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喻色墨靖尧 > 第71章 我妈就是你妈

第71章 我妈就是你妈


真是老糊涂了,哪边亲哪边远都拎不清了。

老太太打了个哈欠,“你这一说我还真困了,喻丫头,晚安。”

“奶奶晚安。”喻色把老太太交给佣人,亲自看着老太太出了门,这才转过身,“墨靖尧,今晚谢谢你。”

之前在车上,是墨一开车。

多个人,她不想多说什么。

现在这大厅里只有她和他了,她一定要对他说一声谢谢。

“不必,上楼吧。”墨靖尧淡淡的,喻色跟他的关系,不必说谢。

喻色用力一挣,“我睡客房。”

“不许。”

“那我回学校了,之前说好了在这里住的话,我只睡客房的,墨靖尧,将来你要娶妻我要嫁人的,我不能毁你名声,你也不能毁我名声吧。”喻色一本正经的教育着墨靖尧。

墨靖尧想想女孩不久前说过的话,她是嫌弃他老。

看来,他只能另想办法,一点一点的侵占她的心,让她不知不觉中再也离不开他。

到时候,就再也分不开了。

这样打定了主意,墨靖尧才点了点头,“好,睡客房可以,不过只能睡我隔壁的客房。”

喻色这才满意了,“把你的玉借我。”这才是她跟他回家的目的。

再无其它。

墨靖尧眯了眯眸子,莫名的就觉得喻色对他的玉的兴趣绝对超过对他的兴趣。

这有些不合常理吧。

这么一块冷冰冰的玉,哪有他一个大活人搂着舒服。

可是小女人要,他舍不得不借,“拿去。”

“谢了。”喻色美美的,蹦蹦跳跳的就进了电梯,那画面落在墨靖尧的眼里,忽而就觉得他是真的老了。

这样蹦跳的样子,他绝对做不来。

喻色的客房,就在墨靖尧卧室的隔壁。

喻色进了客房,就是冲凉的时候,也是拿着那块玉的。

贴在胎记上,可是很清楚的感知到身体的变化,越来越清盈的感觉。

低头看自己的肚子,其实还是有占淤青的。

看到那淤青,她眸底一片晦涩。

裹着浴巾出来,喻色就趴到了柔软的大床上。

用力的弹了弹身体,就觉得这床垫跟墨靖尧床上的还有她宿舍床上的质量差不多。

终于有时间了,她拿出了手机。

其实从喻家出来的时候,她就给杨安安发了一条短信,告诉杨安安她一切平安。

不过现在这个点,已经下晚自习了,所以,她决定给杨安安打个电话。

“喻色,你怎么回事?饺子都馊了,你还要吃吗?”

“不吃了,明早回去。”

“喻色,赶紧坦白交待,你这到底去哪了?我去问张老师,他说你请过假了,你为什么请假?”

喻色想了一下,应该是墨靖尧给她请的假吧。

毕竟,通过今天,她知道学校的装修工程是墨氏集团赞助的,所以,墨靖尧与石校长很熟。

给她请假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了。

不过,墨靖尧给她请假这事她可不想告诉杨安安。

她还想着把杨安安介绍给墨靖尧呢。

杨安安早就在花痴墨靖尧了,通过今天,她已经很确定墨靖尧不喜欢喻沫了,那她就努力给杨安安介绍一下。

所以,从今天开始,就算是为了墨靖尧的玉,她也再不会与他同床共枕了。

这可绝对不行了。

不过不说墨靖尧替她请假,但关于喻家人对她的所作所为,她是可以说的。

等她说完了,杨安安已经气爆了,“喻色,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托生的,怎么就托生到这样的家庭里,放心,以后我杨安安罩着你,我妈说了,下星期她还给你煮好吃的。”

喻色心里一暖,“嗯嗯,到时候替我谢谢阿姨。”

“我妈就是你妈,你不用客气,对了,要不下周五我妈来接我回家过周末的时候,你干脆去我家好了,免得你那个烂爸烂妈又找上你。”

“不许。”

“哐啷”一声,喻色惊的手机滑了下去,然后摔到了地上。

“喻色,你怎么了?”

喻色急忙跳到地上捡起了手机,“手滑了,我还要洗澡,晚安。”

“晚安。”

杨安安的尾音还未落,喻色已经挂断了,转身看不知道什么进来的墨靖尧,“墨靖尧,男女授受不亲,你进来就不能先敲一下门吗?”

说完,她猛然想起来一件事,“我明明在里面反锁了门的,你是怎么打开的?”

“穿墙而过。”

喻色鄙视的看着他,“那我现在盯着你,你穿墙而出吧。”

“不。”

“呃,看你还吹不吹牛了。”

“不吹,躺下。”墨靖尧低声命令着喻色。

喻色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因为刚刚下地捡手机的动作太猛,而已经有点歪歪斜斜的浴巾,感觉随时都要掉落的样子,“你要干什么?”

伸手拉了拉稍稍下滑的浴巾,这样对着墨靖尧,她莫名有些紧张,好象还有点口干舌燥。

“躺下。”

“躺下干……干什么?”喻色的舌头都打结了,这男人这个时候进来,她当真是有点慌。

“看看肚子。”发现喻色脸都憋红了,墨靖尧只好实话实说,他过来,就是想检查一下她肚子上是不是有伤。

之前在喻家不方便,在车上有墨一司机在也不方便,所以,他一路上就打算回来再检查了。

“我肚子没伤,没事的。”喻色继续看自己身上的浴巾,从上围到大腿根,就那么一整块。

而墨靖尧要检查的是她的肚子。

肚子这个部位,无论是从上围打开浴巾,还是从下围往上掀起浴巾,她都会走光的,这绝对不行。

“既然没事,为什么不让我看看?”可墨靖尧却是不依不侥的一定要看。

“不……不方便。”喻色结巴了,小脸更红了。

就如同染了胭脂一样的好看。

看得墨靖尧喉结轻涌,一双眸子里的颜色越来越艳色了。

脑海里突然间闪过那几晚她陪他睡觉的夜,他每天晚上都是亲了又亲。

如今,已经几天没有亲过了……

那种滋味挠着他的心,一片紊乱,“小色……”

“墨靖尧,你那什么眼神,你出去,快出去,我不要跟色狼一个房间。”她说着,小手就去推墨靖尧的身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