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九州剑仙 > 第七章 考验

第七章 考验


剑墟之上,冷清、肃静,有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其实剑修修行就是这个样子。

  吴胜颇有些喜欢这里。这个氛围比剑灵峰还要好上一些。

  一路上去,吴胜正在享受着美好的宁静,正阳峰上迎面突然来了一批弟子。他们穿粗麻长衫,袖口处绣着一把精致的短剑。

  几人身后背着一口铁剑,步履蹒跚的朝吴胜走来 。

  这是剑墟独有的养气方式么。

  迎面来的几个剑墟弟子,虽然步履蹒跚,但是精气神十足,腹内的那股气在不断的淬炼。照这个法门坚持练下去,剑的威力会增强。

  剑修增长力量有多个法门,每个法门都有其极限,待到了这个临尽点,若想继续增长便需要找其余的法门突破,找不到自当另提别论。

  几个弟子已经走到吴胜的身边,却没有要和他打招呼的意思。旁若无人径直而过。穿过时,他们的嘴里还念叨着一句话。

  吴胜一听,他们念叨的是,完成目标,完成今天的目标。剑修之人多偏执,吴胜也是其中一员,自能明白这句话代表的含义。

  从每天早晨睁眼的那一刻,他们就有一个目标,今天拼尽全力就是为了完成这个目标,这个时候,你就是去和他说话,他们也不理你。

  “几位道友,执事长老在哪。”吴胜出声问道。

  几人置若罔闻,抬手一指,说道:“那边,自己去找。”

  看样子,一句多余话都不想多说。

  果然是寸秒必争。

  吴胜转过身去,顺着山阶去寻找执事长老。

  剑墟于玄冥很不一样。

  玄冥受天地钟爱,五行法则齐全、秘境齐备。

  单外门便有琉璃天池、流沙谷、万象山林、极冰谷。剑墟则少了许多。只有几个真人境修士在撑门面。

  山崖上,四处多一些插于地上的巨剑。

  废了一番波折,吴胜总算找到了执事长老。

  剑墟的人都是一个样子。吴胜见到执事长老的时候,执事长老也是神神叨叨,有一点神经质。

  他不知在全力修炼什么,以致于看到吴胜的时候,话都不想多说一句。你看我我看你。吴胜若不先开口,他绝不会和他说一句话 。

  说明了来意,取出黄彦的推荐信。执事长老接过,扫了一眼。

  “你以前是玄冥宗的弟子?”

  “是的。”

  “我剑墟没有太多规矩,过了考验你就有资格留下。过不了就怪你没那个命。如此可明白。”

  “我明白。”吴胜的心情变得很轻松。和剑修打交道要纯粹许多。不是就是不是。

  “去等着吧,你的任务很快就会下达。考验难度是一模一样的,希望以后还可以见到你。”执事长老闭上眼睛。

  考验的难度很大,普通的修士根本无法通过。或许这个小家伙会死在试炼当中。

  执事长老神游天外,去修行剑术。

   吴胜有点懵。 这就完了。让我住哪里?

  执事长老想起了什么 ,一下睁开双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人老了,记不住事情,你去山下的山庄暂住,很快就会给你发布任务的。”

  大堂恢复了平静。

  那个山庄来的时候见到过。吴胜只当做是一些修仙者的家属所在区域。没想到也是接待他们的地方。

  山庄里,吴胜来到一间客房处住下,就在这里等剑墟设下的考验。

  同时他也要借助这个空隙调整一下。这些天接连不断遇到的危机,吴胜的身体已经接近负荷。不适合在修炼。

  领悟道经是他最好的选择,他身体做出蕴剑式姿态。只简单的吞吐一点灵气。

  道,不闻道声,不知其苦,吴胜就在道经的基础篇章边缘上不断碰壁,苦苦不得入门。

  道经中蕴含种种大神通。

  诸如撒豆成兵、刀劈乾坤、唤风换雨,都是由道经中感悟而出。

  门窗咚咚的振动,吸纳灵气偶然泄露一丝弄出一些动静。

  吴胜埋头钻进道经繁文中。

  各种繁琐多变的经文缠上心头,吴胜需要一一去验证。

  百遍千遍之后,或许可以找到一个正确方法。但这需要大量的时间。

  试验最消耗心力。

  一遍又一遍的摸索。灵力路线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纰漏,吴胜知道他的极限已经到了 。

   恢复心力,继续试验,吴胜在不断探索着。手势越来越娴熟,正当吴胜在寻找新的灵力运转方法时,他的入门考验下来了。

  派我去挖掘剑元石。吴胜看着这个命令细细思量。这个考验有些意思。

  剑元石是一种奇异的石头,对剑修用处极大,修补飞剑、锻造飞剑都需要大量的剑元石。

  骊渊,就是这次吴胜要去的地方,在一处秘境之中。

  不过那处秘境已经荒废,灵药早已被各大势力连根拔起。但是秘境之中还留有不少矿脉,一些小势力偶然发现秘密开采。剑墟便占有其中一块地方。

  待到秘境被挖穿,便会融入到此方天地中,彻底化为天道的养分。

  秘境我还从未去过,这次能去开开眼界却是难得的机会。

哪里一定是牛鬼蛇神聚集。去和众修汇合。

  吴胜向剑墟执事长老哪里走去。

  此去骊渊,一共有138人,全是改投剑墟的修士。

  正阳峰山腰上,执事长老已经等待多时。不过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类似这种利己者这种情况可不多见,难道是他修为出现问题了?

  “诸位道友,宗门对你们的入门考验已经来了。毫不客气的说,这次考验很辛苦,若有人畏惧,现在就可以退出。”

  执事长老说完,全场鸦雀无声。

  “很好。”执事长老很是满意。接着又说道:“骊渊哪里我们本设置了十分牢固的防线。另有高手坐镇。可是情况不容乐观。妖兽、散修还有魔宗的人不时得偷袭,我们的防线被冲撞的很厉害。现在宗门需要你们守住这处矿脉。成功了便是大功一件。总之,我希望下次还能看到你们归来。”

  执事长老一阵啰嗦,很快便到了出发的时间。只见天上落下一艘灵舟,降落在山腰上。看样子骊渊哪里的情况并不好。

  “所有人立刻登船。”执事长老隔空大喊一声,灵力激荡,所有人震得嗡嗡发晕。

  修仙界不是福利院,这里是争斗最残酷、局势最乱的地方。

  一箱箱的符纸被搬上灵舟,同时还有灵药、灵力箭矢。执事长老余垣也有一个任务。一是去换防,而是运送这批灵药过去。

  “检查一下你们的东西带齐了没有,到了骊渊一切可都晚了。”执事长老最后吩咐他们一声。便没有了动静。

  战争是冷酷的,漫天遍地的法术,天震地摇。真的动起手来,这些个新兵不误伤自己人他就谢天谢地了。

  吴胜等人还未发觉他们的处境。如今,他们已不在是宗门里颇具潜力的修士,而是向前拼杀的道兵。

  “大惊小怪,有阵法守护,我们只需要操控傀儡就够了。我躲在大本营里,有什么危险。”

  “是极,是极。”有弟子小声嘀咕着。

  吴胜也感觉有些大惊小怪。妖兽么,没那么可怕,三头六臂,张开血盆大口吞掉一座山脉,那都是用来吓唬小孩子的。

  妖兽的可怕在于它的残忍、无情。就像吞噬同类,吃掉伴侣等等之事。这对修仙者是一个极大的挑战。

  余垣坐镇中央,观察着周围的一切。他的身边聚集了很多修士,想请教他一下关于修行上的问题。

  这里就坐着一个靠山,不上前紧紧的抓住实在是浪费一大机缘。

  吴胜也靠了过去。这些长老的一两句话或许就可以让他省下无数苦功。

  一群大老粗围住长老,这时候突然想起来要注意仪态,一下子变得忸怩起来。

  众人正襟危坐,一一蹲坐在哪里。

  其中冲在最前面的清瘦弟子,他双眼明亮,斗志很强。看样子向道之心很强烈。他最先发问。

  “长老,依我现在的境界,理论上,一剑可以打出相当于练气六层修士的力量,可是我始终差上一些。感觉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不知是什么原因。”

  余垣打量了他一眼,淡定从容:“剑修的力量完全依赖厮杀,你的基础很好,之所以迟迟打不出应有的力量,是练剑的时间少了一些。不要怕损害身体,在激进一点,每日找妖兽厮杀上一刻钟,自会突破。”

  是,这名弟子激动的退下。

  “我还以为是修炼方向出了问题,只要大的方向没错就好。”

  “长老,我御剑之时,飞行速度始终慢一点,这是什么原因?”

  “长老,剑典上第七页所记载的出于虹桥。收于天门,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个个疑问被抛了出来,又许多是吴胜从来都未考虑过的问题,一下子摆在余垣面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