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远山客胡话记 > 第三章 你等是何人?

第三章 你等是何人?


  白十八见他髯须间费力挤出一丝笑容,眼珠一转道:“谢谢莫老哥!只是...一块石头怕是连块奶酥都买不到?”

  “哈哈哈!小兄弟,这可不是块破石头,事成之后汝即刻自由。拿着它,去金马坊西三九典当处找掌事,便得换好些银钱。”十八心想这破石头能换几个子儿,但到底不敢造次,只是俯首道:“小的不求钱财,仙长可否传我仙术一二,真乃神人也!”

  “白兄弟,那都不是什么仙术,唯人间道法耳。你先收下罢,其余的日后再讲。”十八听着有戏,于是点头称是收下了。

  莫头儿又问他是何方人士、家中情况,十八答道:“回军爷,十八就一水上漂的流浪子,被在下师傅捞救起。老人家几年前便过世了。这不,好容易在镖局安顿,行镖至昨日遭贼人打杀了掌柜一行,才死里逃生,正忖着实无归处便被莫老哥一行拦下。嘿嘿...”十八将生世一一说与他听,莫头儿闻言沈默一阵,领着白十八入大殿。十八入得殿中,一眼便见着龙王像,通体赤黄,须目皆张,可谓是火龙日暗崩腾云,奋髯九重风自空。莫头儿亦指着龙王像对十八拱手说:“这龙王像,明日队伍内须有八人来扛,白兄弟就充当其一。可乎?”

  “责无旁贷!”白十八以拳捶胸哐哐响。

  “善。此像神异,搬运时需口占‘太上忘我,正炁流形,天丁力士,镇印云起’便可如臂使指。汝等八人又需结阵,你原地不动即可,其余弟兄将会以你为阵眼行事。可记住?”

  “太上忘我,正炁流形...”白十八喃喃,突然想起在何处听过相似的话,费劲思索。

  “汝可记下?”却看见白十八闭着两眼蹙眉怔着。

  白十八突然想起师傅喝醉酒时似是偶尔自言自语,听不真切,却只辩得“太上无情,正炁无形”两句,与这军爷儿所口授术诀如此相似。起初还问老头儿这都是什么,每每以醉鬼涎语搪塞,故后来不再问了。十八心中好奇,便问:“莫老哥,你们是什么人呐?应不是朝廷兵?”

  “呵,我等确非皇朱下人,然确实为兵。”

  “诶?非皇帝的兵,既为何兵?”

  “拱卫天下人之兵也!”

  “拱卫天下人?”

  “正是。”莫头儿不再多言,便转身要离去,十八忽道:“太上无情,正炁无形,军爷曾听说过?”

  莫头儿原地定住,回头已是瞪大双眼,满脸不可置信。“这..这句话是谁人说与你听?”

  “我那便宜师父喝醉酒时偶尔被我听得两回!”

  “他老人家还说甚么?”

  十八摇摇头,“听不真切,只听得这两句了。”

  莫头儿转过身来略显激动:“既然是你师父,你便也是传承之人,咱就不隐瞒甚么了。我生平也只听得一次这口诀!原是二十余年前某于五峰山修习道术之时,某日黄河吴渡口有妖人作祟,而风后阁主正于山顶穹阁内闭关。某只在山麓,却也听得阁主煌煌之声曰“太上无情,正炁无形。我以我光,自照千里”,随即便看见大神通自峰岑激射而出,金乌云门次第开,一气横渡百里外!大丈夫豪迈当如是...”

  莫头儿正神游,十八却是打断:“老哥!快回神儿!”莫头儿被打断回忆,自然不满,正要教训这小子,十八便讪笑问:“是以这口诀乃大神通?非若是哉!仆从未见师父有什么移山填海的能耐啊,果腹尚且为难...况军爷尚未讲明,何为风后?”

  莫头儿盯着白十八好一阵,十八突觉得一阵恍惚,脑中巨震!该死的...十八心中暗骂,这贼怎生骤下杀手??就在他以为要命丧于此,莫头儿方撤去摄人目光。

  “尔做甚!”十八怒气冲冲,双拳捏紧就抡上去,却被一阵气劲卸去力道。

  “小兄弟,冒犯得罪,还望海涵!只是你方才所言所问乃吾等绝密,但你身有鸿气,又听闻此言,汝欲知道种种,是故用了些手段以确保你所言非虚,我方才敢说与你听。”十八云里雾里,但依旧怒视军头儿不肯松懈。莫头儿便以气制住他,边是娓娓道来这所谓“绝密”何谓。

  “我等皆来自圣阁,而所谓元稽,为圣阁六贤人之一。”

  “圣阁?好大口气!你莫不是诳我,我跟着师傅四海为家,消息也算灵通,可从未听说有这等门派啊?皇帝之下白口称圣,衣物刀枪亦都逾越规制,朝廷不管?”

  “哈哈哈哈....朝廷....他们管不到!我等既非朝廷门生,亦非江湖草莽。隐世外,执圣心;身卫道,护天下,是为圣阁扶道人!该从何处说起...”

  “这等好心门派,许是近几年堪堪组建罢!”

  “笑话!虽世道不端,人心变易,然我等非是那些东林或泰州所聚起文人结社。圣阁历史起于千年之前,彼时天象大乱,四端更倾,妖人蜂起,诡相横生。道亡数极无所归,悠悠兆庶尽含冤。滔天乱局中有六位隐世大能相邀而起,率门人征战四方,救此倒悬拯涂炭,登我圣明去多难...六圣人率众与种种恶作争斗,一战便是百年。”

  “当真?若不是在讲神仙话本逗趣小的?”

  “那末,你方才所见道法亦是神仙话本咯?”

  “老哥莫上火莫上火...大战结果是输是赢?”

  “可惜无人知晓,阁中有关大战终局记载皆散轶了。某想,许是赢了,不然人间怎能平静下来?总之圣人们查悉,有大恐怖在背后搅鬼,千年来我等称其为‘对坐人’。然六圣不知为何以大神通开方外净土,约束门下隐世不出。没想到,世间却逐渐无法修行...”

  “老哥所说真是天方夜谭,越吹越玄呐!”

  “臭小子还不信?某刚才说了,以机密话与你知,不仅是你师傅的道法口诀,更因你身具鸿气!也罢,某让你亲眼见见,以证明修行非虚言。”莫军头提气下泥丸,口占:“以我真实气,开汝实相眼!”手捏光明决往白十八双眼一划。

  “这...这些是甚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