴尬进一步延续,

陌瑾便也用着一张同样艳色逼人、红的发烫的脸,勉强平复了胸口慌乱的心跳,

就此,顺着其话回答道:

“嗯,在,在看甲板之上的那一对母子”

“甲板上的那一对母子?”

闻此,姜瑟不由眨了眨眼,下意识地循着他方才所望的方向,朝着下方甲板处望去——

果不其然,

只见甲板之上,

一头戴布巾、身着细棉的妇人,此刻,可谓正弯着腰,满脸慈爱地垂眸望着面前长得软糯可爱、肉乎乎的孩子,

一面小心替他轻拍顺着后背,一面柔声叮嘱道:

“说了让你慢些吃,又没人跟你抢,吃得这般急做什么?”

而那一肉肉乎乎、长得白白嫩嫩的孩童,

此刻,则捧着手中晶莹剔透、浓郁甜香的杏仁糕,如同一只小仓鼠般,腮帮子鼓鼓囊囊地几口吃完后,

便睁着一双清澈剔透的水汪汪大眼睛,满是憧憬地瞅着自家娘亲,

随即,

意犹未尽地小小咽了咽口水后,

便就此,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根肉乎乎的小手指来,奶声奶气地开口道:

“娘亲,这个糕糕好好吃,小宝还可以再吃一块吗?”

闻此,

那一头戴布巾的妇人不由哑然失笑,

伸出手捏了捏那一肉乎乎、白嫩嫩的小脸后,便从怀里摸出一个布包来,满是慈爱地开口道:

“当然可以,今日是小宝的生辰,娘亲特意买了一大包呢,想吃几块都可以。”

“哦耶!娘亲最最好啦!”

闻此,那一白白嫩嫩、肉乎乎的孩童不由顿时欢呼一声,满是兴奋地径直蹦了起来,

随即,

忙迈着小短腿,“蹬蹬”跑过去,伸出手抱住那一妇人,

就此,“吧唧”一声,甚是响亮地奶乎乎亲在妇人的脸上,笑的眉眼弯弯、甚是可爱,

紧接着,

再一次奶声奶气地强调道,

“娘亲最好啦!小宝最最喜欢娘亲了!”

江风瑟瑟,

孩童的笑声与轻悦话语,似是随着江风飘荡了很远很远

然则,

此时此刻,

甲板之上,明明是再温馨不过的场面,

于三层船舱之上,那正透过重重夜幕,望向此处的二人,

此番,却不由纷纷沉默了下来,而原本的几分旖旎暧昧,也不由顿时消散了个干干净净

对此,静默良久之后,

姜瑟不由眨了眨眼,强行挤掉眼眶中的几分热意,驱赶走盘桓在心中的几分涩意,

便就此,长呼一口气,

仰天望着夜幕星辰,若无其事地自我安慰道——

哈!

像她这么一个活了差不多一万年的老人家,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没遇到过,

难道,会羡慕这么一个毛都没长齐、屁大点的孩子嘛!

哈,哈,

她姜瑟!真的!

一!点!都!不!羡!慕!

是的,没错!

她姜瑟是没爹没娘!从小到大,甚至于到死为止,就连一句“娘亲”都没唤过。

可那又怎么样!

要知道,她还有师尊,师兄,还有丹阳宗那么多的师兄师姐、师叔、师伯呢!

若是一个个的加起来,就连一个山头都挤不下呢!

哼!

她姜瑟一点都不眼热,也一点都不羡慕呢!

于是乎,

一面这般自我安慰着,一面终于觉着心里好受许多,可以继续保持平常心地看下去的姜瑟,

此刻,可谓才刚一转眼,便瞥见了一旁陌瑾的神情

不知为何,

寒凉夜色里,

一向眉眼含笑、温润如玉的陌瑾,

此刻,脸上也没了一贯的温润浅淡笑意,

反而是薄唇紧抿,近乎出神般,静静望着甲板之上的那一对母子,默然不语

而那一双墨玉般的剔透眸子里,此刻,却好似笼着烟雨,

晦暗难明,沉凝如潭,

敛去了其中的星辉亮色,再不复三月江南的温暖柔色,

甚至于,

偶有几分缭绕的隐隐黯色深藏在眼底,

如越缠越紧的丝线,幽幽切切,挥之不去,连带着江风瑟瑟的寒夜都愈发凉寒了几分

更有甚者,

若是姜瑟没看错的话,

此时此刻,眼前之人望向甲板之上母子二人的眼神里,分明,还有几分暗藏的羡艳羡慕之意

羡慕?羡艳?

姜瑟眨了眨眼,

对于这忽然冒出来的直觉,她可谓向来深信不疑

故而,

她不由转头仔细望了望陌瑾,又转过去认真望了望甲板之人的那一对母子。

随即,

来回几次,认真思虑了一番之后,

便终是自以为了解到了其中的真相,揣测到了陌瑾的真实情绪。

于稍微犹豫了那么一小会儿之后,

她便终是小心翼翼地,试探性开口道:

“陌瑾,你,是不是,想吃杏仁糕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