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吕布之雄图霸业 > 第45章 王越(求推荐票)

第45章 王越(求推荐票)


  “微寒之士王越前来求见将军。”

  瞬间刚刚踏入大门后的中年男子一脸恭敬的一施礼,吕布猛然一惊,一脸不敢置信的望着眼前之人,仿佛耳朵听错了般。

  “王越!难道你就是剑圣王越?”此时的吕布再也忍不住兴奋的神色,直勾勾的盯着眼前之人,手中的竹简更是放下。

  瞬间听到吕布口中之言后,王越心中的担忧彻底放下了,一股曾经的骄傲渐渐浮现在身上。

  “剑圣之称不过是世人吹捧,当不得真。”

  看着眼前平淡无奇,却处处露着一丝小心谨慎模样的王越,一时间吕布心中一阵暗淡。

  是啊!曾经的王越是天下武人追逐的目标,只不过那是曾经的时代,曾经的两大豪侠一个归隐,另一个却热衷权利,一时间可谓是名声尽毁。

  眼前的王越成名后,便前往洛阳频频拜访高官人物,想要谋一份官职,可惜向他这等草莽英雄怎能入世家之眼。

  虽然刚刚听闻王越之名有些兴奋,不过冷静下来后,吕布不禁一声长叹,而下方的王越听到这声长叹后,瞬间脸色一变。

  一脸的颓废之色,勉强挂起一丝牵强,强装欢笑的王越一拱手,“在下前来特意奉上两口宝剑,特请将军笑纳。”

  说道这里后,王越脸上充满了沧桑,是啊他已经年过四旬,身体已经开始走下坡路,更何况他的身份还有他的一身本事根本不适合战场,也因此除了年壮之时扬名后,再无任何建树。

  虽然已经中年的王越心中却依然充斥着强烈的权利之心,热衷与权势,这点上吕布并没有丝毫感觉不好,人就是因为有追求才会进步,更何况天下间又有谁能逃脱追逐名利之心。

  随着王越将身后黑布包裹的宝剑露出来后,只见两柄古朴大气的宝剑出现在眼前。

  “将军,此二剑一曰‘倚天’另一柄曰‘青缸’,乃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将军英雄气概,特来送与将军建功立业。”

  看着眼眉低廉的王越,一时间吕布心中一阵长叹,不禁感慨道当真是英雄气短,如今的剑圣王越早已被着洛阳名利磨的没有了曾经的气魄。

  看到王越他仿佛看到了自己,如果自己与王越同样存于一个时代,恐怕现如今的他并不比王越好多少,寒门注定了报国无门,路途艰险。

  “王师客气了。”虽然吕布口中充满了客气,可王越却不这么认为,他今日前来可是考虑了好久。

  如今洛阳最为显赫的就是董卓,可人家麾下精兵良将众多不说,他自认又无统兵之才,到时最多恐怕也就一个闲职。

  而吕布却是洛阳城中最负盛名的存在,一身的武艺天下无双不说,更是麾下处处收西凉军排挤,此时正是用人之时,他更是自认一身的武艺不逊当世任何之人。

  他在洛阳开设的武馆中可谓是考虑了多时,锦上添花恐怕得不到任何人重视,还是雪中送炭最好。

  更何况吕布更是董卓眼前红人,只需能入吕布之眼,到时朝堂上说不定也有他一席之位。

  考虑清楚后,他直接将收藏的两口绝世宝剑取出,大清早上便赶到了吕布府邸外。

  望着眼前脸色沧桑,虽然打扮得体,但神情中更多的却是官场上的虚情,哪有丝毫武人的打扮,完全就是一副游走官场老油条的神态。

  时光是无情的,它葬送了多少英雄人物,更是亲手埋葬了众多英雄心中的豪情。

  锵~

  就在吕布惆怅的时刻,两口宝剑瞬间出鞘,一时间寒芒四射,更是惊醒了吕布。

  只见两口宝剑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寒芒,剑身上更是布满了好看的纹路,王越更是亲手奉上。

  当宝剑落入手中后,入手冰凉刺骨,两指一敲剑脊,瞬间清脆悦耳的声音回荡在屋内。

  一时间吕布更是一脸的惊喜模样,大赞道:“好剑,当真是好剑。”

  看到吕布一脸的喜出望外之色后,王越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一时间有些犹豫的望着吕布,心中期待又是担忧,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先生之心布明了,惜哉先生之才无用武之地,更痛惜先生无曾经之锋芒,哎~”

  虽然两口宝剑绝世令人心热,可吕布更痛惜的那个年代武人追逐的对象竟然如此落寞模样,一时间感概万千。

  而王越忐忑的模样更是令吕布一阵烦躁,不过送上门的大才他可不会放手,他不同于这个时代之人的眼光。

  世家之人虽然欣赏王越之才,但却想要收之己用,就是想要收到自己家门下,成为奴仆或者家将之列。

  在朝廷文武百官眼中,王越虽有大才但文不能有功与社稷,武不能带兵打仗,一时间王越虽有惊天之才,却无用手之地。

  这也是王越踌躇一生却毫无建树的原因,而吕布心中转思了片刻后,便一脸小心谨慎道:“王师之才布知,可军中却是不适合。”

  当听到这里后王越心中瞬间一片灰暗之色,一脸的颓废,虽然早就想到了这一步,可当真听后心中还是忍不住一阵低迷,可下一句却令王越心中焕发出了活力。

  “不过,虽然王师无统兵之才,但吾麾下却缺少一名统领情报之大才,王师先屈尊布下,暂时官拜校尉之职,实际上却为布打探各路人马情报可否?”

  此时的王越哪还有心情考虑,一脸的兴奋激动直接一拱手,激动的嘴唇颤抖,“吾王越愿誓死效忠将军。”

  瞬间王越仿佛察觉到了自己言语之失,直接一改口,再次拜喝道:“末将拜见主公!”

  此时的他心中简直难以言语,要知道这可是校尉,在这个乱世未掀开的天下间,虽然一个杂牌校尉之名,但含金量可是十足。

  更何况校尉更是属于军中之人,正好合适他武人的身份,要知道以往他也是踌躇一生,也想过自己该走那条路,却发现那条路也无他用武之地,本想着混个官职也算不枉此生。

  没想到他竟然还混了个实权的校尉之职,一时间心中更是激动的难以表达。

  “哈哈~王师先别高兴太早了,布只能给你五百经验丰富的士卒,其余的却需要王师凭借自己的人脉召满千人,为某打探洛阳情势。”

  千人!瞬间听到这句话后,王越更是喜出望外,本以为吕布只会给他几百人兵权就已经兴奋的不得了,没想到竟然是统领千人的校尉,这简直可以说除了名号比那些有名正统的校尉差外,实权方面可是丝毫不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