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都市之狂婿战神 > 第48章 这个上门女婿,真狂!

第48章 这个上门女婿,真狂!


江有鹤面色惨淡,再也不敢上前。

一名半步宗师虽然厉害,但是面对真正的大宗师,也照样是被一招秒杀的下场。

“原来,这傅家义子身边竟然跟着一名大宗师,难怪他这段时间敢如此嚣张!”龙少武感叹。

“我想起来了,前段时间打断雷家雷在岩手臂的,似乎也是这个家伙吧,还有楚家,这段时间闹的江都满城风雨的,全都是这个洪家的上门女婿!”

“这个上门女婿,还当真是狂啊,简直就是狂婿!”

周围众人窃窃私语,这时候看向叶锋的表情不由得变了,毕竟身边跟着一名大宗师,确实已经是非同小可。

就拿江都三大古老家族来说,雷家与傅家都没有大宗师,也就只有龙家底蕴稍微深厚一些,但也仅只有一名宗师,也就是当今龙家的家主,同时也是江都武盟的盟主。

“不过,他到底是坐轮椅的残废,身边跟着一名大宗师是厉害,但终究只是一个,江南行省江家就不一样了,仅大宗师就足足有三位之多,这小子不会以为,凭借这就可以与江家抗衡了吧?”

龙家的龙音阁撇撇嘴,冷笑道:“还有,他这段时间搅得咱们江都满城风雨,行为作风简直狂风至极,这洪家的狂婿,丝毫没有将咱们爷爷这个江都武盟之主放眼里!”

龙少功点头说道:“不错,爷爷现还在闭关,等他出关,定然不会坐视不管,毕竟江都武盟,有维护江都武道界和平和谐的责任和义务!”

叶锋懒得理会龙家三兄妹的窃窃私语,这三个纨绔子弟,他还还不至于跟他们一般见识,一切等那位出关再说。

这时候,罗可雀带着几个人,拎着个药箱急忙忙从外面冲了进来。

罗可雀没有功夫多看其他人,而是径直来到了叶锋的跟前,因为刚才在来的路上,他已经了解了事情的大致情况。

“叶先生放心,在下定当竭尽全力,救治傅深先生!”罗可雀冲着叶锋弯腰拱手。

“那就有劳了!”叶锋摆摆手。

罗可雀不再迟疑,转身走到仍旧昏迷不醒的傅深跟前,而后打开药箱,连同两名助理开始救治起来。

期间神医门主祁天門有好几次想要上前询问罗可雀具体什么情况,因为他发现罗可雀对这个坐轮椅的年轻人,态度竟然很不一般,只是眼下的形势,他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住。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想节外生枝,殊不知这已经是他最后的机会,因为他的犹豫不前,彻底断送前程。

江有鹤咬咬牙,怒喝道:“姓叶的,还真想不到,你这坐轮椅的残废,竟然还能请来大宗师,你这个洪家上门女婿,倒是有些能耐和手段!”

说到这里,江有鹤吐出一口气,沉声道:“不过你以为,凭这点就能够抗衡我江南江家,不怕告诉你,你如今已经彻底得罪了江家,你已经离死不远了。”

叶锋笑了,道:“我也实在想不到,直到现在你还敢在我面前蹦跶?一个小小的江家,还真以为是帝都大门阀?在我叶锋眼里,你江家不过是蝼蚁!”

“十七,废他双腿!”

“还有江天龙,竟敢打我妹妹的注意,废掉他第三条腿,让他这辈子不能再碰女人!”

“另外还有雷家,胆敢勾结江家,害死我义父,废掉雷家家主四肢!”

叶锋一声令下,十七再次动了,犹如猛虎下山般扑出。

江有鹤根本就躲不掉,当场就被废掉了双腿,还有江天龙,眼看不对想要夺门而逃,只是刚跑到门口就已被抓住,然后他中间的那条腿,连同那两颗蛋,直接就被废掉。

做完这一切,十七没有任何停留,再次扑向了雷家的家主,以杀伐果断的姿态废掉了雷家家主的四肢!

在场没有人敢出面阻拦,也没有人有这个能耐阻拦,所有人都被吓傻了,噤若寒蝉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就连龙家三姐妹,这时候同样都是屁不敢再放一个。

整个过程中,叶锋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他堂堂一代北境王者,见惯了千军万马的厮杀,眼前这等场面,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微不足道。

叶锋转头,看向罗可雀道:“我二哥如何?”

罗可雀道:“万幸,刚才有人替他护住了心脉,我已经替他上了最好的金疮药止住了伤口,如今已经脱离了危险,已经没有性命之忧了,只需安静调养一段时间便可恢复。”

虽然没有明说,但罗可雀心里却是清楚,想要护住心脉谈何容易,这必须得是大宗师出手,而且还是高阶大宗师,必须能做到内劲离体,而且还得要对自身内劲拥有非常纯属的掌控,才敢这么做。

否则一个控制不好,直接就会损伤病人的心脉,到时候便是一命呜呼的下场!

罗可雀尽管不是大宗师,但他也看得出来,那个叫十七的,虽然是也大宗师,但对于自身气劲内力的掌控,远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所以不用说,定然又是眼前这个坐在轮椅的年轻人出的手。

叶锋微微点头,道:“有劳罗先生了。”

罗可雀连忙起身,拱手道:“叶先生客气了,不过是举手之劳,能够为叶先生效劳,那是在下的荣幸!”

祁天門看到这陡然瞪大眼睛,他有点不敢相信,想来心高气傲的神医门副门主,此刻竟然会对这个坐轮椅的家伙,如此的恭敬,甚至是敬畏?

祁天門想了想,不得不走过去,问道:“罗先生,原来你与这位叶先生先前认识?”

罗可雀微笑道:“回门主,先前并不曾认识,也是今天刚有一面之缘。”

“那为何……”祁天門终于问出了心里的困惑。

罗可雀清楚今天的形势,也知道门主想来是倾向江南行省江家,因为对方想更进一步,想要升到江南行省神医门,所以他没有多说,只是呵呵笑道:“我与叶先生也仅是一面之缘,不过叶先生的艺术令我很是折服。”

说到这里,罗可雀就闭上嘴巴,收拾药箱然后退到了一旁,眼下的江都已经够乱了,反正他是不想再掺和进来。

祁天門愣了愣,接着又看了看叶锋,终究是拉不下这张老脸来。

当然祁天門之所以不肯低头,最大的原因还在于江家,江南行省江家底蕴深厚,不仅拥有三名大宗师,甚至在南境那边也都有人脉关系。

要知道南境管控南方七八个行省,而南境除了那位王者之外,下面便是四位统领,十二位镇主,而江南行省江家,在十五年前可是出过一位统领的,由此可见这江家的势力之恐怖!

所以祁天門断定,这个坐轮椅的家伙,即便背后拥有一名大宗师,也断然不可能与江家抗衡,所以这个时候他更要抱紧江家的大腿。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既然都带了药,还不赶紧过去给江家的人疗伤!”

祁天門反应过来,挥手向神医门几名弟子训斥,那几人当然不敢反抗,又急忙忙朝着江有鹤江天龙他们奔过去。

罗可雀看到这里,暗暗摇头叹息,同时心想,你祁天門好歹也是神医门门主,竟然猪油蒙了心,连真正的大人物,都看不透,怕是接下来要有祸事呀。

叶锋则是缓缓眯上了眼,不过暂时懒得理会祁天門这个墙头草,转头道:“罗先生可曾带了担架过来?”

“回叶先生,自然是带来的,我这就叫人,将傅先生搬上担架,送回傅家去!”

“那就有劳了,你很不错,吾看好你!”叶锋说完这句话微微挥手,洪青烟醒悟过来,推动轮椅离开。

只是叶锋等人上车完全离开武馆,压抑的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龙少武率先冷哼道:“这个洪家上门女婿,实在是太狂了,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龙少功也冷哼道:“他一个人,将江都豪门搅得天翻地覆,根本就不把江都武道界放在眼里,不行这件事必须要禀告爷爷,他老人家作为江都盟主,必须要出面,镇压了此子!”

“若不镇压这个洪家女婿,只怕江都武道界就永远抬不起头了,爷爷知道了也断不会坐视不理的!”龙音阁哼道。

这时候,江有鹤已经从昏迷中清醒过来,其实他刚才并没昏迷,而是假装昏死过去,因为他实在害怕对方下杀手。

“叶锋,洪家上门女婿,一个坐轮椅的残废,断我双腿,辱我江家,此仇不共戴天,必须要用你的血,来洗刷我江家今日所受的耻辱!”江有鹤仰天嘶吼。

至于雷家之人,此时已经连屁都不敢放一个,因为到了这等程度,已经不是他们所能参与的了。

傅青傅文华早已经被吓傻了,这时才缓过神来,拉了拉同样处在失神状态的傅左行衣角,低声道:“爸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嘘……别说话,快走,现在马上走!”傅左行说完拔腿就跑,连自己的儿子女儿都不顾了,生怕江家雷家反应过来,直接找他们算账。

直至完全走出武馆,傅左行才长长吐出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爸,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做?叶锋这个养子,似乎有些厉害,咱们要不要现在马上去找他,跟他修复好关系?”傅文华坐进车里后问道。

“找他修复关系?你怕是脑子进水了吧?”傅左行当头冷喝:“难不成你还看不懂今天的形势,那姓叶的小子把事情闹得这么大,他离死不远了,你以为江家会放过他?”

傅青点点头道:“对,爸说得对,这时候咱们非但不能跟他修复关系,反而是要彻底撇清关系,必须马上给江家发信息,说我们早已将那姓叶的逐出傅家,今日这事跟我们半点关系都没有!”

“对,就应该这么做,要不然,咱们傅家,早晚要被这个姓叶的残废给连累!”

喜欢都市之狂婿战神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