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我来之后无三国 > 第53章 群臣哗然

第53章 群臣哗然


王威离开两天后,刘虞在皇帝亲自送行的殊荣下,也离京去了幽州。

又过了十天的时间,董卓平定凉州的事情终于在京师中传开,百姓不由奔走相告,赞扬着朝廷这次挑选了正确的人选。

这一天的早朝,袁隗率先开口道:

“陛下,凉州刺史董卓上书,经过一番苦战,羌人已经被他基本镇压、稳住。

所以他建议朝廷趁机重开西域商路,以充盈国库,加强对西域的掌控。

臣觉得此事是利国利民的大事,所以今日希望陛下能同意此事!”

袁隗此话一出,犹如一块巨石投入了平静的水面,掀起了一阵波澜。

朝堂上的众人顿时就开始了相互间的窃窃私语。

袁隗放出来的消息实在太劲爆了,倒不是说董卓平定凉州有多令人振奋。

而是重启西域的商路,这件事太过重大,但凡有点头脑的,都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自汉章帝派出班超出使西域,再次整合了西域各国,重开了商路后,不但极大的振兴了汉朝的声威,还带回来了海量的财富。

这才有了‘名章之治’,使得汉朝再次恢复了些生气,得以稳定了上百年。

可是到了汉恒帝时期,朝堂乌烟瘴气,虽然恒帝诛杀梁冀,重掌了大权,但是他为人荒诞,加之鲜卑出了一个大英雄檀石槐。

国力再次衰落,西域的商路就此再次中断,国家失去了一大块收入的来源。

恒帝就开启了大肆的卖官鬻爵,再加上党锢之乱,也就没有人去提议开启商路的事情。

而在这期间,不少世家豪族都将目光瞄准了西域,只是因为羌人时常反复,导致这些人也只能望而兴叹。

这才有了后面,这些世家豪门组建了商队和羌人做买卖的事情。

如今袁隗提出商路重开,是不是好事?肯定是!

不仅对于汉朝来说,是一件大好事,对于世家豪门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只是袁隗突然提出这件事,让大家一下乱了方寸,这种事情,不应该是你袁隗先把我们这些顶级的世家叫到一起,先商议一下再提出来的吗?

怎么,难道你袁隗想独吞?

对了!

之前这个老贼提议让什么王威去做敦煌太守,敦煌那可是大汉如今最边远的郡,也是商路的必经之路。

所以之前说什么董卓提议让这个王威任职,不如说是你袁隗自己选择的帮手吧!

老贼无耻!

众人一时间对袁隗这难看的吃相,都打心底开始鄙视了起来。

刘宏一听袁隗的建议,一时间有些没想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于是刘宏对张让招了招手,低声问道:

“那个西域商路是什么玩意?”

张让不学无术,自然是不知道情况,但是他能得到刘宏的喜欢自然是有些小聪明的,于是他对皇帝轻声道:

“陛下,奴不清楚,不过应该是好事,商路能赚钱啊。”

刘宏横了他一眼,低声骂道:

“朕难道不知道商路能赚钱?朕想知道袁次阳为何说要重开!滚一边去吧!”

张让连忙点头离开。

这时张温张口道:

“陛下,西域商路重开,确实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只是凉州那边刚传来胜利的消息,就这样急匆匆的贸然开启商路,怕是有失稳妥吧。

要是羌人再次反复,劫掠了通商的物资,不但不能补充国库,反而会赔上一大笔钱啊。

请陛下三思!”

刘宏一听可能要赔钱,果然犹豫了起来,张温真是一下就切准了刘宏的脉门。

这些年内忧外患,导致国库空虚,加上世家豪门依然敲骨吸髓般的压榨百姓,大汉的国力越发的衰弱了。

刘宏在卢植、臧旻、朱儁大力平定了国内的乱贼后,开始有些不理政事,贪图享乐了。

只是国库入不敷出,刘宏除了继续卖官鬻爵,也没有别的办法。

袁隗刚才开口说能赚钱,他顿时有了兴趣,刚想点头同意,张温又浇了一盆凉水。

刘宏一下踌躇了起来。

袁隗微微一笑,他自然是知道刘宏的软肋,也清楚张温为何这样说。

果然,他看向了张温后,发现他正对自己怒目而视。

紧接着杨赐也开口道:

“陛下,张伯慎所言不虚,如今国库并无多少盈余,商路重开虽然有着美好的前景。

但是稍有出入,就是功亏一篑的结局,袁次阳的本意是好的,可要是贸然行事,必然会失败的啊!

还请陛下三思!”

一时间群臣纷纷开口附和,只有何进等少数几人没有说话。

袁隗再次开口道:

“陛下,两位大人所言甚是,所以臣有一想法,这次商路重开,不如就让国内的豪商自发组成商队。

由他们自行出资,采买货物西行,等到归来时,由我们向他们征收一定份额的税赋。

这样一来,陛下就不用承担各项的费用,只需等着收税就好了!”

刘宏一听,双眼顿时冒出了精光,不用出钱,还能获利,好事,好事啊!

刘宏正要开口,谁知张温再次开口道:

“陛下,商人鄙贱且重利,如果朝廷强要他们出行,只怕是会适得其反。

所以这件事须得仔细商榷。

请陛下三思!”

袁隗心中有些恼怒,自己提出这个意见,可是和袁绍仔细商量过的。

商路这份巨大的利益,袁家肯定不可能独吞的,所以提出让豪商出资,就是为了给各家分润。

这点道理,袁隗不相信张温他们不清楚!

眼下张温再次开口否决自己的提议,他到底想干嘛?

袁隗不由的眼睛半眯,看向了张温。

只见张温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眼神有些戏谑的看向了自己。

袁隗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不是不明白袁隗的意思,只是专门为了反对而反对一下。

为的就是报复袁隗不提前和他们商议。

袁隗强压了心中的怒气,他知道,政治就是相互的妥协和协商,自己本想出其不意的打其他人一个措手不及。

方便占据最大的利益,看来这些人是一定不会答应的。

袁隗不由展颜一笑,虽然这一点事先也预料到了,但是自己先提出来重启商路的事情,袁家就占据了绝对的主动。

既然他们想分润,那么大家都一起坐下来谈谈吧。

于是袁隗对着刘宏道:

“陛下,臣一时只顾得上能为陛下分忧,倒是有欠考虑了,不如等臣回去和几位大人仔细商议一番后,再和陛下禀报!”

袁隗这话一出,所有人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