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喻色墨靖尧 > 第80章 性情大变了

第80章 性情大变了


“好的呀,我记住了。”

挂断了段荣荣的电话,喻色落寞的转身准备回去宿舍午睡。

没见到小姨,她总是觉得不安心。

“喻色。”一道身影拦住了她。

喻色一惊,抬头看喻衍,“哥。”

喻衍面色更冷,“你别叫我哥。”

喻色怔了一怔,随即起步就要越过喻衍进去学校。

不叫就不叫,喻家的人从昨天晚上开始,不对,是从她被迫给墨靖尧配阴婚开始,就再也不算是她的家人了。

喻衍一下子拉住了喻色的手臂,“喻色,妈的肚子被人划开一个大口子,差点连命都没了,还有,爸和喻沫喻颜都进了局子,这事,肯定与你有关,我不管你做了什么,现在你都必须出面,让妈好好养病,让爸和喻沫喻颜赶紧出来,那种地方不是他们该呆的地方。”

喻色听完了。

因为,在她的认知里,喻衍算是喻家对她最好的一个人了。

他不参与她爸她妈她姐对她的算计,不过也从来都不帮她,但至少比算计她的人好一些。

这一点,喻色还是拎得清的。

之前她给小姨打电话的时候,陈美淑就说喻景安和喻沫喻颜被抓了,她那时还将信将疑,现在喻衍又是这样说,让喻色不得不信了。

猛然就想起昨晚那通打给她通知她去警察局的电话,喻色抿了抿唇,这才道:“他们的事我一点也不清楚,而且与我无关,让开。”

她不想参与进去。

她什么都没做就是没做。

她也不欠喻家人任何。

她拿命换来的一个亿,喻景安和陈美淑一毛钱也没给她。

“喻色,我知道这事可能与你无关,可是咱妈现在受着伤动不了,咱爸进去了,你找找关系问问情况,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总不能让爸和喻沫喻颜一直呆在里面吧,据说那里面天天吃窝窝头和咸菜,爸还好,喻沫和喻颜一定受不了。”喻衍见劝不了喻色,只得退而求其次的求上喻色了。

喻衍这样一说,喻色心软了,想到下午就能见到墨靖尧,或者,她到时就请墨靖尧帮他打听一下情况吧。

“好,我尽力。”

“喻色,多谢。”喻衍冲着她点了点头。

这一声‘多谢’,真的是很疏离的感觉。

仿佛他们不是亲兄妹,只是陌生人而已。

回到宿舍,一室的安静,高三的学生,起早贪黑的学习,所以,中午要是不补个觉午休一下,下午课都没办法上,绝对会上着上着就睡着了的。

喻色悄悄的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上去就觉得特别舒服。

拿出手机翻了翻,总是会下意识的去翻朋友圈里墨靖尧的那一个贴子。

回想着他那些损友的调侃,唇角不自觉的勾起。

那是一个她很陌生的世界。

下午第三节课,还没下课,喻色的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为了不影响上课,她手机一向都是静音。

悄眯眯的拿出手机,是陆江的短信。

自选超市前等她。

墨靖尧还真是记忆力超群,她现在想不去他公司都不行了。

下课了,早就收拾好东西的喻色就离开了教室。

她现在不是单纯的只见墨靖尧而已,还要询问他昨晚那个打给她的警察局的电话是什么事情。

直觉告诉她应该与陈美淑遇刺有关。

陆江的迈凯伦GT早就等在了那里,看到她走过来,车门便开了。

打开车门看到坐进来的少女,陆江的唇角勾起了一个弯弯的弧度,只要一想起黑靖尧的那条朋友圈,他今天就不受控制的想要爆笑。

这一整天,墨靖尧的手机就没消停过,他的手机也一样。

全都认定死而复生的墨靖尧性情大变了。

结果,那些打通墨靖尧电话的全都后悔了。

墨少还是一如既往的高冷。

至于那条朋友圈,与他无关似的。

可,分明看着就是他发的。

到了,陆江正要把车驶进停车场,手机就响了,然后不好意思的看喻色,“喻小姐,我赶着去处理一件紧急事件,你一个人上去总裁办公室可以吗?”

“没问题。”喻色笑着下了车。

“总台那边墨总已经打过招呼了,你进去就好。”陆江稍稍还是有点不放心的说到。

“好。”喻色点点头,就一身校服的走向墨氏集团大厦。

超高层的T市最高建筑物,宏伟气派,一眼扫过去,脑子里最先出来的形容词就是高大上。

她低头看看自己的校服,与这样现代化的大厦还真的有点不匹配。

不过她时间太赶,真的来不及换掉校服。

她正要走进去,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她身侧的位置,同时,一个全身名牌打扮的时尚女子风情无限的下了车,比她还快的朝着大厦走去。

女子高跟鞋踢踏的声音响在前面,与她平底鞋的无声形成极鲜明的对比。

一个美艳,一个清纯。

嗯,说清纯是好听的吧,她就是一个还没开长的小丫头片子。

不过,这并不影响喻色走进大厦大堂。

“厉小姐,请进。”门口的保安一看到厉君儿,直接放行了。

因为总台那边早就传出了话来,墨总说了,四点左右的时候有女子出现必须放行。

从总台到保安,每一个人都知道。

厉君儿无论是容貌还是家世都配得上墨靖尧,是墨氏职员口中最般配墨少的女人了。

然,厉君儿才进去,后面又来了一个。

女孩一身启美一中的校服,保安一眼就认了出来。

因为启美一中在T市算是重点高中了。

一个学生来公司还穿着校服,怎么看都不协调,“报歉,这里是公司办公的地方,不是学校,请回避。”

“我要见墨靖尧,我与他约好了的。”喻色不卑不亢。

如果不是喻衍的相求,还有她满脑子的疑问,她现在不进去墨氏集团不见墨靖尧也无所谓。

转身回去学校学习更好。

保安先对喻色还不以为意,不过一听她直呼墨靖尧的名字,顿时就认真的扫视起了喻色。

墨总只说是女人,并没有说是哪个女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