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绝世龙神龙辰杨灵青_ > 第2153章 亘川的信徒

第2153章 亘川的信徒


“宗庆。”

巫和认出了身着黑衣的中年男子。

“巫和,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么?”

被认出来,宗庆显得极为平静。

“一座没什么价值的破宫殿而已。”巫和淡淡道。

看宗庆的脸色不大好,巫和又道:“怎么?看你的反应,这儿是你主子的宫殿?”

“巫和,不要以为你还是万年前的你。”宗庆很不爽别人都当亘川是他的主子。

他,宗庆在彼界也是有头有脸的存在。

他,曾是零河的长老。

零河比肩淇河,都是威慑四方的存在。

只不过是与亘川做了道友,怎么亘川就成了主子,他成了仆从?

“我也觉得我不是当年的我了。”巫和握了握拳,感受着源源不断的力量,道,“现在比以前更强了。”

“呵呵……”

宗庆讥讽的笑着,“就你?”

“不扯这些没用的,你是不是亘川的信徒?”巫和问道。

“不是,也不可能是。”宗庆咬牙切齿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宗庆,你嘴上说着不会再来亘川宫阙,怎么又来了?”

这时候,有一道声音自一侧响起。

来人是丁飞沉,正是本座亘川宫阙的信徒。

丁飞沉的到来令宗庆更不爽了,他来此地当然是为了抓姜神武。

没想到不仅没抓到姜神武,还被巫和给拦下了。

今日倒霉事都被他赶上了。

“你是亘川的信徒?”巫和转而看向了丁飞沉。

“巫和?!”丁飞沉来时只注意到了宗庆,还有姜神武和唐笑宇的气息,未曾留意到巫和竟是在此地。

“看样子是了。”巫和目光定在了丁飞沉的眉心处。

眉心处有一个黑色的五瓣花印记。

黑色五瓣花正是亘川的精神力印记,足以证明丁飞沉是亘川宫阙的信徒。

“你在自说自话什么?”丁飞沉眉头紧皱。

他无法看穿巫和此时的状态,不清楚巫和到底是灵状态还是复生状态。

遂探出了一缕精神力窥测巫和的彼界灵气情况。

丁飞沉的精神力悄无声息的接近了巫和,很快就包围了巫和。

本以为巫和周身会存在着结界咒法护体,却是没想到他的精神力不受阻拦的侵入了对方的灵脉中。

有彼界灵气!

彼界灵气的浓郁程度出乎他的意料。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存在了上千年的灵该有的彼界灵气程度。

丁飞沉想要收回精神力,却晚了一步。

精神力直接被巫和斩断了。

不仅如此,巫和的彼界灵气化作道道灵气匹练,缠住了丁飞沉。

巫和复生了!

丁飞沉意识到了这个严肃的问题。

“怕什么?”

他慌乱而又恐惧的反应落在宗庆的眼中,引得宗庆一阵鄙夷,“一个存在了数千年的灵,即便是复生又能如何?”

宗庆与暗麟族万桓等人同时期,他自是了解巫和的相关情况。

万年前对上巫和,他或许会忌惮几分。

如今情势不同,大可不必如此畏惧巫和。

属于巫和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你行你上!”

丁飞沉的精神力被斩断,自身又被巫和的彼界灵气缠住,本命灵气正在急速流逝。

而且,对方的力量直接侵入了他的精神识海。

他现在只能将精神力凝聚在精神识海边缘,以此来抵挡巫和的力量,除此之外他不能动用任何力量。

一旦力量稍稍控制不当,精神识海便会被损。

按照方才感应到的彼界灵气强度,想必巫和不会给他凝结结界咒法的机会。

“我的目的是找个人,不是来找人打架的。”

宗庆确实不畏惧巫和,但他也不会同巫和交手。

如今巫和复生,自会有出头鸟去找麻烦,何须他大费周章,要是有个万一岂不是白白丢了性命。

“别说这些没用的。”丁飞沉脸色阴沉着。

他自顾无暇,没任何心思去理会大殿里发生的异变。

这边三人对峙,另一边,大殿因为唐笑宇的所作所为而变得异常混乱。

唐笑宇拿着四个记录着血祭符文组合术法的卷轴跑来跑去,大殿里的修炼者发狂的追着。

他们怕损坏卷轴,更怕破坏大殿的陈设,便不能动用强大的术法。

唐笑宇就是仗着这点才越发肆无忌惮,他不是亘川的信徒,大殿毁不毁和他没半点关系。

凭一己之力吸引了几乎整个大殿的火力,姜神武则是坐在了桌子前,翻阅着剩下的卷轴。

唐笑宇拿的那四个卷轴他已经看过了,是血祭符文组合术法的组合符文修炼之法。

剩下的卷轴上记录的似乎是一些辅助功能的术法。

若是把这些术法拆开,就会发现这些符文全部都是血祭符文组合术法的组合符文。

看样子亘川为了让那些信徒修炼血祭符文组合术法费尽了心思。

“姜神武。”

正当姜神武看的入神时,忽而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姜神武怔了一下。

他分辨出了喊话之人是古魔族那位,但他没有感应到来人的气息。

寻着声音来源之处,果然看到了丰良才。

丰良才就在他一丈之外。

“你也对血祭符文组合术法感兴趣么?”丰良才瞥了一眼姜神武手中的卷轴,戏谑笑道。

“随便看看。”姜神武随手放下了卷轴。

“血祭符文组合术法的修炼心法有很多中版本,其中有一个版本广为流传,且常被后世修炼者修炼。”

丰良才悠悠道,“这个版本正是由亘川更改的版本,也就是你所看到的版本。”

末了,丰良才目光又扫了一眼桌子上的其他卷轴,以及掉落到地面上的卷轴,道:“包含这里所有的卷轴。”

姜神武闻言皱了皱眉。

还以为只有巫和拿出来的那四个卷轴才是血祭符文组合术法,没想到这里所有的卷轴竟然都是。

他知道血祭符文组合术法是一种什么样的术法,此术法作为无禁术的前身,那么此术法本身就是一种禁术的存在。

可以理解为,不管有多少人得到了这里的卷轴、修炼了卷轴上的术法,最后修为暴涨的人都只有亘川一人。

这,便是他们的信仰么?

姜神武再次看向了那些卷轴,忽然萌生出了一个念头。

“就我个人而言,这些血祭符文组合术法的部分术法还不错。”丰良才捡起了脚边的一个卷轴,随意的翻阅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