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恰逢好婚:墨少,夫人有喜了喻色墨靖尧 > 第92章 姑奶奶放行吧

第92章 姑奶奶放行吧


这一刻,看到墨靖尧,夏晓秋和齐艳全都蔫了,她两个都想起来墨靖尧与喻色的关系了,那可是喻色的姐夫,想到这里,哪里还敢纠缠喻色了。

全都老实了。

喻色也懒着理会夏晓秋和齐艳,刚夏晓秋一巴掌挥过来的时候,她脑子里已经闪过了一条讯息,不过,就算闪过了她也没打算救治夏晓秋。

那是夏晓秋的报应。

旁边,一个女生扯了一下喻色的衣角,小声道:“喻色,能不能向你姐夫给我要一张签名照呀,他太……太帅了,好好看,好酥呀。”

听到那声‘姐夫’,喻色别扭了。

她想起墨靖尧对喻沫的态度,以为他一定会澄清的,毕竟,小女生是当着她和他的面直接说出来的。

虽然小小声,不过以墨靖尧与她的距离来看,她都听到了,墨靖尧也一定听到了。

不想,墨靖尧并没有出口澄清他与喻沫的关系,只是淡清清的道:“不能。”然后,牵起喻色的手就走。

完全无视在场的其它人。

“墨少,既然遇见了,今天刚好周末,我请你和喻小姐一起吃个饭,感谢喻小姐上次出手相救。”身后,聂建山还是很客气的与墨靖尧打招呼。

喻色转身,“聂先生,你上次应该是工作忙赶不及用餐,造成长时间空腹而低血糖发作,我不过就是送了你几块糖缓解了你的低血糖而已,举手之劳,不必挂心。”长时间低血糖真的容易致死。

“可如果没有那几块糖,医生说我很有可能……”说到这里,聂建山说不下去了,‘死’那个字眼是每个人的禁忌,“所以喻小姐今天就给我个面子,让我请你吃顿饭,好吗?”

“不必。”然,不等喻色拒绝,墨靖尧直接替她冷声拒绝了,然后大掌紧握着喻色的手,仿佛要是稍微松一点,喻色就会跑了似的。

而这一声‘不必’,也是在宣示他对喻色的主权,他才是与喻色亲近的人,他聂建山什么都不是。

“疼。”感受到墨靖尧握的有点狠,喻色鼻子一皱,她是真的疼了。

听到她说‘疼’,墨靖尧倏的就松开了手停了下来。

结果,喻色一个没打住,直接撞到了他身上,“嘶……好疼。”明明看起来很精瘦的男人,但是撞上去全身都是肌肉的感觉,撞得她好疼。

墨靖尧满脸自责,他果然是最不懂情趣的人,走个路也能把她弄疼,“要不要紧,要不要去医院?”

喻色秒怔,随即摇了摇头,她这思维永远也跟不上直男的思维,“我不去医院,我还有事。”不过撞到他身上而已,哪里就需要去医院了,墨靖尧这是小题大作。

“什么事?我送你过去。”

喻色看看时间,“快走,我真的迟到了。”

还有几分钟就七点了,所以她这百分百的是迟到了。

“喻小姐,要不要我送你?”身后,聂建山看到这里,也主动追了上来,还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

“我送。”墨靖尧直接替喻色否决了。

“我也可以送的,喻小姐。”

喻色看看聂建山,再看看墨靖尧,回想起那天她救聂建山的时候,墨靖尧对聂建山就是满脸的敌意,想到这里,再想起墨靖尧脖子上有她最爱的玉,她礼貌的对聂建山道:“谢谢,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说完这一句,她拉起墨靖尧的手就走,急走了几步,这才好奇的小声问道:“你与聂建山有仇?”

如果墨靖尧与聂建山真的有仇,她当时救了聂建山,墨靖尧一定很生气,不过他也并没有表现的太过明显。

“嗯。”

喻色只觉得大脑“轰”的一下,“你跟他还真的有仇?”虽然亲耳听到墨靖尧承认了,不过喻色还是有点不相信。

她救了他的仇人,他一定很不开心。

“嗯。”男人还是淡淡的一个字。

喻色无语了。

不过,她不后悔救了一个墨靖尧的仇人。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可是透过墨靖尧的玉涌进她脑子里的无数文字中的第一句,告诫她作为一个医者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讲医德,她一直记得。

两个人并肩走出启美一中,身后的窃窃私语声一直都没断。

有的在说喻色被一个老男人包了,然后她姐夫看不过去出现把她带走了。

有的在说喻色不要脸,连自己的姐夫也要染指。

喻色根本没时间去理会这些,随着墨靖尧出了启美一中,就往公车站走去,那里可以等公交车,也好打出租车。

“小色,我送你,去哪?”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你去忙吧。”喻色已经看到了不远处的陆江。

他人在车前,不住的看她和墨靖尧的方向,一付热锅上的蚂蚁的感觉,显然等的很焦心了。

一看就是与墨靖尧有急事的样子。

“不忙。”墨靖尧低低两个字。

几步外的陆江已经要风中凌乱了,墨靖尧明明就很忙很忙的样子,再不走就赶不及今天上午的国际会议了。

那可是国内外大佬齐聚的国际会议,可是墨靖尧现在居然说不忙。

墨靖尧要是敢不参加,损失的可不是一两个亿,而是几百亿都不止。

搓着手,陆江忙乱的看向喻色,就差没喊出来姑奶奶赶紧放行吧。

喻色自然是读懂了陆江脸上的意思,微笑的扯了扯墨靖尧的袖子,“你先去忙吧,说好了下午一点的,到时候不见不散,好不好?”

她软声的恳求着,果然一开口就奏效了,让墨靖尧不由自主的就点了点头,“那好,下午一点,不见不散。”

“拜。”喻色冲着墨靖尧挥了挥手,想象着下午杨安安和墨靖尧坐一起的画面,男才女貌真的挺般配的。

眼看着墨靖尧上了陆江的车离开了,喻色着急的打了车就去见祝红了。

出租车停下的时候,时间的指针已经指向了七点三十分。

虽然是周六,不过有些小公司小工厂周六也是上班的,所以,这个点也算是早高峰了。

喻色下了车就冲进了眼前的小区。

小区是可以自由出入的老旧小区,不需要保安登记,自由进出,一看就是有些年代管理不好的小区了。

喻色急匆匆的找到了楼栋和门牌号,很快就到了祝红的家门口。

破旧的全都是划痕的木门上没有门铃。

喻色敲起了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