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大明双面太子爷 > 第三十八章 来到大明的第一桶金

第三十八章 来到大明的第一桶金


不一会儿,朱慈烺就见到一身戎装的襄城伯李守锜被下人带了进来,一见到朱慈烺,襄城伯李守锜便抱拳躬身行礼说道:“臣京营总督襄城伯李守锜见到大皇子殿下。”

朱慈烺点了点头,说道:“襄城伯免礼,不知襄城伯这么晚到孤府上有何事?”朱慈烺目下看不清情况,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还请殿下恕罪,臣这些日子一直在巡视各门防务,没有及时前来拜见殿下,今日偶然听到部下汇报,才知道陛下派殿下前来宣慰九门。”襄城伯李守锜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道。

“得,鬼才相信你,我都宣慰几天了,你作为京营的最高长官,你现在才知道?哄鬼的吧?”朱慈烺没有回答,只是喝道:“来人,怎么还不给襄城伯上茶,这府里是越来越没规矩了。”

乍一听到朱慈烺的大喝,可把襄城伯李守锜吓了一跳,他还以为朱慈烺要拿下他呢。看着身子都被吓得抖动的李守锜,朱慈烺只在心里暗笑了一下,怕就好。

李守锜可不知道朱慈烺在想什么,他其实本来是不想见朱慈烺的,他就以为朱慈烺不过一个孩子,陛下一时高兴,派他出来收买人心而已。

也就是个面子工程,做完了也就回去了,可哪想到朱慈烺不仅每天都来宣慰,昨天还带走了好几名不满他的军官。

这也就罢了,还把那些人的家人都带走了,让他想报复都无从下手,这下他开始着急了。下午又传来,又有一部分京营官兵被锦衣卫带走。

这下,李守锜有些坐不住了,忙到锦衣卫打听消息,可是得到的是锦衣卫不知道这回事,都是大皇子殿下一人在操持。

于是李守锜更是惊慌不已,到得晚间,他又听说了冯铨因为走了朱慈烺的门路,被任命为琼州府知府,这下他是彻底坐不住了。

是的,襄城伯李守锜害怕了,京营什么状况他很清楚,这要是上报到皇上那儿,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连冯铨这样阉党二号人物,都能被朱慈烺运作复出,可见陛下对朱慈烺有多喜爱,自己这事儿要是被朱慈烺捅到崇祯帝那里,还不知道什么下场呢?

而且信王府在大明朝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谁不清楚,那可是浅邸啊?于是,襄城伯李守锜在稍作一番准备以后,就着急忙慌的跑来信王府上拜见朱慈烺了。

听到朱慈烺刚才说的“规矩”,李守锜以为朱慈烺是在暗示他,也是在针对他,于是这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只听得“扑通”一声,襄城伯李守锜便给朱慈烺跪下了,再也不敢讲什么甲胄在身不能全礼之类的屁话了。

见到襄城伯李守锜就这么跪下了,朱慈烺急忙说道,“所有人都退出去,没有孤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进来。”

等门外的侍卫都离开后,朱慈烺才不紧不慢地说道:“襄城伯这是何意?孤可担不得你的大礼啊。”

朱慈烺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笑开了花。小样,既然你先认怂了,那我还不得好好敲打敲打你。

于是朱慈烺说道,孤听说,京营存在的问题可谓触目惊心啊,谁能想到,大明号称十万的京营精锐竟然只有一万多可堪一战的士兵,剩下的大多是老弱病残。

就是这些老弱病残好多还只是存在于名单上,有些人竟然是嘉庆、隆庆年间就加入了京营了,孤是不知道这几百岁的人还怎么战斗?这目下的京营,说白了就是坏的很,烂的很。

更令人发指的是德胜门一战,神机营发射火炮相助,火炮不仅打不中建奴,却大多射到满桂军中,致使众多边军将士伤亡,满桂将军也因此受伤,谁能想到,如此荒谬的行为竟然就是咱们的京营干的?

其他诸如士兵盔甲不整、武器不全,很多士兵把装备窃取卖掉,名册上京营有战马两万余匹,实际战马却不足百匹,战车多是腐朽破败,各项物质无一不短缺,最可怖的是库房原本应该有银十多万两,实际存银不足百两,原因竟然是被偷盗了,究竟是谁偷盗的啊?

孤还掌握了证据表明,在这次建奴入寇中,京营除了造谣生事,造成京师大规模恐慌外,甚至亲自出击攻打关宁军外,鲜有作为,不知道父皇知道后会有何感想?又会如何处置襄城伯呢?

听到朱慈烺一桩桩一件件的细数京营的问题,李守锜被吓得是冷汗泠泠,都差点想暴起掐死朱慈烺灭口,可是他不敢,他不敢赌朱慈烺有没有后手,而且杀了朱慈烺他肯定死活不了的。

而正在侃侃而谈的朱慈烺也没有发现李守锜又想杀死他的念头,要么他肯定也要被吓个半死,因为他不仅没有留什么后手,反而自断手臂的遣走了所有人。

还好,这都只是李守锜的一个构思,没有成行。“殿下救我,臣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哦,那你说说看。”朱慈烺有些玩味地说道。

“唉,臣接受以后京营就是糜烂不堪,臣也是没办法,没有魄力彻查,只能听之任之,臣死罪啊,还请殿下饶命。”李守锜一边不停地磕头,一边哭诉道。

“襄城伯是当孤是三岁小儿,好欺骗吗?孤还不知道其中的弯弯道道,这京营说白了就是你襄城伯手中的赚钱利器,这些年怕是捞了不少好处了吧?”朱慈烺毫不犹豫地说道,不过他显然忘记了他不是三岁小儿,而是个不满一岁的小儿。

听到这里,襄城伯李守锜心里顿时活泛了,他是知道冯铨明面上是给朝廷捐献了两万两白银,暗地里不知道给了朱慈烺多少钱。

想到周皇后的老爹周奎那个贪得无厌的老吝啬鬼,李守锜就气不打一出来,得得得,老子今天也破财免灾吧。

“臣知罪,臣愿献出两万两白银给殿下处理?”李守锜急忙说道。

“两万两?你当我白痴啊?历史我又不是没学过?”朱慈烺听了默不作声,只是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李守锜。

李守锜见没动静,咬了咬牙说道,“四万两,臣愿倾家荡产出四万两的赎罪银。”

朱慈烺还是没有立即回答,只是淡淡地说道:“国事艰难,民生凋敝,京师里流民哀嚎,孤看着实在不忍心啊?”

“不忍心个鬼,你这个小子坏得很。”李守锜都要忍不住开骂了。最后实在无奈,只好说道:“臣也是能理解殿下忧国忧民的心思,臣愿意出八万两。”

随后李守锜又补充道:“如果殿下觉得还是不行,那臣也没办法了,就只能任由殿下处置了?”

“看来是到底线了,也不能逼迫太紧,要么大家脸上也不好看,其实说白了自己根本就拿他们没办法,见好就收吧!”于是,朱慈烺长叹一声说道:“行,就按照襄城伯说的办吧!”

李守锜是内心吐血,这些年算是白为朱慈烺打工了,自己就是个劳碌命,鱼没吃到反惹了一身腥,亏本啊,亏本啊!

说着,李守锜急忙拿出身上的五万两银票递给朱慈烺,说道:“臣来得匆忙,身上只有五万两的银票,剩余的三万两臣这就派人回去筹措,还等殿下宽限一二。”

“行,那你派人去取吧,孤还要和你说说,被孤带来回来的京营那些人怎么处理呢?”朱慈烺又继续说道。

“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这个小滑头,和周奎那老匹夫简直是一模一样。”李守锜一边心里骂,一边急忙叫人把他的亲兵叫来,暗暗吩咐了几句,亲兵便离开而去了。

见亲兵离开后,朱慈烺又喝道赶紧上茶啊,怎么能这么怠慢襄城伯,随即,有宫女立即端了香茶上来,朱慈烺又挥挥手让他们离开了。

见四下无人,朱慈烺继续说道:“襄城伯勿忧,锦衣卫带回来的王钺和汪廷俊等人,过几天孤就把他们远远地打发去琼州和广西去吧,让他们永远也回不了京师。”

李守锜一听,心里也是一惊:“没想到朱慈烺小小年纪,竟然这么狠,利用完了就扔了,看来以后的远离朱慈烺才安全。”

朱慈烺本来没想到李守锜竟然因为他这句话而对他产生了警惕,要不然他也就不这样说了,可惜没有早知道,朱慈烺也不是神。

就在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李守锜手中的茶叶都换了三道水,喝得如白水一样,亲兵终于将剩下的三万两银票送了过来。

见交清了答应的银票,李守锜终于如释重负,赶紧告辞走人,朱慈烺见挽留不住,还特意将他送出了信王府大门。

到了门口还依依不舍地和李守锜告辞,要不是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两人的关系是有多好呢?能不好吗?一来就送八万两银票,这样的人能不重视吗?能不天天盼着吗?

PS:新人新书上传,慢热型历史架空文,告诉你一个你所不知道的堂堂大明太子朱慈烺拯救自己以及大明朝的故事,有爽点、有热血、有兄弟、有爱人,恳求各位读者大大,多多关注鼓励,评价,跪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