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二十一章 布局与送信

第二十一章 布局与送信


袁崇焕写好了书信,郑重其事地交给了朱慈烺,朱慈烺接过了书信,将其贴身藏好,对袁崇焕道了谢,转身出了牢房。

出得牢房,董琨和李若琏急忙迎了上来,朱慈烺点点头,说道事情已经办好,咱们这就出去找高文采,让他调人去办。

随后,朱慈烺又对李若琏说道,我来之前和父皇说过,等事情办好后,请李同知找一个安全又一个隐蔽的院落安置袁督师。

说完,朱慈烺又意味深长地说道,李同知,目前京里不太平,后金鞑子还在外虎视眈眈,锦衣卫要做好袁督师的保卫工作,要寸步不离的看护好袁督师,不能出一点差错。

李若琏听了心下顿时明了,这是大皇子殿下要照顾袁督师,不过又害怕出问题,暗示锦衣卫要看好人,便抱拳说道:“卑职明白,请皇上和大皇子殿下放心,锦衣卫一定保护好袁督师。”

交代完毕,朱慈烺也懒得在大牢里待着,就和董琨说道,董指挥使,咱们这就出去吧,好安排其他工作。

董琨连忙小跑过来,说道:“微臣明白,咱们这就出去。”说完亲自抱着朱慈烺就往外走。

一路上,朱慈烺问起了董琨家里的情况,得知他有一个儿子之后,朱慈烺说道,等以后孤出阁就学之时,可让令郎来钟粹宫陪伴。

董琨一听,心中激动万分,要不是双手抱着朱慈烺都要立时下跪拜谢了。开玩笑,朱慈烺什么身份,嫡长子,那是未来的太子,以后的君王。

自己儿子要是能跟着朱慈烺,那就是太子伴读,那以后妥妥的就是新篁心腹,这样,董家至少又可以再风光几十年,这是天大的恩遇啊。

于是董琨立时说道:“微臣替犬子多谢大皇子殿下,能跟随大皇子殿下那是他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微臣定当教育他誓死效忠殿下。”

说着,董琨脚步都轻快了几分,抱着的朱慈烺也好像亲近了几分。同时他也明白,这是大皇子殿下向他示好。

一朝天子一朝臣,锦衣卫本来就是天子家奴,几乎每一任锦衣卫都指挥使的下场都不太好,自己要是提前抱上新皇的大腿,至少也可以保证将来不被清算,天下就没有比这更还划算的生意了。

等出了锦衣卫大牢,来到了锦衣卫大堂,朱慈烺吩咐到,现在已经很晚了,孤就不回宫了,今晚就要打扰董指挥使了。

请董指挥使先安排人带张姑姑先去安排,我要见一下高文采,先办父皇叮嘱的事情。董琨虽然不明白朱慈烺为什么不回宫,但是临行前皇上让他一切听从朱慈烺吩咐,他照办就行,总不会出错。

朱慈烺见董琨好像要大张旗鼓的样子,就制止道:“就在值房歇息一夜即可,不要大动干戈,我天亮就要返回钟粹宫。”

董琨无奈,本打算在外好好安排朱慈烺,不过见朱慈烺这样说,也只好和张翠儿一同下去安排了。

不一会儿,就有人将高文采带来了,朱慈烺就着灯光仔细一看,果然是一条好汉,但见: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

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狱临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当下朱慈烺见了高文采这样能在历史上留名的英雄人物,心中甚喜。便问道:“深夜叫高千户前来是有一事相托。”

高文采是现实知道朱慈烺身份的,见朱慈烺动问,急忙朝前几步,下拜道:“卑职锦衣卫街道坊掌刑千户高文采,拜见大皇子殿下。”

“殿下但有吩咐,莫敢不从,卑职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只是不知是何事,还请殿下示下。”

“好,我这里有一封袁督师的亲笔信,要送往祖大寿军营里。你应该也知道,袁督师被捕下狱,祖大寿已经率军返回辽东,此去必然有很大的危险,你可害怕?”

“卑职不怕,自从加入锦衣卫以来,卑职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没有什么危险是可以难倒卑职的。”高文采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父皇需要的就是高千户这样的忠诚之士,你等下去调拨一队锦衣卫,然后早点下去休息,明早城门一开就立即出发,赶往辽东追赶祖大寿去。”

说着,朱慈烺拿出了袁崇焕的亲笔信交给高文采,并说道,高千户路上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要因为着急赶路忽视安全,只要将信亲手交给祖大寿才算完成陛下交代的任务。

“多谢殿下关心,卑职一定安全将信件送达。”高文采再次保证。

随后朱慈烺悄悄对高文采说道,你见到祖大寿将军,告诉他,就说是孤说的,孤知道他的难处,也理解他的困境,希望他速速返回京师击退建奴大军。

朝廷事后绝不会追究他之前的行为,获胜之后朝廷还另有封赏,而且祖将军要是愿意可将子侄送来钟粹宫当差。

好,言尽于此,高千户就赶快下去准备吧,一路上兵荒马乱的,要记得带好己养之物。切记切记。

“卑职谢过殿下,卑职这就告辞!”说完,高文采一路倒退着走出了锦衣卫大堂。

等高文采走后,董琨进来禀报,说是房间已经准备好,请走朱慈烺前往休息,朱慈烺道了一声谢,就跟着董琨来到了锦衣卫值房,在张翠儿的帮助下洗漱睡觉。

第二日,一大早,等朱慈烺起来后,就发现锦衣卫名义上的头头掌锦衣卫印兼提督东司房官旗办事郑士毅已经在房外等候了。

见到朱慈烺,郑士毅急忙上前参拜:“微臣掌锦衣卫印兼提督东司房官旗办事郑士毅见到大皇子殿下,不知大皇子到来,微臣有失远迎,请大皇子责罚微臣怠慢之罪。”

这郑士毅可是左都督,加衔一品的大官,朱慈烺虽然是皇子,可是也不敢托大。

于是朱慈烺笑道:“郑都督,快快请起,昨晚父皇临时安排慈烺前来锦衣卫办事,也来不事先知会都督,倒是慈烺的不是了,还请都督不要责怪我这个恶客才好。”

郑士毅见到朱慈烺一点架子都没有,心下也甚是高兴。锦衣卫虽然是天子家奴,但是那是天子,而不是皇子,朱慈烺要是摆谱,他也不好处理。

现下朱慈烺礼贤下士,他也顺坡下驴,皆大欢喜。于是郑士毅便带着朱慈烺赶往锦衣卫大堂,将锦衣卫一众人等介绍给朱慈烺认识。

当郑士毅介绍到新上任的锦衣卫南镇抚司佥书骆养性时,朱慈烺笑道,“好,果然英雄出少年,骆家世代忠良,乃是锦衣卫老人,骆佥书要继承先人遗志,多多发扬前辈优良传统,将来必定前途不可限量。”

见到朱慈烺对骆养性大加称赞时,周围的一众人等嫉妒得眼睛都发红了,恨不得表扬的是自己。

而骆养性则一边暗自欢喜,一边却如坐针毡,顿时局促不安起来。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