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喻色墨靖尧 > 第61章 小爷我追老婆来了

第61章 小爷我追老婆来了


她真没想到过个周末自己又成了受人瞩目的对象。

不过,她也是懵逼的。

与所有的同学一样,根本猜不出来是谁做的。

这么幼稚的行为,绝对不象是墨靖尧做出来的。

“喻色,你知道是谁吧,快告诉我们是谁,这人这么诚心,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这样的表白方式,要是换成我,我立码就答应了,喻色,你就答应吧。”

人群里的女生自动自觉的把这个挂对联的男人想象成了高富帅。

“呃,万一是个瞎子瘸子呢,这可不能乱答应。”喻色说完,转身就走。

爱谁谁,她可以阻止自己不爱别人,但是阻止不了别人爱自己。

除了拒绝,她什么也做不了。

她左右不了别人的思维。

可她才转身,身后又轰动了起来,“快看,兰博基尼,我的天,好帅呀。”

听到兰博基尼,喻色觉得自己认识的男人中除了墨靖尧,再没人能开得起这样壕的车了。

可是他的座驾是布加迪威航。

既然是不认识的,那就是恶作剧,她要是当真了,就等着被别人笑话。

“让开,快让开,小爷我追老婆来了。”

这一声传来,喻色皱起了眉头,转身看正风光无限朝她而来的墨靖勋。

原来是他。

如果是他,一切就说得通了。

她静静站在那里,等着兰博基尼驶近。

原本不想理会墨靖勋的,可是突然间又觉得,她要是不让他死心,墨靖勋这男人绝对还能再整出其它的弯弯绕绕来。

对于这些个,他很强项似的。

“小色,你终于肯看我一眼了,上车,哥带你兜风去。”墨靖勋把车停到喻色的身边,亲自下车为她打开车门,侍候女王一样的请她上车。

喻色瞟了一眼绝对拉风的兰博基尼,再瞟了一眼一身蓝色西装的墨靖勋,虽然帅,不过身为男人穿这么浅的蓝好象有点太风骚了。

她微一倾身,小脑袋就贴近了墨靖勋。

这一个举动,墨靖勋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小色……”

与此同时,现场的男生女生都在异口同声的兴奋的喊着,“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毕竟,男的帅女的靓真的挺般配的。

然,只喊了三声,刚还凑的很近的两个人一下子就分开了。

确切的说,是墨靖勋一下子就从喻色身前弹开了,“你,你说真的?”

“真的,你再靠近我一次,我能让你痒十天。”说着,她转身指着教学楼上的对联,“你要是再这样大张旗鼓的求爱一次,我让你痒一辈子,我喻色绝对说到做到。”

墨靖勋听到这里,直接就跳上了车,然后哭丧着脸看着喻色,“喻色,你就不能给我点希望吗?小爷我可是真心喜欢你,比真金都真。”

喻色瞪了墨靖勋一眼,“是不是又想痒了?”

“不想不想,绝对不敢再想了。”墨靖勋一脸慌的看着喻色,小姑娘根本不是什么小丫头片子,就是他祖宗,他可得罪不起。

她要是真想让他痒,他还真就怕了。

她能治好他的痒病,也能再让他复发,那可是要命的事情,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事情。

一阵风似的,兰博基尼怎么驶进启美一中的,又怎么驶离的,墨靖勋出师失败了。

一个下午,苏木溪一个电话,再加上墨靖勋这一番折腾,眼看着就要四点了,算算杨安安快出发了,喻色便把手里的资料送回了宿舍,美美的转了一圈,这才开心的走出了学校。

去接安安。

晚上有饺子吃了。

安安妈妈包的饺子肉特别多,特好吃。

她迎着安安家的方向走去,心里计划着高考前的每一天要怎么学习。

上周的模拟考她考了年级第三,下次要争取第一,这样就可以考一个理想的大学和专业了。

正想的出神,头上一痛,不等她反应过来,一个麻袋套过头顶,随即她就被人抬了起来。

“救命,救命。”喻色高喊。

然,她才喊出声,一只手隔着麻袋就捂住了她的嘴,“闭嘴,再喊闷死你。”

是陈美淑的声音。

喻色又踢又踹,可陈美淑是铁了心的,不管不顾的到底还是把她丢进了车里,“景安,开车。”

喻色正想出来,麻袋口子已经系上了。

她试了试,她根本撕不开结实的麻袋。

从昨天救了苏木溪,虽然昨晚上墨靖尧的玉她用了一整晚,但是身体还是虚弱的。

她出不去。

黑暗里,她什么也看不清楚。

手机早就被陈美淑抢了过去。

喻色沉吟了片刻,决定不挣扎了。

再挣扎也没用。

最后自己筋疲力尽还是出不去,还不如留着力气然后找机会逃走。

陈美淑的手松开了。

“喻色,就是请你回家小住两天,你乖乖的听话,你想吃什么妈都给你做。”

喻色没说话。

她与陈美淑之间现在真没什么好说的。

“我和你爸也不想这样,可你不听话,我们也没办法,你爸的公司最近亏损的厉害,再这样下去,早晚得倒闭。”

“所以,你姐嫁给墨靖尧是目前最好的选择,只要你姐嫁给了他,以后咱家的公司有墨氏集团的庇佑,只会越来越好。”

喻色闭上了眼睛,眼角都是潮润。

却,怎么都不肯落一滴泪。

车子驶进了喻家的联排别墅大门,才一停稳,她就听到了喻沫的声音,“妈,弄来了吧?”

这问话,仿佛她是货物一般。

“弄来了,在麻袋里,你也伸伸手帮忙把她抬进去。”

从车库到客厅,再到楼上。

然,当陈美淑一脚踢开一扇门的时候,喻色懵了,“这不是我的房间。”住了十几年,她的方向感不会差的。

“嘭”的一声,喻色直接被砸在了地毯上,麻袋口终于解开了。

她直起身,一个一个的扫过把她围在正中的父亲母亲还有喻沫喻颜,这一次的行动,喻衍没有参与。

那她,以后就放喻衍一马。

至于眼前的这一个个,她喻色绝对不会放过。

一甩手,喻色一巴掌就甩到了陈美淑的脸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