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三十章 信王府

第三十章 信王府


等九门都全部宣慰完毕,朱慈烺离开了城墙,便直奔信王府而去,只是大部分人其实没有注意到,在朱慈烺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二十多人的守城官兵。

而且,在还没有巡视完九门的时候,朱慈烺其实就是已经让高文采带着这些人力的一部分人,秘密将这二十多人的家属都接进了信王府内。

之所以要咱们做,是朱慈烺在宣慰九门的时候,这些人和朱慈烺述说了经营中存在的大问题,朱慈烺一听就局的滋事体重,自己肯定是搞不定。

而自己要是离开后,这些人估计是要被人杀人灭口的,搞不好,他们的家人都保不住,没奈何,朱慈烺只好将他们和他们的家人都暂时带到信王府安置。

等朱慈烺来到信王府的时候,竟然见到了曹化淳,朱慈烺还来不及开口,曹化淳就抢先一步向前说道:“臣曹化淳拜见大皇子殿下。”

朱慈烺急忙说道:“曹公公怎么来了,这么点小事,也劳动您老大家了。”

“大皇子殿下可是折煞臣了,昨日奉皇爷的命令,咱家就急忙赶来将浅邸收拾妥当,恭候大皇子殿下驾临。”

“有劳曹公公费心了,也有劳东厂的诸位兄弟了。”朱慈烺笑道。

这曹化淳可是明末著名的太监,他出身崇祯帝潜邸(信王府),而且是崇祯帝的心腹干将之一,之前被魏忠贤贬去南京。

崇祯基本上掌握了政权以后,就立即召他回来,崇祯二年三月,就将曹化淳任命为炙手可热的司礼监秉笔太监。

后世大家对曹化淳的印象基本上都是那个阴柔狠毒的东厂督公的形象,其实在崇祯帝即位,魏忠贤厂主伏法之后。

相继统领东厂厂事的有:王体乾、王永祚、郑之惠、李承芳、曹化淳、王德化、王之心、王化民、齐本正等九任督主。

这个是的曹化淳仅仅只是司礼监秉笔太监,距离之后的司礼秉笔太监、东厂提督,总提督京营戎政的曹化淳,还有一点时间。

“曹公公可是浅邸的旧人,父皇派您来真是太适合不过了。”朱慈烺不由得由衷的赞道,唉,不这样说也不行啊,这属于没事找事。

"那可不是,臣之前就一直在信王府服侍着陛下,这府邸老臣就是闭着眼睛都能行得通,所以昨日皇爷就派咱家来打理王府,恭迎大皇子殿下。

其实崇祯帝也只是在这信王府居住了一段时间,在其入宫登基之前,其实是居住于京师王府井大街一带的十王府里的。

见到朱慈烺带来的那些京营的将士和家属,曹化淳也是有些疑惑,便询问了起来。

“唉,父皇不是派我宣慰九门将士,哪知道这些人跟我反映京营的种种弊病,这些事哪是我能参合的,又不忍心我离开之后他们被灭口,只好先带来信王府了。”朱慈烺一声长叹,说起了缘由。

“大皇子殿下就是心善,按理说,这些人也是活该受罪,不过既然殿下发慈悲,那就收留他们一段时间吧。”曹化淳也是叹息道。

说着几人就进入了信王府,大明朝在朱元璋这个开国皇帝的时候就规定了藩王非诏不可离开封地。

所以,大明朝的藩王一般一辈子都是住在自己的封地上,好多人从出生到死都没离开过封地,就像猪一样被圈养着。

只有极少数的王爷偶尔有机会获得进京陛见皇帝的机会,才可以了短暂的离开封地,对于有机会进京的藩王来说,京城里所谓的王府,也不过只是一个临时的住所,一般都不会花巨资建来修建。

对于皇帝没有就藩的未成年皇子,就会居住在京城的十王宅。这些人还没有确定封地,也没有收入,只能靠朝廷划拨一部分薪饷作为在京城的日常花销。

而当年也有一个特例,那就是朱慈烺的便宜老爹朱由检的信王府,虽然是作为信王的临时落脚之地。按照祖宗的惯例信王一旦就藩离京,若无意外,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但信王府还是修建的金碧辉煌、异常宏伟。

这主要是因为,当年天启皇帝对于自己年幼的弟弟朱由检的宠爱,因此给了他诸多的特殊优待,比如这座信王府,至少是隔壁瑞王、惠王、桂王三位藩王叔叔住宅的两倍大小不止。

见天当朱慈烺第一次站在王府门口,打量着自己父皇当年的浅邸。好奇中带有几分惊喜,毕竟,在这里他可以暂时摆脱皇宫的束缚,偷偷地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信王府相当的恢弘壮丽,有着五开间的大门,朱慈烺也是感叹万千,这要是在后世的北京城,就这黄金地段,这面积,那可是妥妥的京城核心商圈。

这要值多少钱,怕不是几百几千亿能搞定的事,不说别的光地皮怕是就要几千亿了吧,更不要说这里面的各种各样金碧辉煌的建筑和里面的陈设。

自己这算是在皇城之中有了独家庄园了吧,没错,就是庄园,这么大的一个建筑群,用别墅已经不足以用来形容了,在西方那就是妥妥的一个独立小城堡了。

曹化淳看到大皇子殿下不说话也不动,只是呆呆的望着府邸脸上的神色不停的变幻,有喜悦、有震惊、还有一丝丝的遗憾,对,就是遗憾。

他心中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自从王府建好搬进来以来,自己足足在这里生活了好几年,而大皇子殿下这可是第一次来啊?

在非常讲究礼仪规制的明朝,所有阶层的住宅都有明确规制,稍微有所偏差,那就是逾越,僭越的话就是和谋反一个大罪,那可是要杀头的。

所以,从最高的亲王到最低的平民和贩夫走卒三教九流,各有不同。信王府就是明朝最标准的五开间,七正堂的王府规制。

只有朱慈烺检一个人可以从大开的中门走入,随从侍卫包括曹化淳都只能从两边小门穿过,紧随在朱慈烺身后。

信王府内原来留守的管事太监宫女一个个都弯着腰,面露热情的笑容,紧随朱慈烺身后,片刻也不敢离开,随时准备回答大皇子殿下的问题。

个个都想在第一次见面的大皇子心中留个好印象,毕竟他们平时留守这鸟不拉屎的信王府,早已经远离权力中心,可是谁的心里还没个小希望?

往上爬是人的天性使然,大皇子殿下可是皇上唯一的儿子,又是嫡长子,那将来的前途可为知不可限量,要是能在大皇子回来的这期间巴结上大皇子,那将来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御使就在众人前后呼应,小心翼翼陪伴的当下,朱慈烺开始了自己短暂的信王府之旅。

整个王府被细分为了三路大的格局,从正大门进来就是中路,也是信王府的主题,经过前庭门房,进院就是一个花园,花园后面正对着王府的主建筑绿瓦红漆的银安殿。

而银安殿的后面就是嘉乐堂等建筑,在曹化淳的耐心引导下,朱慈烺和张翠儿等钟粹宫老人和锦衣卫的护卫下,先是逛了一圈王府,然后才来到正殿中坐定下来。

“殿下,您还满意吧?”曹化淳笑着说道。

“呵呵,有劳曹公公了,回到了父皇当年的家,慈烺新野心潮澎湃,感触很多啊。”朱慈烺不由得说道。

“殿下满意就好,既然已经交割完毕,咱家也就要返回宫里和皇上交旨了。”曹化淳说道。毕竟他一个是司礼监秉笔太监也不可能长时间留在信王府陪伴朱慈烺。

“好,好,有劳曹公公辛苦一趟了。孤送送您吧。”说着朱慈烺站了起来。

“殿下留步,殿下留步,可不要折煞老臣,老臣熟悉的很,自己回去就行。”曹化淳一脸惶恐的连连拒绝。

“好吧,既然如此,张姑姑,你代替孤送一下曹公公。”朱慈烺又对张翠儿说道。

伴随着曹化淳的离开,整个信王府就交到了朱慈烺手中,好吧,现在他又变成了主人。

一整座王府的主人,看起来不错哦,朱慈烺想到。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