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二十章 拯救督师袁崇焕(三)

第二十章 拯救督师袁崇焕(三)


随着众人深入地牢内部,越走越阴森恐怖,张翠儿双腿都不由自主地打颤,朱慈烺感觉到了,就说道,“张姑姑,你将我交给田公公抱吧,你先到大堂等候我们吧。”

董琨这时也是明白过来了,抢先一步上来抱起朱慈烺,说道:“来人,快带张姑姑去大堂休息。”

几人继续往下走,来到地下三层最里面的牢房,终于要见到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袁崇焕袁督师了,朱慈烺也是有点小紧张。

等来到了一个小门口,朱慈烺一行却被拦了下来,只见一人上前来说道:“董指挥使,这里是钦犯袁崇焕所在,闲杂人等一律不得靠近。”

“这是谁啊?”朱慈烺问道?

董琨闻言立时对朱慈烺说道,这是指挥同知李若琏,被陛下钦命负责袁崇焕大案。

哦,原来这就是李若琏啊,锦衣卫的另外一个殉国忠臣。

董琨对朱慈烺解释完,又对李若琏说道“李同知,还不快来见过大皇子殿下,殿下奉皇命来见袁崇焕,并全权处理袁崇焕一事。还不快快打开牢房,迎接大皇子殿下。”

李若琏看着眼前的这个被包裹着的小孩儿,有些吃惊,不过看着董琨以及旁边的一干太监,也不由得不信,在检查完宫里的印信之后,打开了房门。

随后下跪说道:“微臣李若琏见过大皇子殿下,刚才因职责在身,还请大皇子殿下恕罪。”

朱慈烺微笑着说道:“无妨,孤能理解,李同知做得甚好。”

进入里间,见到牢门里赫然出现一身穿布衣,手脚都戴着镣铐之人。虽然蓬头垢面却身姿挺拔,囚服加身却神采不减。

朱慈烺见状双眼微眯,暗道终于见到真人了!真是难得啊,又一位历史大人物出现在自己眼前。

对于这个后世褒贬不—的人物,朱慈烺也是唏嘘不已。

总结其一生,寥寥七字而已。

可悲、可叹、亦可敬!

面前这个中年汉子,半点没有沦为阶下囚的悲愤或恐惧。

反而一脸的波澜不惊,神态不卑不亢。

朱慈烺见状,也不惊奇,能在历史上留名的人,果然自有其过人之处。

见到一个被包裹着的小孩子被锦衣卫抱了进来,袁崇焕也是有些好奇,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董琨喝道:“袁崇焕,陛下派遣大皇子殿下来看你了,还不快过来参见大皇子殿下。”

本来,袁崇焕对来人是来置之不理的,但是当听到这小孩儿竟然是崇祯帝的大皇子朱慈烺时,袁崇焕终于动容而起,只见袁崇焕大步向前,于牢门口止步。

虽镣铐加身,却依旧站得笔直。

随即双手叠腹,高举过头,重重叩拜而下。

“罪臣袁崇焕参见大皇子殿下!”

朱慈烺急忙说道:“袁督师免礼,这深夜前来打扰您休息了。来人,快给袁督师去除刑具。”

听到朱慈烺的话,董琨和李若琏都是有些吃惊,这是要闹哪一出啊?不过董琨想起临行前崇祯皇帝的吩咐,便唤过人来将牢门打开,去除了袁崇焕的刑具。

你们都到外面去吧,我有些话要和袁督师说,朱慈烺淡淡地吩咐。

这下董琨和李若琏都不敢吱声了,朱慈烺还这么小,站都站不稳,就单独和袁崇焕这个犯官在一起,太危险了。

朱慈烺笑道:“怎么,你们是怕袁督师对我不利,还是怕袁督师逃跑啊?”

两人唯唯诺诺,口不能言,不得已,只好搬来凳子给朱慈烺坐了,然后退到了门外去了。

看着袁崇焕一脸的风霜和疲惫,朱慈烺说道,“袁督师受苦了,父皇正在气头上,又受奸人蛊惑,对袁督师有些误解,还请袁督师担待一二。”

“微臣不敢,请殿下收回话语。”袁崇焕硬邦邦邦地顶了回去。

得,钢铁直男,就你这个脾气啊,这样怎么能处朋友呢?恐怕没多久人都被你得罪完了。没朋友寸步难行啊。朱慈烺想道。

接着朱慈烺说道:“袁督师,孤也不和你绕圈子,祖大寿听闻你被捕下狱,带着关宁铁骑返回辽东了,目前战事正要紧,还请袁督师写封信召他回来。孤代表朝廷保证,绝不追究他的任何责任,如有战功,父皇一定不吝封赏。”

大皇子殿下可有皇上的圣旨?

没有!

那可有皇上的手谕?

也没有?

那有什么?

有父皇的口谕!

袁崇焕想到,崇祯虽然没下达圣旨,也没有写手谕,但也没阻止朱慈烺来劝说自己写信,那么应该是真的了,应该不是欺骗自己的。

但是,袁崇焕根本不想写这封信。这一没有皇上的手谕,这玩意就没有正义性,也没有法律效力。

二是关宁铁骑每个人心里现在难免都有气,我老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结果现在给我搞个监牢,这特么不能接受。

三者,就派这么个路都走不稳的小屁孩来和自己谈,身份是够了,可是诚意呢?至少也该派内阁首辅周延儒来吧?

于是袁崇焕断然拒绝道:“请大皇子殿下恕罪,臣实在难以从命!”

随后,袁崇焕又不卑不亢地说道:“祖大寿以前听从我的话,是因为我是辽东督师。现在我不过一个待罪之人,写了也是白写,他哪里还会理睬?!”

好吧,你有个性,这个时候还在想要挟朝廷?可惜父皇要尽快下定决心处理你了,想恢复官职那是痴心妄想了。

然后迫不得已的朱慈烺开始对袁崇焕进行了长时间的开导:你的付出我们都懂,但现在国家危机重重,一旦城破,你就算现在是个民族英雄,到时也会变成民族罪人。

可是任凭朱慈烺百般劝说,袁崇焕就是不肯动笔。

不,这封信于公于私你都应该写,公,为国为民,私,可以增加父皇对你的印象分,就算以后调查也可以将功折罪。朱慈烺循循善诱。

可最后袁崇焕还撂了一句,说:“没有皇上的圣旨,我不敢胡乱动笔,以免误国误民。”

见到袁崇焕还油盐不进,朱慈烺忍不住了,大声对崇焕说:“阁下孤忠请命,只手擎辽,生死惟命,天下谁人不知?

臣子之义,生杀惟君,苟利于国,不惜发肤。皇上的圣旨虽然未下,但使我前来,用意就是这样,你自己看着办!”

朱慈烺的态度可是好多了,说话也在理,这袁崇焕就不好拒绝了,因为一件事情一旦上升到国家民族大义就没法谈了,无论如何都是应该要去做的,要不然可就犯原则性错误了。

“臣子之义,生杀惟君,苟利于国,不惜发肤”几字打动了袁崇焕,默然良久,袁崇焕说道:“殿下所言是也。”

于是,袁崇焕妥协了,袁崇焕提笔了,将自己的委屈咽下,写了一封感情真挚的劝说信,劝说那个赌气离家出走的老男孩祖大寿,让这一个迷失在苍茫大地上老男孩回家听命。

史载,崇祯二年,袁公崇焕在狱中深感太子言辞恳切,为国为民,心下大愧,遂提笔命墨,手草蜡书招祖大寿回师,语极诚恳。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