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九州剑仙 > 第一章 玄冥宗

第一章 玄冥宗


九华洲。正是盛夏时节。

  玄冥宗内,咚咚咚,随着几声沉闷的钟声,各个山峰响起一片刀剑声。五行法术滚滚而出。一群十多岁的稚子沐浴在清晨的朝阳下打熬法力。

  其中一个满头大汗的稚子咬着牙齿死死坚持。

  “再来一次,再多催动一次。”他眼里燃起熊熊热火,坚定的看着手中三尺长剑。

  他是五行杂灵根,天赋差到极致。依靠父母为他植入的一粒杂色剑种,成为剑修。

  “如果我体内是青色剑种、紫色剑种就好了。修行可以更快。

  有色剑种是天赋强的体现。杂色剑种为最弱,再之后是青色、紫色。紫色剑种对剑元力亲密度更高,修行起来一日千里。

  体内剑种正艰辛的淬炼出一丝丝剑元力。

  “该死的魔宗,我一定要为父母报仇。”他愤怒的驭使飞剑打出一式。这一剑将他体内的剑元力一下抽空。

  稚子无力的倒下,腹部剑种处传来剧烈的疼痛。

  两丈之外的小道士看到他痉挛的模样说道:“吴胜,别那么拼命,你体内只是杂色剑种,这样练下去会让剑种枯死的。”

  “没事,我还年轻抗得住。”吴胜谢绝了他的好意。

  说完他便运转玄冥法术,慢慢滋养剑种。

  小道士木崖看后摇了摇头,从衣服里掏出一个灵果吃了起来。他们背后有家族支持,累了可以吃蕴灵果快速补充微弱能量,渴了就喝灵液,能投入更多的时间去修行。但吴胜不行,他的父母已经死了,没人供给他这些资源。

  场上很快响起了各种御剑之声。其中穿着一身华服的稚子一口气幻化出两道剑刃。剑刃上充斥着庚金之气,嘟嘟嘟,几下穿刺将一块几百斤重的巨石穿透。

  吴胜看到被击穿的巨石后初始只是惊愕慢慢的转变成不甘心。“青色剑种果然得天独厚。我们一块修行,可他却领先一步成功施展化剑术。”

  “刘琛师兄好厉害,这么快就施展成功了。”周围一片羡慕之声甚至掺杂了一丝嫉妒。

  刘琛听到同伴的羡慕嫉妒之声脸上闪过一丝小得意,此时他好像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剑修,扬眉吐气。

  一旁的陈教官看到这一幕后,欣慰的说道。

  “刘琛干的不错,看的出来这段日子你很用功,单凭这一道化剑术,一个月之后的考核你可以轻松通过。”

  随后陈教官看向其他稚子说道:“你们虽是暗色剑种,但也不要气馁,只要努力修行是有留下的可能的。这几天要拼命修行,明白了么。”

  吴胜等人大声回道:“明白了。”

  玄冥宗是千年宗门,有八百道人境修士。出行乘灵鹤。

  这等宗门里供养了无数弟子。仙长定下规则,天资卓越者可以成为内门弟子,以奔腾不息的天赋铸就宗门滔天大势。资质不好的便逐出宗门,为后来者腾位置。

  “加油,在一月之后的考核里,尽全力留下。”吴胜定下这个目标。

  虽然知道能留下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准备拼命一搏。

  嘿哈,吴胜站起来,忍着腹部的疼痛继续驭使飞剑。

  丹田内充斥着庚金之气,金至刚至强,能劈金斩玉,每一次调动对身体都是极大的危害。剑典中记载只有先天之水能够调和。也唯有如此,才能修行化剑术。

  “体内先天之水,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吴胜对剑典里记载的先天之水抱有很大的困惑。

  之后吴胜一次次的尝试,但皆做了无用功。

  烈阳完全占据天空,暴躁的火灵气穿过高山,沿着缝隙,降临此处。温度一升,教官喊停了修行。

  “早上的功课到此为止,下午再练。”

  伴随着一声兴奋的呼喊众人有序散去。

  离开后,吴胜和木崖并肩而行,像一对感情极好的兄弟。木崖注意到吴胜心不在焉,嘴里一直念叨着“先天之水”。

  “吴胜,宗内剑修不过几百人,不像我们五行灵根的修士成千上万。你可以留下的。”

  吴胜摇一摇头,眼睛里没有任何色彩:“剑修的路太难了。领会不了剑典中记载的偈语,就无法进步。我已经困在这里好多天了。”

  “还有一个月时间呢,加油吧。”

  嗯。吴胜点了点头,于木崖挥手告别。

  身体十分劳累,但他不能休息。他要去挣修炼资源。

  照看灵药可以得到一点微弱报酬。

  百草山。吴胜顶着烈阳来到一间园子里。

  “神农师伯,我来了。”

  沾满药香的药园里走出一年过古稀的老伯。眼前之人面色红润,眼睛里带着一丝祥和 。

  “去吧,这是你今天的报酬。”说完他掏出一颗剑元石交给吴胜。

  剑元石可以温养飞剑,对剑修作用很大。

  吴胜伸出粗壮的右手接过。药园老伯看着眼前十分有活力的胳膊长叹一声。

  “年轻就是好啊,如果我在年轻一点,突破的机会便大一些。老了不中用了。”

  神农老伯颤巍巍的返回房间。他的修行到了关键时刻。

  培育灵药十分困难,必须是炼药师才能胜任。吴胜的工作是仔细观察每一株灵药的变化。哪怕是少了一颗叶子也要记录下来。

  最后神农老伯会根据吴胜记录下来的按症治病。

  “天青花长势很好,阴凝花多了几块斑点,金阳芝色彩阴暗。”

  吴胜一颗接一颗的看过。待他全部看完已经到了下午。

  看着手中的记录,喃喃自语:”神农老伯的这些灵药有些不妙呀。药园竟里有三成的灵药出了问题。”

  弄不好,神农师伯会遭受巨大损失。叹息一声后,吴胜

便回到修炼场,继续打熬灵力。

  为父母报仇的执念,一刻不曾减少。

  经过几个时辰的温养,剑种重新散发活力,这就是年轻的优势。

  “御剑术。”

  飞剑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剑痕。御剑术作为剑修最重要的基础,平时修炼马虎不得。

  一剑接一剑穿刺。庚金灵力冲击着经脉,吴胜饱受折磨,一会时间他的衣衫渗出不少汗水,想突破,就要全力去拼。

  “忍耐,再痛也要忍住。一定要找到先天之水。”

  他尝试着从各处调集能量,一步步试验。

  第一次从心脏处调动灵力,人无心不可活,是最有可能蕴含先天之水之处,但很快四肢酸软,浑身冰冷。有一种被吸干的感觉。

  第二次从肾脏那里调动灵力,可仍然不能中和庚金灵力。很快身体腰酸背痛,飞剑剑身微微颤抖,不能保持直线飞行。

  第三次从胃部调动灵力,一会身体里传来饥饿的感觉。腹部的血肉完全凹陷下去,露出了皮包骨头。

  接二连三的尝试,很明显他失败了。还折腾的他伤了元气。

  没有找到中和庚金灵力的先天之水,飞剑嘎然而止,不甘的跌落下来。

  身体羸弱,明显无法再继续修炼。吴胜失魂落魄的向自己的柴房走去。

  躺在冰冷的床沿上,心神飞出天际。到底怎样才能激发先天之水。

  修士的身体蕴含大秘密,但只有找到合适的钥匙才能开起。

  买不起灵药的吴胜抵抗着身体传来的种种痛苦。大脑里传来针扎一般的疼痛,但这些都比不上他心里的疼痛。

  “出来,出来寻我。我可以给你无穷的力量。”

  突然大脑里传来求救声。

  坏了,幻听了。吴胜捂着脑袋试图恢复正常。

  但那声音越来越急切。同时他的脑海里出现一把飞剑的影子。一下攻陷他的心神。

  “这是什么飞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