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三十一章 当务之急

第三十一章 当务之急


转一天朱慈烺也很累,虽然没走多少路,可还是出了很多汗,身上黏黏糊糊的,感觉很难受,就让张翠儿安排人给他泡个澡,好洗去一身的疲乏。

朱慈烺可不敢住正殿,那是以前崇祯帝居住的,还好张翠儿考虑的比较周到,已经在王府后花园旁找了一栋独立的院子,于是朱慈烺便在张翠儿的带领下径直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中。

刚进小院不久,张翠儿就来禀报说是可以洗澡了。朱慈烺不禁一愣,那么快?才进来就可以洗澡了。

见朱慈烺发愣,张翠儿说道:“好叫殿下得知,我等赶到信王府就在曹公公的指点下,选择了殿下的居所,然后妾身就安排人烧好水等殿下归来。”

“让张姑姑费心了,如此甚好!”朱慈烺满意地说道。

“哦,好的。可是浴室在哪里啊?”朱慈烺一脸茫然地对张翠儿问道?

“回殿下,就在隔壁的小间里,请殿下移步。”张翠儿即系回答道。

随即在张翠儿的带领下,朱慈烺抬步来到了隔壁的小间里。只见小间里摆设着各色名贵的家具,地面全是打磨得光滑的大理石地板。

中间放有一个小巧的实木浴缸,浴缸已经填满了水,水面上洒满了鲜花。周围还燃起了好多盆的炭火。

鲜花浴?朱慈烺见状心里一跳,心里产生了这个词,原来古人也这么会玩。可是现在不是冬天呀,哪里来的鲜花?

“哦,对了,张姑姑,将窗子开了一点,要保证空气可以进来。”朱慈烺突然心里一惊,急忙吩咐道。

“要打开窗户吗?可是外面很冷啊?”张翠儿虽然很不理解,这么冷的天,怎么还要开窗?可是殿下吩咐,她还是立即让小宫女将窗户都打开了一丝缝隙。

朱慈烺可不想一氧化碳中毒,可是这个道理和他们也不好解释,就直接吩咐,让他们去好奇和猜测吧?

只见张翠儿一丝不苟的净手后,焚上香,点上蜡烛,顿时小间里灯火通明的。

“水温刚好。”张翠儿半蹲着身体,将白白的手臂放入浴缸里搅了搅,然后抬头对朱慈烺说。

“让妾身等人服侍殿下沐浴吧。”张翠儿微笑着说道。

说着就来帮朱慈烺宽衣解带,朱慈烺本来有些别扭,作为一个心理年龄已经四十多的中年油腻大叔,让一个陌生女子伺候洗澡还是有些不适应。

不过转念一想,哎,怕个屁,这个身体现在不过是个才九个多月的小朋友,有什么可忌讳的。难道还能自己洗不成?要是再推脱,难说又被怀疑了,再说自己也不知道这古人是怎么洗澡的?

身上衣服脱光后,张翠儿将朱慈烺抱进了小浴缸里。水暖暖的,泡着很舒服,身后张翠儿也在缓缓的用她的芋荦玉手给他捏着小肩膀。

感受着肩上青春美少女柔腻的触摸,朱慈烺舒服的恩了声,暗道:“这样的日子,给个神仙也不换啊!”朱慈烺闭上眼睛安静的享受起来。

过了好一会,朱慈烺都快睡着了,忽然感觉身上凉悠悠的,精神瞬间恢复,原来是张翠儿在给他身上涂抹洗浴用的东西。

他站起身来,好方便张翠儿在他身上涂抹。

“这是什么东西啊?”张翠儿问道。

“回殿下,这是澡豆。这澡豆可是好东西啊,是用豆粉合药制成,用来洗手洗面,可使皮肤光泽。

根据药王孙思邈所说,用澡豆洗手,‘十日色如雪,三十日如凝脂’。妾身还听说,宋朝时的宰相王安石因为肤色黑,他老婆也让他用澡豆洗脸呢。”

“哦,你们平时也使用澡豆洗澡吗?”朱慈烺随口问道。

“妾身等人可用不起,这澡豆可金贵着呢。”张翠儿悠悠地说道。

看着旁边放澡豆的小盒子,朱慈烺突然想着若是能将现代的香皂做出来就好了,那玩意可比这死贵死贵的澡豆好用多了。

唉,看来自己还是要走上穿越前辈们的老路,造肥皂赚钱啊。不过这玩意儿需求量大,要是操作得当可是很快就可以赚的盆满钵满。

穿越人最常干的事,造肥皂、造香水、造镜子、造水泥,特殊点的造火药、造枪炮,然后造反,看来自己也将不能免俗地要走上这穿越老前辈们走过的老路。

时不我待啊,等冯铨这个家伙将钱送来,自己就要赶紧的整起来,先整个香皂、二锅头然后卖到草原和辽东甚至是卖给建奴。

然后让张翠儿回老家诸暨养殖淡水珍珠,嗯,还要安排人去广西养殖海水珍珠,哦,好像海南也可以养殖,对,等冯铨上任了就派人过去养殖。

这海南可是好地方,一定要牢牢地拽在自己手里,开矿,海南的铁矿可是中国最好的铁矿,海水晒盐,一本万利。

想到这里,心情很好的朱慈烺全身被张翠儿冲洗干净,爬出浴缸,站在设计好的木板凳上,让张翠儿给他擦干水珠,穿戴好干净的衣服,整个沐浴过程不用自己动一点手。

哎,万恶的封建社会啊,人吃人的不平等世道,嗯,真香!

明天是该去见一下自己的便宜老爹崇祯帝了,今天溜出去一天还出了不少状况,尤其是府里的这些京营军士,等传到他们耳朵里,他们一定会很担心和生气。

还是早点去坦白从宽,争取利用此次机会,建立自己的一个小班底,还得去见一下周皇后,他马上又要生了,妊娠期的女人最敏感,还是不要得罪。

而且今后自己的一系列构想都还得靠着父皇和母后的鼎力支持,离开他们现在的自己屁都不是,仅仅一个大皇子的身份能做什么?大腿得及早抱牢。

静静地穿好衣服,靠在火盆边烤火,等待头发晾干,朱慈烺望着眼前这岁月静好,心绪却难以平静。

谁曾想,不意一夜秋凉,一顿见手青,一场花开花落,一场聚散各方,前世的种种转瞬间烟消云散,异世的今朝自己将如何磨一砚爱恨情仇,蘸一笔无怨无悔,书一幅爱恨春秋?

“暂把异乡借为家,闲时步履看落花。天涯方圆均为客,惜春恨晚月如华。”一叹数百年,瞬间擦肩,茫茫人海飞絮万千,凭窗而望终有所隔,万般思量终落一点,朱慈烺心道,为何,我却老是没法学会笑着去遗忘。

一切看似在挣扎,孤单的天地,孤单的我、痴痴的竖立在窗前,在傍晚的凄迷夕照里,我想我原来属于这里?后世不过是一场匆匆而过的旧梦?

可那千年后依旧展现的故土,有心心念念我的父母和爱人,有我的兄弟、朋友,有我奋斗过的足迹,有我冰封的梦,有我无尽的相思。

可如今,只有我独身一人孤零零的漂泊于熟悉又陌生的故乡,游离于这世道的缝隙中。可笑前世的我还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改变那个初衷的少年,希望在草原上信马由缰,游放自己。

所以,前世的我时常会把自己幻想成骑在马背上吹奏笛子的白衣少年,还在幻想如果是在古代的话,或许,我能是一个柔情的侠客。

谁曾想如今一语成谶,自己真的来到了古代,还是这个即将转乱纷纷、国破家亡的明末,那么我还要做那柔情的侠客吗?

是愁,是叹,终不过一纸繁华,而生活总要继续。就在朱慈烺思绪万千,感叹不已的时候,耳畔突然传来“殿下,该吃饭了?”

却原来是张翠儿见朱慈烺自从洗完澡之后,整个人就变得痴痴呆呆的,双目无神,整个人神游天外,怕出什么意外,便赶紧出声提醒。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走吃饭去!”一时间朱慈烺又恢复了那个神采奕奕的少年郎。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