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喻色墨靖尧 > 第49章 做我儿媳妇吧

第49章 做我儿媳妇吧


“你准备小便吧,小便后腰就不会再疼了。”喻色从车格里拿过一个一次性妇女专用小便器,递给了苏木溪。

苏木溪看了一眼喻色,大家都是女人,也没有什么不方便的,于是便开始了。

喻色眼看着她做好了准备,手突然间一抬,迅速的在苏木溪的三阴交穴和关元穴点了两下,随即收手。

“啊……”苏木溪一声惊叫,象是痛的厉害,随即就觉得有什么东西随着尿液排了出来。

她这一喊,惊动了外面的靳承国,“怎么回事?”

可他才要上前打开车门,就被墨靖尧拉住了,“靳太太出任何事情我都负责。”

反正,在他墨靖尧这里,喻色做什么都是对的。

对上墨靖尧冷洌的眼神,靳承国居然不由自主的硬生生的收了手。

正在他紧张的如同热锅上的码蚁乱转的时候,车厢里传来了苏木溪惊喜的声音,“咦,不疼了,一点也不疼了。”

“苏阿姨,你的病已经好了。”

“好了?你这说真的吗?”苏木溪这是完全的不相信。

刚刚还疼的要死要活的,这说好就好了?这也太神了吧。

“嗯,是真的。”喻色笑,很喜欢苏木溪,真性情,有什么说什么,不拐弯抹角。

她就喜欢这样直爽的人。

苏木溪整理了一下自己,忽而在收拾小便器的时候愣住了,“怎么有血?”

她这一喊,车门呼啦一下打开了,靳承国看了进来,“老婆,这臭丫头欺负你了?”

然后,一眼就看到苏木溪的小便器里的血尿了,“怎么回事?还真有血了?”

外面,一群人都凑了过来听声。

说什么的都有。

甚至于还有说风凉话的,说靳承国要失去漂亮老婆什么的。

喻色无语极了。

微微一笑,安抚苏木溪道:“阿姨,我刚刚说你病好了,就真的好了,这血尿不用理会,不过这尿液也不能直接倒掉。”

“还说不用管,不能倒掉是不是就代表有事?”靳承国的火爆脾气又上来了,一张脸都急的涨红了。

“没事,真没事,靳叔叔,阿姨,这尿里有一粒稍大一点的沙子,挑出来拿到医院去化验一下成份,然后记下来,那些化验出来的成份所代表的食物尽可能的不要多吃了,完全不吃也不行,就是少吃吧。”

苏木溪好奇了,“我这什么病?怎么还有沙子?”

“尿路结石,阿姨刚刚之所以疼是因为那沙子堵在输尿管里顺不下来,尿也下不来,就疼,现在顺下来了,后面就不会再疼了。”

“原来是尿路结石,我以前倒是听过,不过没得过,所以怎么都没想到。”苏木溪恍然大悟。

“木溪,你真的不疼了?”靳承国还是将信将疑,毕竟疼不疼,只有苏木溪最有发言权,她自己的身体她自己知道。

“不疼了,老公,真的不疼了。”苏木溪认真的感受了一下,“这丫头好神奇,好厉害,就那么点了两下,我就全好了。”

老婆都这样说了,靳承国的脸色也终于好些了,终于露出点笑容了,“丫头,那我老婆需要再吃什么药吗?”

“不用,这排出来了,基本就没什么事了,那些抗生毒的药物吃多了对身体更有损害。”

“真的不用吃吗?”苏木溪可是很爱护自己的身体,她家又不差钱,该吃的药还是要吃的。

“真不用吃,不过,苏阿姨以后每天都要记得做一件事。”

“水来了。”车外,之前去拿矿泉水的女人回来了。

喻色一笑,“来的正好,苏阿姨,这水你先喝着,不过是暂时的,以后记得每天最少喝2000毫升的水,这样就好了。”

“就只是喝水?”

“对。”

“丫头,你太厉害了,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苏木溪兴奋的握住了喻色的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小姑娘就是看着年纪挺小的样子,但是长得是真好看,水灵灵的小白菜似的,她怎么看怎么喜欢。

“喻色。”喻色不好意思了,想要挣开手,又觉得不礼貌。

苏木溪才不肯松开呢,“几岁了?上高中还是大学?”

“十九,高三,马上高考了。”

苏木溪顿时叹息了起来。“唉,比我家那臭小子小了好几岁。”

不过才说完眼睛又亮了,“喻色你应该不嫌弃比你大六岁的吧,大点才懂得心疼你照顾你,以后,你就给我们靳家做儿媳妇吧,我喜欢你。”

喻色一脸的懵逼。

正好这个时候又有人摁了车喇叭,喻色不着痕迹的抽回手,“阿姨,我得走了,不然这车堵在路上大家都在报警呢,等以后有机会有时间了再聊,好吗?”

委婉的拒绝,她才一个高中生,她可不想这么早就谈恋爱,就算是谈恋爱,也轮不到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吧。

喻色这一句,身后的墨靖尧已然黑下来的脸才稍稍缓和了些微,不过看着苏木溪的目光已经很不友好了。

“好吧,那你把电话给我。”苏木溪说着,不客气的拿过喻色的手机就输入了自己的号码,然后拨打了出去。

“……”这速度,宛然要是不存了号码,喻色就会跑了似的。

眼看着拨通了,喻色拿回手机就下了车,拉过墨靖尧往前面的车走去,“快走,赶紧把车开走。”

苏木溪也跟了下去,“刚刚谢谢大家关心,不过我已经没事了,那小姑娘把我给治好了,大家刚刚打电话的能不能都收回来,千万不要告喻小姐,要不是她,我刚刚都疼死了,以后有用得着我靳家的,只管来找我苏木溪,绝对有求必应……”

喻色已经上车了。

墨靖尧启动了车子,再看一旁的女孩,一脸的疲态,虚弱的仿佛随时都能瘫过去似的,“小色,你怎么了?”

只是救了个人的时间,她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对。

别人看不出来,但是墨靖尧的心思可是分分钟都在喻色身上的,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好。”喻色点点头,她只是刚刚用了才修习不久还没有练成的九经八脉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