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都市之狂婿战神 > 第47章 你竟然是大宗师?

第47章 你竟然是大宗师?


其实大家很清楚,昨日傅家养子叶锋将江家大少打伤打断五根手指头,今日雷家方面突然请出这江家长老高手,显然是存着报仇的心思。

傅深自然也知道,但他同样知道,他已没有退路。

“是你,就是你打死我义父,去年同一天,同样是在这个擂台之上!”傅深咬牙,一字字怒吼。

那江家老者背负着双手,冷笑道:“不错是我,你是不是想报仇?”

傅深紧咬着牙跟,吼道:“今日,哪怕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此时主持人摆手,喊道:“既然两位已经准备好了,那这第一场会武比斗,现在开始!”

他的话音刚落下,江家这名老者,江别鹤就动了,外劲九段的高手,出手速度风驰电掣。

尽管傅深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仍旧还是没能够反应过来。

砰的一声!

傅深下巴被一拳击中,整个人当即往后倒下。

江别鹤一计肘拳,轰在傅深小腹,当场使得他整个人犹如虾米似的缩回身子。

然而这还远远不够,江别鹤显然已经是动了杀心,而且根本不给对方开口认输求饶的机会。

再次碰的声响!

江别鹤一脚横扫,直接将傅深给扫倒在地,嘴角已有血迹喷出。

下方众人静静看着,心中不免有些感慨,因为这一幕跟去年那一场是何等的相似。

去年傅家傅左明与雷家比斗,同样也是被这江别鹤用几乎差不多的招式给活活打死。

三招,仅仅只是三招,当初傅左明就直接断气,甚至连开口认输的机会都没有!

现如今,他的义子傅深同样遭受如此待遇,只不过这傅深似乎身子骨更硬朗,三招之后竟然还没有死。

傅深口吐鲜血,但仍在挣扎着,想要爬起来!

傅紫看到这里,眼睛已经充血,大声嘶吼道:“二哥快……快点认输啊,快点马上认输,要不然你真的就会死的,直接认输,不要做傻事!”

“认输,不可能,即便是死,我也绝不可能认输!”傅深踉跄着身子从地上爬起来。

江别鹤冷笑道:“似乎还有点骨气?不过……”

说到这里,他直接一拳轰出去,傅深再次轰然倒地,直接爬在了地上。

江别鹤一步步走过去,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一字字道:“一条爬虫,竟然也妄想与我江家抗衡?去年你义父是不自量力,今年你则是愚蠢无知!”

江别鹤说完,直接一脚踩在了傅深的手掌心,然后一点点用力,几乎要将傅深的五根手指给踩碎。

傅深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个血人,这时候仍旧还在不停地挣扎。

忽然间,他猛然暴起,一口咬在了江别鹤的大腿上,硬生生咬下一大块肉来。

“啊……”江别鹤痛得仰天怒吼,直接一脚将傅深给踢下了擂台。

“死……我要死你,我要杀了你!”江别鹤一张脸痛得扭曲,简单包扎之后直接朝傅深冲过来。

此时傅深早已经昏死过去,浑身已经是个血人,生死不明。

傅左行傅文华一家子看到这里,全都无动于衷,脸上表情冷漠得可怕。

傅紫冲过去,挡在了傅深跟前,喝道:“住手,你不能杀他,你凭什么杀他?”

江别鹤怒吼:“凭什么,就凭我姓江,你这娘们给老子滚开,否则我连你一起杀!”

傅紫丝毫没有退让,已然拉开架势,打算同归于尽。

江天龙忽然高声喊道:“六叔,这娘们是我看中的,留她一条命,制服她交给我,由我来惩治她!”

“也好!”江别鹤沉声一喝,就要冲过来。

“住手!”便在此时,武馆大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道愤怒到了极点的怒喝之声。

众人寻声望去,然后就看到一名跛脚的女子,推着一张钢铁制作成的轮椅,缓缓的从外面走进来,两人的身后,则是跟着一名犹如金刚似的黑衣人。

轮椅上的这个年轻人,其实年纪并不算他,也就二十三四岁左右,寸头面部轮廓棱角分明,看起来并不像当下盛行的奶油小生的帅气,而是阳刚的俊美。

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此刻犹如一柄钢刀,一柄已经出鞘的钢刀!

这个轮椅上的年轻人,不是别人,当然就是叶锋!

江天龙当即大喊起来:“六叔,他就是傅家的那个养子,昨天晚上就是他拧断我五根手指!”

江别鹤猛然抬头盯着叶锋,一字字道:“就是你打伤的我侄子?”

叶锋没有回答他,也没有看周围这些人,他径直推动轮椅过去,来到了傅深的跟前,而后俯下身子前后查探一翻。

傅紫早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三哥,就是眼前这个人打得二哥,就是他,去年今日,义父也是被他给打死的!”

叶锋这才猛然抬头,瞪了江别鹤一眼,眼神已涌现出了浓浓的杀意。

只是目前,傅深的伤势实在太重,叶锋必须要尽快先救下他。

“三哥,二哥的伤势怎么样,他还有没有救?”傅紫问道。

“放心,二哥虽然伤得中,但有我在场,他性命无忧!”

叶锋在说话的时候,按在傅深心口上的右手掌,悄悄渡了一道内力进去,护住了对方的心脉。

“江都神医门门主,可否在场?”叶锋忽然怒声大喊。

之前在来的时候,副门主罗可雀就已经说过,这神医门主为了讨好江家,已经早早陪同来到了现场。

“老夫在此,阁下找我何事?”突然间一名身穿紫色华丽长衫的老者迈步出来。

“找你何事?这人伤成这般模样,你说找你何事?”

叶锋冷哼,盯着他一字字道:“神医门创立宗旨,救死扶伤,医尽世间苦难伤者,难不成你不知道?”

神医门主祁天門冷声哼道:“神医门规,老夫作为门主,自然比谁都要清楚,不过我神医门也不是什么慈善机构,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会去救的!”

说到这里,祁天門一声冷笑,瞥着叶锋道:“你又是何许人也,凭你也配质问我的行为举止?”

叶锋笑了,盯着他一字字道:“我的身份,凭你还不配知道,我只要你知道的是,刚才你不及时出面救治伤者,已经是犯了门规,现在再不出手救治我二哥,我废你神医门主之位。”

“废我神医门主之位?”

祁天門一愣,旋后哈哈大笑起来,好似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实在是狂妄无知,凭你也妄想废我门主之位,你一个断腿的残废,傅家的养子,你是不是以为自己是神医总门主。”

叶锋不再与他废话,转头对洪青烟道:“刚才忘记问,马上联系洪天明,让他通知罗可雀,务必带上疗伤的药物,第一时间赶往此地!”

祁天門冷笑道:“副门主罗可雀什么身份地位,他能够听你的吩咐?”

叶锋已经懒得搭理他,当然现在还不是找他算账的时候。

“江别鹤?去年就是你杀的我义父?”叶锋缓缓转过头,如刀锋一般的目光瞪向对方。

江别鹤瞬间感觉到了一股沉重的压力,不过转瞬间她就笑了,心想不过只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废,更何况今日,江家还有另外一尊半步宗师大高手坐镇,他怕什么?

“不错,傅左明确实是我杀的,那是他擂台较量技不如人,你小子又能奈我何!”江别鹤冷笑。

“很好,既然如此,你可以去死了!”叶锋点点头,缓缓吐出两个字:“十七!”

话音落下,十七的人就犹如猛虎般扑了过去,如风一般迅捷。

“不好!”江别鹤内心一沉,心知遇上了高手,下意识就想要后退。

只是就凭他又怎么可能闪避得了,一下就被十七给捏住了脖子。

“三哥,救我……”江别鹤只来得及喊出这两个字,脖子就被拧断,很快整个人就犹如烂泥般倒在了地上。

“放肆,给我住手!”武馆当中好似晴天霹雳般炸响。

那名坐在擂台边缘的江家半步大宗师高手,猛然间吐气开声,只是他到底只是半步宗师,根本就做不到内劲外放,自然也没能耐阻止。

“死了……六叔竟然死了,六叔他被人杀死了,三爷爷,六叔被这家伙给杀死!”江天龙嘶吼着。

“胆敢杀我江家之人,反了你了!”

这位江家三爷爷江有鹤一声怒吼,整个人高高掠起,朝着叶锋扑过去。

叶锋还是坐在轮椅上岿然不动,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未曾有过变化。

十七一闪,挡在了叶锋跟前,而后一拳轰出。

江有鹤下意识出拳,两拳相对,拳锋交错。

砰的一声巨响!

江有鹤直接就犹如断线风筝般被打飞出去,随后接连撞翻了后边几张椅子,整个人当场口吐鲜血,右手也已经耷拉下来,显然已经断了。

“你……你竟然……竟然一拳打退了我,打断了我的胳膊?”

江有鹤面露骇然之色,无比惊恐的盯着十七,一字字道:“你是大宗师,你竟然是内劲大宗师?”

在场所有人听到这句话,脸上全都露出了震惊之色,纷纷转头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了十七。

十七还是没有开口,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他的话向来不多,通常只有叶锋吩咐的时候,他才会有所表示。

喜欢都市之狂婿战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