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说好的病弱美人竟然是 > 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章别睡,我害怕

第107章 第一百零七章别睡,我害怕


来不及思量其他,

此时此刻,

她只一面不管不顾地拿出乾坤袋中剩下的回元丹药与药剂,一股脑地全往陌瑾嘴里塞,

一面红着眼睛,朝着半点都不在意自己身体的此人吼道:

“不是让你好好待在山洞里吗,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还有,你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不过斩出一剑而已,竟会变成这样?”

而待到以灵力大致探查一番后,她不由更是急了:

“这是怎么回事?”

“你现在筋脉血气全都乱了知不知道!就连我的回元丹都止不住!”

“而且,更是还有一股不知名的雄浑力量,在你体内疯狂乱窜,全然不管撞破的是腑脏,还是筋脉,还是骨骼!”

“再这样下去,你知不知道是什么后果!”

“我知道。”

面对小姑娘通红着眼睛、不管不顾的质问,

陌瑾只无奈轻叹了口气,就此,微抬了抬指尖,冰凉如霜雪寒玉的手指,轻轻覆上小姑娘红通通的眼,

动作温柔而仔细,带着悄然无声的淡淡安抚之意,

如同轻拂而过的风,如同轻落而下的雪,

瞬间,便抚平了小姑娘汹涌起伏的情绪

此时此刻,

于小姑娘看不见的那一片温柔平静之下,

那人唇边鲜血潺潺,内里筋脉全乱,

脏腑碎裂,血脉皆断,

巨大的翻覆痛楚之下,就连指尖都在抑制不住地微微颤抖

然则,即便如此,

他却依旧带着清浅如云的温柔安抚之意,认真凝望着眼前的小姑娘,音色温润,如轻拂过耳畔的风,如氤氲淡薄的雾,

就此,轻声而道:

“别怕,我无事,”

“不过是反噬而已,过段时间便会好了。”

“乖,”

他眉眼温润,音色依旧清润如水,

然则,长长鸦青睫羽却已然开始抑制不住地悄然微阖,

而原本轻覆在小姑娘眼上的修长如玉手指,而今,也仿佛失去了力道一般,就此,渐渐滑落而下

气息渐弱声里,

只能闻得那人愈发轻如呢喃的温声轻语,

“别怕,我无事,我只是有些困了,稍稍睡一会儿”

“你别睡!你不许睡!”

此时此刻,还未待陌瑾将话说完,

姜瑟便已然是慌忙一把紧紧握住那人滑落而下的手,

似是瞬间勾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只红着眼睛,连指尖都在抖,几乎是冲着他直接吼出的这一句话!

不许睡!

绝对不可以睡过去!

这一句话她太熟悉了,

熟悉到已然过了近万年,她都能清楚地想起婆婆当年说这一句话的模样——

想起那个格外寒冷漫长的冬天里,

婆婆也是这样同她道:“囡囡乖,婆婆睡一会,睡醒了病就好了”

可是没有

婆婆是骗子,是大骗子!

她睡过去了,就再也没有醒过来,

即便她最疼爱的囡囡被赶出家门,

被推倒在地,被打的遍体鳞伤,被人骂是没爹没娘的小畜生,成了个要跟野狗抢东西吃的小乞丐,

她都没有再醒过来

故而,

小时候的姜瑟傻,会被骗,

可长大后的姜瑟可不傻,她才不会被陌瑾这一句话给骗到。

现如今,他身上气息都快微弱的察觉不到了,唇边的血怎么样擦也擦不完,

他居然还敢装作淡然无事的模样,

骗她说只是困了,要睡一会

怎么可以睡一会!

以为她不清楚吗!

他要是真的睡过去了,就不会再醒过来了,

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陌瑾,你别睡,你醒着同我说说话好不好?”

此时此刻,姜瑟几乎是用尽全力地紧紧握着那一只手,不让它就此滑落下去,

从来刀枪不入、将自己好生裹的跟个刺猬似的姜瑟,

此刻,终是忍不住地显露出几分脆弱来,

她弯着脖颈,一眨也不敢眨地望着眼前之人,

全身上下都颤抖的厉害,身形单薄纤细的仿佛轻轻一折便能折断,

然则,却全然顾及不上如此,只近乎执拗地一遍一遍开口道:

“陌瑾,你别睡,你别睡好不好?”

然则,

望着那人轻颔了颔首,努力撑着却依旧止不住地渐渐阖上的眼,

姜瑟不由觉着眼眶里热的厉害,

似乎,终是有什么晶莹滚烫的东西突然砸落而下,就此,砸在那人积雪凝玉、惊世绝艳的脸上,晕出小小一个晶莹水花,

而她也终是那人渐渐微弱下去的呼吸声中,

忍不住带上几丝哭腔,开口道:

“你别睡,我,我害怕”

是啊,害怕

她从未曾想过,

原来,自己也会说出这样的言语,

可,她是真的害怕啊,从来,从来都没有这般害怕过

害怕曾经的一切,再次在她眼前重演;

害怕陌瑾和婆婆一样,再也不会睁开眼,哪怕看她一眼;

害怕眼前的修长如玉、恍若玉雕一般,好看到不可思议的这一双手,

最终,也会染上死亡的晦暗气息,

变得冰冷僵硬,变得毫无温度,埋没进暗无天日的土壤之中;

害怕这个世间,

又只剩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所有人都会抛下她远去,所有人都会丢下她一个人,

她那生了她却不养她的爹娘是如此,婆婆是如此,而今,就连陌瑾也要丢下她了。

然则,似是察觉到了小姑娘的情绪,

渐止的萧瑟风声间,

却隐隐约约,有那人几不可闻的轻轻低语声响起,渐渐微弱,如同呢喃,却依旧温柔的令人心颤:

“乖,别怕。”

“我在”

是啊,

别怕,他在

小姑娘的眼泪太过滚烫,

他不敢把她一个人丢在这儿,不敢轻易去死,也不敢轻易离开。

幼时的他,

一个人在那空空荡荡的冰凉房间里,总是会忍不住害怕,

每日每夜,每分每秒,

都那般的孤独漫长,那般的万籁俱寂、悄无声息,

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荒芜寒凉、孤单死寂的令人心惊。

故而,

他太明白这种感觉了,

也太明白小姑娘颤动眼神里的意味了。

所以,

无论如何,他都会守在她的身边,

无论如何,也不敢这般轻易死去,

这种滋味他尝的太多,

而今,不敢也舍不得让他的小姑娘也经历一遍这样的痛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