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90章 第九十章撕,撕烂了?!!

第90章 第九十章撕,撕烂了?!!


“这怎么行呢!”

闻得此言,

姜瑟不由愈发蹙紧了眉头,

只毫不客气地直接坐到陌瑾身边来,就此,满是不赞同地开口道:

“江水里泡了一遭,你身上的衣裳都湿透了,这般的寒凉天气之下,若是不赶紧脱下来烘干,定会生病的!”

“还有,你自己的身子,难道自己不清楚吗?”

“你看看你身上都冷成什么样了,就跟寒冰似的,半丝暖意都没有!”

“故而,如此境况之下,你还在此纠结犹豫个什么,还不赶紧把衣裳脱下来烘干方是妥当。”

说罢,她蹙了蹙眉,

觉着陌瑾而今的身子状况,已然是再耽误不得,

故而,

不过微沉吟半瞬,

她便可谓是二话不说地直接上了手,

还未待陌瑾对此反应过来,

便见一双白白嫩嫩、柔若无骨般的小手,已然直奔陌瑾衣襟而去,就此,不容拒绝地直接拽住其外裳,用力往下一扯

不得不说,

面对方才陌瑾昏迷不醒、呼吸微弱的模样,

姜瑟着实是急过头了,生怕陌瑾他真的有个什么好歹。

故而,

此番,眼看着陌瑾语带拒绝的话音才刚落下,

一时心急之下,

她几乎都来不及想太多,

就连“男女授受不亲”的基本原则,都已然抛之脑后、忘了个一干二净,满脑子就只剩下“陌瑾他怎么就这么不听劝”一个念头,

只就此,

紧蹙着眉头,直接伸手拽住了其衣襟,

在其忙不迭伸手阻拦的动作之前,便已然是毫不犹豫地用力往下一扯

“嘶~”

空旷的山洞之内,

伴随着布料撕裂的声音骤然清晰响起,

瞬间,便唤回了姜瑟几乎抛到天外去的理智

此时此刻,

对上陌瑾近在咫尺、恍若墨玉一般,而今,更是因太过讶异而稍稍瞪大的眼睛,

以及,伴随着布料撕裂声音的响起,那毫不掩饰、大喇喇骤然出现在眼前的,一截形状完美、精致如玉的锁骨。

一时间,

姜瑟不由顿时呼吸一滞,猛地咽了咽口水,

随即,在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之后,耳尖及脸颊处,便瞬间红了个彻彻底底

!!!

嗷嗷嗷!

她干了什么!她都干了些什么?!!!

刹那间,

姜瑟只好似被火给烫到了般,“嗖”地一下,便骤然缩了回去,

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手捂着红得几乎滴血的脸颊,眼睛眨的飞快,只觉脑袋顶上都在“呼呼”地直冒烟

啊啊啊!

简直夭寿啊!

自己方才究竟在做什么!

她她她!她居然直接伸手扒了陌瑾的衣裳!

而且还因为太过用力,直接把人家衣裳给撕烂了!

是的,没错!

她居然,把人家的衣裳给,撕!烂!了!

此时此刻,

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都干了些什么人神共愤、天理不容之事的姜瑟,

几乎想就地挖个洞,掘吧掘吧,把自己给直接埋进去!

苍天呐!

大地呐!

赶紧来道雷劈死她吧!

她怎么就脑子发昏,干出这么恬不知耻、不带脑子的蠢事哦!

啊啊啊!

完了完了!

陌瑾肯定以为她是个乘人之危、□□熏心的流氓啊!

此时此刻,

姜瑟坐在火堆前,可谓一脸生无可恋,泪流满面——

呜呜呜,

别问,问就是十分后悔

尴尬,

死寂

在近乎凝滞一般的漫长静默之后,

在尴尬到姜瑟几乎想掘地三尺,将自己给埋进去的氛围之中,

望着眼前脸色爆红,低垂着头、紧捂着脸,仿佛煮熟了一般的小姑娘,

陌瑾不由眨了眨眼,

于怔愣良久之后,终是忍不住于眸中溢出一丝浅淡笑意来,

随即,

只伸手拢了拢衣襟,遮住乍现的如玉光景,

就此,眸光微敛,十分乖觉地伸出其白皙如玉、指节分明的手去,耳根微红地缓缓解开衣襟处的系带,轻道:

“嗯,我知道了”

“我,我不是故意要脱你衣裳的,”

“我,我只是想帮你把外裳烘干来着,”

“这个,那个湿衣裳一直穿在身上不好,你,你你千万不要误会!”

“我,我不是要对你意图不轨”

此时此刻,

姜瑟于猛咽了咽口水之后,

终是紧捂着红得几乎滴血的脸,也不敢回头去看陌瑾的表情,

只死死盯着眼前摇曳跳耀的火焰,结结巴巴、脸红心跳、头顶冒烟地慌乱解释道。

“嗯,我知道的……”

陌瑾抿了抿唇,

指尖攥着衣襟系带,

望着眼前冉冉火焰,愈发显得眸光潋滟,粼粼生波,

而一张白皙如玉、完美无暇的脸上,而今,苍白之色还未完全褪去,却已然是愈发红的艳色逼人……

但,

虽是耳根发红,忍不住心头漫上几分羞赧来,却也明白小姑娘此番的苦心,

故而,于静默稍许之后,

他便只微垂了眼,缓缓开始解起外裳来

一时间,

闻得身后窸窸窣窣的衣衫摩挲声响,

姜瑟不由愈发觉得脸红心跳、头顶冒烟、嘴中发干,心里的小人在止不住地捂着脸,疯狂狼嚎——

不不不!

你不知道!

一开始确实没觉得,

但现在反应过来之后,就哪儿哪儿都不对了啊!

你要是再这般模样下去,她只怕真的会忍不住狼性大发的啊啊啊!

而正当她捂着红得滴血、热得冒烟的脸,在心里强撑着理智,心脏蹦跶着疯狂狼嚎之时,

身后的窸窣响声,却是倏而顿了顿

随即,似是犹豫了稍许工夫,

终是有玉石般清润的声音,恍如清风倏而微拂过玉宇宫阙,好听的令人心头发颤,

就此,带着几分试探之意,以及不易察觉地隐隐羞赧之色,缓声轻道:

“那个,中,中衣便不脱了吧”

!!!

他说什么?!!!

中,中衣!!!

姜瑟——啊啊啊!!!疯了疯了!!!

闻得此言,

原本还只是脸色红得滴血的姜瑟,

而今,可谓瞬间便变成了沸腾烧开、咕噜咕噜直冒泡的一锅沸水,不仅是头顶之上,甚至于,就连耳朵都快冒了烟

刹那间,

她只“嗖”地一下骤然站起身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