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二十七章 敲诈冯铨

第二十七章 敲诈冯铨


一路上,斜靠在马车里,朱慈烺感到很高兴,今天出巡的目的基本达到,顺利的和高文采牵上线,至于接触到金声那就是意外之喜了。

今后,如果有了这两人的帮助,那在大厦倾覆之时就有了依靠。就在朱慈烺开心不已的在马车里哼小调的时候,突然一阵喧哗传来,随即马车停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有人闹事?朱慈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饥民闹事,毕竟京师里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的人,没吃没穿的,闹事也是正常。

就在朱慈烺掀开车帘的时候,高文采急忙跑了上来,面色不好地说道:“大皇子殿下,冯铨那厮拦路,想请捐钱守备涿州,他曾经是阁老,卑职等也不好动粗,还请殿下定夺。”

冯铨,原来是他,前世的朱慈烺也是在家被迫看了不少辫子戏,听说过这个人,这是个复杂的历史人物,有一定的才学,关键是命还长。

其实崇祯帝对待所谓的阉党的处理也并不是完全正确,朝堂最重要的就是坚决不能让一家独大,不能形成一言堂。

后世从中央到地方党政分权的模式就是最好的,在大员们相互制肘中,最好统治者可以可以游刃有余地进行有效统治,谁也离不开最好统治者的支持。

泰国的泰王不就是这样吗?无论是内阁还是军队,都要获得泰王的支持才行,各方都拼命讨好泰王,来获得执政的机会。

记得萧一山曾经这样评价冯铨等人:“运筹策划,经略四方,筦理机要,创制规模者,如范文程、洪承畴、金之俊、冯铨辈,虽以汉人投效,行节有亏,史书所载,黜之贰臣;然经营勤劳,亦不失为开国之良辅。”

所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用法。不愧是穿越之子,看来上天对自己还不错,想什么来什么,这不就有人送钱来了。

想到这里,朱慈烺吩咐道:“高千户,你去带冯铨过来,孤有话和他说。”

高文采虽然不明白朱慈烺为什么要见冯铨这个阉党,不过还是立即下去通传了,不一会儿,冯铨就被带来了。

见到朱慈烺冯铨显然也是吃了一惊,他只是见到了钦差的旗帜,知道皇帝派钦差宣慰守城军士,所以想着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重新复出。

他作为阉党头目,被崇祯帝钦定为罪列第二,现在名声是烂大街了,以前的同僚对他避之唯恐不及,谁还敢搭理他。

今天也是听到下人通报说,有钦差出巡,这才巴巴的赶来了,哪知道这钦差的车架上竟然是个小屁孩。

就在冯铨不知所措之时,高文采喝道:“大胆冯铨,大皇子殿下当面,你竟敢无礼。”

冯铨顿时一个激灵,醒悟过来,也顾不得地上肮脏,赶紧大礼参拜:“罪臣冯铨,见过大皇子殿下,请大皇子殿下恕罪臣无礼之罪。”

朱慈烺招招手,说道,“冯卿可是曾经的阁老,孤当不起你的大礼,快快请起吧!”

这下冯铨更是惶恐不安了,有些责怪府里下人没打听清楚,朱慈烺这样的小屁孩能做什么?害得他来这里丢人现眼。

可就在冯铨自怨自艾的时候,突然听到,朱慈烺说道,“冯卿请近前来,孤有话与你说。”

冯铨一听,急忙爬起来,跑到了朱慈烺跟前。

朱慈烺看着这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是啊,无论是谁这么年轻的年纪就爬到了内阁阁臣的地位,就这样一瞬间失去,肯定是心有不甘,尤其是冯铨这样会钻营,重名利的人。

于是朱慈烺对冯铨说道:“孤知你心意,孤现在缺钱,你去准备十万两白银,孤帮你复出,不过你期望不要太大,官职肯定比以前低。”

冰火两重天,前一分钟地狱,后一秒天堂,那就是冯铨现在的心情了,能复出,钱又算什么?他本来是打算捐钱守备涿州,并率众守护安放在涿州红夷大炮,以防其被后金军队夺取。

现在竟然能得到朱慈烺的允诺,那办成的机会不是更大?只要有机会,花点银子又何妨?

想到这里,冯铨急忙说道:“罪臣明白,罪臣马上回去筹备,随时恭候殿下派人来取。”

朱慈烺笑道:“世上人皆天下人,哪有十全十美的?一声功过谁来评?来日方长,冯卿又何必急于一时,明日我将宣慰朝阳门,冯卿可化妆在那里等候,届时再详谈,银钱也不急于一时。“

说完,朱慈烺吩咐启程回宫,于是在锦衣卫和大汉将军的护卫下,朱慈烺的钦差车队缓缓向着皇宫前行。

话说,冯铨痴痴傻傻的呆立原地,大皇子殿下是什么意思?“世上人皆天下人,哪有十全十美的?一声功过谁来评?来日方长,冯卿又何必急于一时?

“难道,大皇子是认可我的?还是说陛下对我还有……?

一时间,冯铨恨不得时间留的快一点,现在就是明天,自己就可以等候在宣武门附近,好好的跟大皇子殿下询问一番。

只要能复出,只要能再度掌权,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愿意,

因为他是冯铨。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