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98章 第九十八章她原来竟是个这样的登徒子吗!

第98章 第九十八章她原来竟是个这样的登徒子吗!


这一觉,姜瑟可谓睡得极为深沉香甜,

好似有生以来,都从未曾睡得这般舒服过。

呼吸之间,

尽是温凉浅淡、水墨氤氲,伴着些许淡淡温醇药香的淡淡气息,

仿佛就此跌进了清冷雅致、翠松积雪的林间,

身周四侧,尽是如霜雪冷冽,如清泉澄澈的淡淡清香,丝丝缕缕,淡淡好闻的紧,

让她沉醉其中,几乎都不愿醒来

而她如今正靠着的“枕头”,则更是竟比她先前花大价钱买回来的寒玉天丝枕还要来的舒服,

温凉软滑,如玉润泽,

还透着淡淡的清冽香气,

拿脸往上蹭上一蹭,触感简直不要太好!

如今,

睡得早已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姜瑟,此番,于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之际,

还未曾完全睁开眼,便已立即在心里暗下决心——

啊!这也太舒服了吧!

不管了!

无论花多少灵石!她也一定要把这个‘枕头’给买回去!

对,还有这个熏香,也太太太好闻了吧!

不管了!买!全都给她买买买!分分钟打包好,送到她赤霓峰上去!

然则,

待到她一面这般想着,一面缓缓睁开眼来

于渐渐清晰的视线里,首先闯入视野范围之内的,

却是中衣领口处,微微露出来的一截弧度精致、完美无瑕的如玉锁骨,

略微往上,则是一段莹泽如玉、恍若霜雪的修长脖颈,

而再往上,则是某人惊世绝艳、积雪凝玉的下颌轮廓

“咕噜”一声,

待到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眼前之人是谁之后,

一时间,

姜瑟不由猛地咽了咽口水,为这般忽然放大在眼前、近在咫尺的惊人美色,而惊颤的心肝儿狂跳,

脸上温度瞬间飙升,耳尖也顿时红得滴血,

整个人都忍不住看的两眼发直,连眼睛都忘了眨

我滴个乖乖啊!

这般突如其来的盛世美颜暴击,也太太太惊人了吧!

要知道,她这才刚刚睡起来,突然这样,心脏着实有些承受不住啊!

此时此刻,

她几乎是一动也不敢动地乖乖靠在陌瑾的颈窝间,努力将呼吸放缓,装作还未睡醒的模样,

然则,

实际上,却是大睁着一双湿漉漉、水汪汪的杏眼,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人精致完美、积雪凝玉的下颌轮廓,心脏开始止不住地疯狂乱跳起来——

完了完了!

她想要轻薄陌瑾的心,肯定被陌瑾他发现了!

昨夜她大概是睡得迷糊了,

半梦半醒之间,竟是直接依着本能意愿,窝进了陌瑾的颈窝之中,

且更有甚者,

她还以为是靠着了什么质地上佳的舒适枕头,故而,这一个晚上,可谓是来来回回地拿着脸蹭了又蹭,蹭了又蹭

甚至于,

若不是她当时还记着要给陌瑾输送丹火灵力,她只怕是都要直接上手去抱了!

回想起昨夜的场景,

姜瑟心里的小人不由顿时泪流满面、捂脸狂嚎——

苍天呐!大地呐!

她可谓是怎么也想不到,她这看似正义凛然、端方持重的皮囊下,藏着的,竟是这样的一副登徒子本性啊!

一夕之间,简直是泪流满面,世界崩塌啊!

摔!!!

是的,她承认,

她虽然觊觎陌瑾的美色许久,喜欢同他待在一块,偶尔也会想牵牵小手,扯扯衣角,占点小便宜什么的,

但怎么样也不会想到,她实际上竟是个这样的人啊!

一旦失去了理智的控制,

她便暴露本性,遵循着潜意识的指引,直接靠到人家怀里去了啊!!!

还有

待到余光不小心瞥见二人十指相扣的手时,

姜瑟的心里则更是崩溃了——

完了完了!

不得不说,此番,她这占便宜占的着实是有些过分了!

若只是单纯握着手心输送灵力,她还能勉强找个正当理由解释,

然则,现如今,她她她,她却不仅仅是牵手啊,而乃是与陌瑾十指相扣、指尖相缠啊啊啊!

像这样亲密缱绻的牵手姿势!

要说她心里没有鬼,谁会相信啊!!!

而正当姜瑟满心崩溃,暗自吐槽着自己原来,竟乃是个这样“人面兽心”、“表里不一”的大色狼之际,

强撑着精神,虚虚拥着怀里的小姑娘、一夜未曾睡着的陌瑾,

此刻,不由敏锐地察觉到,脖颈间,似是有一道灼人的视线直直朝他望来

紧张慌乱间,

他不由长睫一颤,匆匆收回与小姑娘十指相扣的手,

转而敛了敛眸,喉结滚动,悄悄咽了咽口水,

就此,勉强控制住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跳,好似若无其事一般,装作镇静的模样,微低下头,轻声问道:

“醒了?”

一时间,

察觉到手中骤然一空,

那人指节分明、修长如玉的手仿佛避之不及一般,瞬间挪了开去,

姜瑟心里,那原本还在不断后悔嚎叫、蹦跶着来回吐槽的小人,不由瞬间便止了声,住了嘴

而本还慌乱狂跳、热得滚烫的一颗心脏,

此番,也只好似“吧唧”一下,便被骤然扔进了雪水中,冰凉冷意瞬间兜头而下,

涩涩麻麻,如细密针扎般,莫名的竟有些难受——

啊,

果然如此啊!

这是,生气了吧

想来,

她想要轻薄陌瑾的心思,确实被他给发现了。

故而,现如今,待到发觉她醒过来了之后,便立即是牵都不想给她牵,直接就把手挪开了。

思及至此,

她张了张嘴,似是想要开口解释——

那个

可否听她解释一句,

那个,其实,她并不是一个随意轻薄他人的登徒子来着。

过往的近万年岁月里,

因着小时候的经历,事实上,她都不怎么喜欢与旁人的肢体接触,

只是,在面对陌瑾时,她才偶尔会有这种想法,想挪近一些,再挪近一些

从始至终,

她其实,只独独想过牵他一人的手而已啊

然则,

于下意识握了握突然空落下来的手心之后,

她却忽然不知该如何开口了,良久,方才微敛了敛眸,掩去眸中一闪而过的失落,

就此,重新弯了弯眼,染上笑意,装作若无其事地抬头开口道:

“嗯,醒啦!”

然则,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