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喻色墨靖尧 > 第52章 怂了

第52章 怂了


“嗯,很贵。”说着,墨靖尧瞄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

喻色更怂了,“很贵是多贵?五千?”

“五万。”他从来不乱来,多少就多少,加工费两万块,至于食材他随便说个三万好了。

因为,这一桌子所有的食材都是有机的,蔬菜是没有添加化肥绿色生长的,普通的超市买都买不来,说三万真的是相当便宜了。

“墨靖尧,你怎么不去抢?”喻色跳了起来,伸手就要去掐墨靖尧的手背。

墨靖尧一看到她的手势,默默的放下了手里的烤串,就把一只如同艺术品般的手递到她面前,“掐。”

于是,喻色顿时就没掐的兴趣了。

好没意思。

“那我不需要了。”

“嗯,不用最好。”这些食材他只愿意为她一人准备,其它人,他不乐意。

喻色白了他一眼,说他小气吧,他这正请她吃烧烤呢。

算了,她不跟他一般见识,她跟同学吃普普通通的食材就好了。

“墨靖尧,你怎么不吃?”她已经吃饱了,只是还没吃够,于是,挺着圆滚滚的肚子还在努力。

“等你吃完。”他都觉得他烧烤的速度都供不上她吃的速度,他要是跟她一起吃,估计这小姑娘得馋的流口水。

那吃相,啧啧。

可他就是喜欢看,谁也管不着。

“我吃饱了,就是还没吃够,我可以边烤边吃的,我来烤,你吃吧。”喻色发现自己都快要成资本家了,于是,绝对好心的把墨靖尧推到了按摩椅上。

墨靖尧扫了一眼那一根根被喻色消灭光的竹签,她要是再吃下去他会担心她的肠胃,“好。”

比起喻色的狼吞虎咽,墨靖尧的吃相就斯文多了,每次喻色回头,男人都是一付不疾不徐的速度,慢慢的吃着。

“你不饿吗?怎么吃那么慢?还是我没醒的时候,你偷吃了一餐?”

“没有。”

“那赶紧吃,小心胃。”有点没想到他也没午饭,但是刚刚她吃的时候,他一直默默的为她烧烤。

这会看墨靖尧,对他的好感度又提升了一丢丢。

喻色正烤着,忽而就发现刚退下去的潮水那里有一道黑影在蠕动着,“有人。”

她这一嗓,墨靖尧瞬间就到了她的身边,“在哪?”

然后,顺着喻色的手指,他看到了,“这里等我,哪也别去。”

只有十几米的距离,而且目测五百米内除了不远处的那个人,再没有其它人,墨靖尧这才放心的走了过去。

经历过车祸的人,自然是警惕任何靠近自己的人。

“救命……救命……”在距离那人两步远的时候,墨靖尧停了下来。

如果不是喻色,他不会理会这个人。

是死是活都与他没关系。

但是喻色喜欢治病救人,他就满足她这善良的习惯。

是个女人。

不过到墨靖尧的眼里,只认定她是一个女人,对于女人娇好的面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马上叫车送你去医院。”既然能说话,最多也就是呛了几口海水,死不了。

“谢谢。”女人点了点头,脑袋就落到了沙滩上,已经没有力气再动再说话了。

墨靖尧叫了车,就离开了。

“她怎么样?”喻色还以为这男人会把人背过来救治一下呢,没想到他直接一个人回来了。

“死不了,一会会有车接她离开。”

“我去看看。”喻色说着就要放下手里的烤串。

“她能说话,意识清醒,送去医院就好了,我不想惹麻烦。”后面一句,墨靖尧的字音咬的很重。

要杀他的人太多,所以,越少与人接触越好。

那是保护自己最好的办法。

他这样说,喻色想起他曾经的那场车祸,再看了一眼那女人的方向,到底还是停住了脚步。

呛了海水这种事情,只要海水吐出来就好了,她帮不上什么,毕竟,人是清醒的。

于是,喻色回到烤炉前继续烧烤。

两个人一个烤一个吃的画面写意在长长的沙滩上,那般的唯美。

有车来了。

不是救护车,是墨靖尧安排的私家车。

不想惊动救护车和警察。

他喜欢这一刻安静的时光。

两个女人架着那呛了海水的女人往车上而去。

“咳咳……”这一动,女人咳了起来,很剧烈。

也吸引了喻色看了过去,然后她就放下了手里的烤串,几步就冲了过去,“你生病了?”

这咳声,可不是简单的只呛了海水的人。

而是有种病入膏肓的感觉。

“咳咳,本来要死的人了,我也想着早死早托生,可我就是舍不得我那可怜的儿子。”女人一边咳着,一边低泣了起来。

喻色的心揪紧了,与此同时,脑子里也闪过了一条讯息。

这女人的病很严重,算是晚期了。

“儿子多大了?”

“三岁,叫妈妈的声音可好听了。”女人说起儿子,一张苍白的脸上都闪耀出了光辉。

喻色心口疼了。

每个孩子都渴望妈妈的爱,她就是。

“等出了院,你回去买些萝卜和藕,榨汁,各30毫升左右,每天早晚服一次,会缓解吐血的情况。”

“你……你怎么知道我吐血?”女人惊了。

喻色淡淡一笑,“你脸色不好。”

女人听到这里,一下子就挣开了拖她去车上的两个人,直接爬到了喻色的面前,就给她磕头,“你给我治治好不好?要是好了,我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回报你。”

“我暂时还治不了。”她刚刚在脑海里搜索了半天,只找到了这一个缓解吐血的简单的偏方,至于彻底根治办法,脑海里真没有。

所以,要想治好这个女人,她得再补充一些医学知识,这个就需要墨靖尧的帮忙了。

没有他的玉,她就没办法。

“你一定有办法的,你一眼就知道我经常吐血,你比那些老中医都厉害,他们都没办法一眼就看出来我吐血。”女人激动的就要捉住喻色的手,生怕喻色会跑了一样。

“住手。”不想,一道厉喝传来,直接制止了她。

是墨靖尧。

喻色的手只能他握,别人都不可以,就算是女人也不可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