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来之后无三国 > 第26章 宁有种乎

第26章 宁有种乎


王威正色道:

“我大汉施行的是举孝廉的法子,只有举了孝廉,才能做官。

要么就像我一样,投军入伍,博取一个功名。

可是像我这般的厮杀汉,说出来的话,会有人听吗?

朝中的各位大人不会,陛下更加不会。

因为我连见到他们的资格都没有!”

贾诩一听,王威话中有些愤懑,不由开口道:

“擒虎,你可不是一般的厮杀汉,那些人怎么会说出这样有水平的话?”

王威不由苦笑一声,贾诩虽然是在宽慰自己,可是他的话里,还不是一样瞧不起其他人?

王威接着说道:

“所以只有世家、豪门,只有他们才能发声,也只有他们的声音才会引起重视。

可是他们有发声吗?

他们有为这些百姓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吗?

没有!

就算是那些有眼光,知轻重的世家子弟,碍于情面、关系、家族的利益,也没有替百姓张目。”

贾诩脸上不由一红,自己应该就是属于王威说的这一类人吧。

这些弊病,贾诩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是就像王威说的,碍于各种原因,自己并没有做什么。

王威自顾自的说道:

“也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都是既得利者,别看有些人没有直接欺压百姓。

可是他们的家人、亲戚、好友,都在做这些事情!

他们吃的、喝的、穿的、用的,都是欺压百姓所得!

这些世家就像饕餮一般,不停的攫取着沾着百姓鲜血的一切!

等到有一天,下起了大雪,那雪花压垮了房子,就没有一片雪花是干净的!!!”

仿佛是要验证王威的话语一般,刚才还晴朗的天空,忽然间阴云密布,武威城的第一场雪,就这样飘落了。

院子里的孩童们,看见了天上飘落的雪花,都忍不住开心的叫喊了起来。

贾诩眼中的瞳孔却是一下缩成了针尖大小,他从没有听过这样的话语,尤其是王威最后说的压垮了房屋的雪花,就没有一片是干净的。

这样的隐喻已经很直白了!

世家、豪门继续这样做下去,那么大汉这间屋子的房顶,迟早要被压垮。

王威突然盯着贾诩的眼睛问道:

“先生,你觉得,这些雪花压垮了房顶后,它们还是无辜的、干净的吗?”

贾诩悚然一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雪,天气一下变凉,他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然后这才犹豫的开口道:

“大雪压住了房顶,主人自然会去清理,只要……只要清理了那些积雪,房子自然不会被压垮。”

王威嘴角一翘,有些咄咄逼人的问道:

“若是主人生病了,没有去清理呢?甚至说,要是主人觉得这雪景非常的好看,不愿清理呢?”

“轰!”的一下,贾诩脑中就像是响起了一声炸雷!

他很清楚自己刚才在说什么,也知道王威明白自己说的是什么,更是猜到了王威说的又是什么!

自己将天子比喻成房屋的主人,寄希望于天子出手,清理一些蠹虫。

可是王威竟然说出那样的话,主人觉得雪景好看?

这是何等的大逆不道!

可是这个话题是自己说起来的,贾诩的额头再次冒出了几颗汗珠,他嗓子干涩的,发出了有些嘶哑的声音:

“要是这房子塌了……”

王威不由莞尔一笑,忽然起身,走向了一根柱子,拍了拍这结实的柱子,目光深邃的看着远处欢闹的孩童,沉声的说道:

“房子塌了,主人自然会重新修建,而这些柱石却是完好的,还可以被用在新房子里面。

要是主人也被砸死了,或者这些柱石连着一起垮了,那也不要紧!”

贾诩一听,背后汗毛竖起,他,他是什么意思?!

王威哈哈一笑道:

“自然会有别的人,重新去打下地基,选取柱石,建一所新的房屋。

说不定新的房子,比原来的房子,更加的好看、结实,先生你说是不是?”

王威没有回头,但也能猜到贾诩此时的脸色,一定非常的难看!

他很清楚两人在用一所房间来比喻大汉。

他最后的话,很是有些冰冷、无情。

夹杂在这风雪中,吹到了贾诩的脸上,只让贾诩觉得好似小刀一般,割裂着自己的肌肤。

贾诩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嘴唇蠕动着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是没有了丝毫的力气开口。

一向能言善辩的他,陡然间觉得自己的学识是那样贫乏,自己想要组织一下语言,却是那样的无能为力。

他有些吃力的看着王威的背影。

陡然间觉得这个青年的背影,是那样的高大与伟岸,似乎他已经掌握了世间的真理!

王威看着囡囡和马超他们玩闹到了一起,不由的会心一笑。

这才是她这个年纪,应有的样子啊,无忧无虑的和同龄人去玩耍,去笑闹。

她在自己面前的乖巧,每每想来,都是那般的令人心疼,这不应该是一个五六岁孩童承受的!

王威看了一会儿,这才回头。

发现贾诩目光空洞,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不由一乐道:

“贾先生?可是擒虎刚才的胡言乱语,让先生生气了吗?”

贾诩一听,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尴尬的一笑道:

“不曾、不曾!

擒虎的话,真是发人深省,让我一时间不由的想起了很多的事情。

对了,擒虎啊,我还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王威一听,贾诩竟然用了‘请教’二字,看来自己刚才的话语,确实是镇住了他。

王威连忙摆手道:

“先生别太抬举擒虎了,请教二字,擒虎是万万不敢当的,先生有什么话,尽管问就是了。

擒虎自然是知无不答的。”

贾诩稳了稳自己的心神,这才开口道:

“要是这屋子真的被雪花压垮了,擒虎,你……你会如何去做?”

王威露出了自信的笑容,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贾诩,答非所问道:

“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我字擒虎,虎都擒得住,何况是一头鹿呢?”

贾诩一听,终于是大惊失色,一下站了起来指着王威道:

“擒虎,你,你可是大汉的校尉!”

王威一听,哈哈大笑着来到了贾诩的身边,拍了拍的肩膀道:

“先生,你有些失态了,相信先生一定听过一句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雪下的越发大了,擒虎先带妹妹回去,明日再将她送来,请先生启蒙!

告辞了……”

说完,留下了神情有些呆滞的贾诩,快步走出了亭子,来到了那些孩童面前,笑着对囡囡说道:

“怎么样?很喜欢这里吧?先生已经答应为你启蒙,明天哥哥再带你来。

和你新认识的小朋友们打个招呼吧,告诉他们,明天见。”

囡囡眼中透出了不舍,但是她听明白了王威说的,明天还能见到这些同龄的朋友,当即乖巧的点点头。

对着马超等人笑着说了“明天见。”然后就被王威抱在怀里走出了院子。

贾诩此时一脸的平静的看着离开的王威,嘴角不由的翘起,喃喃自语道:

“好一个宁有种乎,好一个宁有种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