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九州剑仙 > 第八章 玄冥小队

第八章 玄冥小队


余垣并未拒绝众人。

  “现在我将练气六层到第九层的运行路线演示一遍,能看懂多少就是你们的造化了。”

  说完,余垣凭空一引飞剑,在空中演示起来。

  “看清楚了,这是以剑御风之术。”

  余垣手掌心化为青蓝色光芒,向前一推,飞剑推出一股黄色旋风朝前方涌出。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卷起前面的一切。

  灵决在变。卷、杀,风暴突然朝天穹升起,飞剑锋利的剑芒朝上刺去,风借剑威风刀滚滚成了一堵无形的风墙。场上的吴胜呼吸受挫,大脑懵的一声一片空白。

  “怎么样,这招可以打乱你们的步骤,关键时刻可以打断你们施法。”

  余垣颇有些得意的声音响起,这招灵决是以弱胜强的法门,放在宗门能列入前十之列。研习出这门法决可费了他无数心血。

  镇。

  风暴上升到高处聚到一起,高大巍巍成了一座风山,朝去坠去,镇压一切敌人。风山一但落下,可以将敌人碾碎。

  厉害。吴胜一声惊叹。

  这道法术,被运用到这个地步,已可见余垣的天资。

  是谁说剑修只是一台杀戮机器的,发挥到极致,依然是剑之艺术。

  余垣反复运行法决,将风的变化、轨迹完整的展现在众修面前。他用几道法术将修炼途径推演了出来。

  众修已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紧随其后的是各种疑惑缠在心头。这法决究竟是如何发动的。他们睁大眼睛想将一切变化尽数记下,等日后再一一试验。

  余垣将众人的变化尽收眼底。有些失望。

  这批人的资质属于中下,难有大成就者。法决的根本还是道经,道经基础足够了,才能施展出更强的法术。只贪图眼前这点法术,只是舍本逐末。

  吴胜看着剑势的变化暗暗点头,我原以为我在玄冥基础已经很牢固,可是现在一看还是有很多疏忽的地方。

  这位长老在剑修一道已走出很远,便是相对于玄冥宗那些个长老而言,所缺的只是法宝、灵药这些外物上的积累。能走到这一步已十分了不起。

  翻手为云,覆手化雨。余垣操控着一切,同时灵舟也在朝既定的目的地出发。

  “好了,今天到此为止,下去吧。”余垣起身离开。朝灵舟深处休息。

  “恭送长老!”众修恭敬的目送余垣走进灵舟。

  “我们也走吧,回去好好消化一下,若能成功推演出任何一道法决,纵使只是十之一二,我的实力将是成倍提升。”

  这算是给我们的一点小福利吧,大战之时,尽可能的提升我们的实力。

  有余垣的一次示范,众修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进步。

  被道人境修士亲身指点一次。这是亲传弟子的待遇。至少吴胜之前从未遇到过一次。

  “趁热打铁,我们也走。”很快灵舟上一个修士也没有了,全都钻到房间里去钻研法决。

  狭小的空屋里。吴胜庄严的蹲在蒲团上。

  我大可不必照搬余垣长老的路,剑典上记载的剑术法决很多,只需要悟透道经,其余的一切都可迎刃而解。

  任何一道法术都需要成千上万道基础组成,这一点玄冥是有明确的记载的。

  吴胜同龄的玄冥宗天赋最强者,便是所有路线完全正确的情况下,也用了二三年的时间才悟透一门法术。这个难度自己去想吧。

  单单时间他便耗不起。

  吴胜很快调整方向去参悟道经。如此他有望在五年之内,领悟出一门法决。

  任务艰巨,任重而道远。

  法决的运行方式都是不一样的。愈高明的法决消耗灵气越少,施法速度更快。但初始也只能按照既定的途径运转。待到灵窍打开,才有了各种不一的变化。

  感觉到体内咕咕而来的力量,吴胜更加耐心的去钻研道经。

  时间过的很快,灵舟已经穿过凡俗世界,朝着骊渊所在之处而去。

  骊渊秘境,处于荆楚沼泽于乌灵山脉交界处,中间有一条大湖经过。雷霆从这里游走,月华与日炎在此处交接。

  吸纳陆地的土灵,接受风雨的馈赠才形成的一处秘境。

  四周的景物越来越凄凉,古来人迹罕至之地多有妖邪。

  有妖兽在这里称王做仙,荼毒生灵,圈养人族。有河怪在这里骗取供奉。有野心勃勃之辈逃到这里构建杀手组织。

  山地沼泽之中、乌灵山脉里多妖兽、祸乱苍生的魔头。

  咚咚咚,灵舟上响起了几声古钟钟鸣声,吴胜鼻翼里喷吐着长长的灵息直接被打断。

  “这一路不太平,所有人出来警戒。”余垣结束了修炼,命令众修防御。

  在这个地方修行,实属不智。

  吴胜精神极佳,他站起身来,和往常一样擦拭一遍飞剑走出狭小的空间。

  一路的修行并未让他心神疲累,反而精神更加集中。

  外面三三两两的修行者已经找到一处掩体,小心的打探周围的情况。

  这么一会的时间,众人已经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团体。

  吴胜略显尴尬,这么久的时间,他并没去找几个帮手。

  “小子。过来这里。”

  突然,眼前十多米处,有人对他打招呼。

  吴胜往去,这四五个人,有些眼熟。而且身上有相同的气息。同属玄冥!

  玄冥宗剑典的气息还是格外明显的。

  “你是玄冥宗出来的?”

  向吴胜打招呼的那名修士扫了他一眼问道。这人三十岁左右的年龄,身上穿一件不知名的防御内甲。犹如棕熊一般的身躯,看上去格外有力,也十分危险。

  “正是,我前几日刚离开玄冥,几位道兄也是玄冥宗的人?”吴胜惊讶的问道。

  “不错,黑熊,张斐就是我,我身边的这几位是我的搭档,王枭,刘东,还有我们的老大平任安。

  吴胜一一见过,在看到队长的时候,格外多观察了一下。更多的是抓紧时间回忆。可是这几个人他确实没有什么印象。

  “小子,别想了。我们年长你十多岁,你怎么可能认识我们!”

  队长平任安咧嘴一笑对着吴胜说道。他那双平静的眼眸似乎可以看穿一切复杂的局势。

  “大家同属玄冥弟子,危急之时,我们靠一下。”吴胜发出请求。

  “没问题,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平任安答应下来。

  “看你呼吸急促的样,是第一次去秘境吧。”黑熊张斐打趣着。

  吴胜默默点头。

  “放轻松点,生死之前,唯有以大魄力才能渡过。这个需要你自己调整。”带头大哥平任安指点一下。

  王枭、刘东转过头来,对着吴胜有趣的示以微笑。

  新人嘛,第一次去秘境总有些手忙脚乱。这个时候需要他们激发他的魄力。

“我会的。”

  平任安、张斐、刘东几人身上精神奕奕,举手投足间散发的魄力足有十五分。而吴胜也只有六七分。

  “最后再做一下战前准备,熟悉一下手里的家伙。”平任安熟悉的下命令。

  哒哒哒,飞舟上,平任安小队检查武器,整理灵符的声音传来。

  张斐一个伸腰,露出了藏在衣衫下的贴身内甲。暗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这是灵甲?正在检查装备的吴胜眼中精芒一闪。

  “怎么,看上我这件灵甲了?”张斐说道。

  解开衣袍,露出了本来面目,那件灵甲已经破损,好几处留着长长的划痕。

  张斐摇晃着脑袋说道:“完好的灵甲我可买不起,这是二手淘来的。关键时刻也能救我一命。”

  原来如此。吴胜眼里多了一丝明悟。

  “现在远离坊市,再购买已经来不及了,下一次我们也替你淘一件破损灵甲。”平任安说道。

  “多谢大哥。”吴胜抱拳感谢。

  接着吴胜又问道:“不知道秘境中到底有何神奇之处,以前玄冥弟子全都争夺去秘境的资格。”

  平任安会心一笑:“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不过我也没法回答你,未开发的秘境我也从未去过。只隐隐听闻,秘境核心处有大奇迹,有的可以提升修士的灵根资质,有的可以延长寿命。”

  平任安眼睛里一种难言的兴奋在涌动,这两样东西对修士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

  不过骊渊上的秘境已经被开采过了,灵药全被挖走,唯一留下的便是一些矿脉。或许秘境深处现在又重新孕育出了一些灵药,倒是可以去寻找一下。

  “刘东这些可就靠你了。”张斐说道。

  如同竹竿一样的高个子刘东拍了拍胸口,“放心交给我,保证找出哪些灵药所在地。”

  吴胜疑惑的看向他。

  队长平任安笑着说道:”刘东可是我们队里的王牌,他有一门独门绝技,可以释放出灵力蝴蝶探测妖兽的所在以及寻匿灵药。有了他,我们可以省好多事。

  这时刘东也朝吴胜善意的点了点头。

  顿时吴胜感觉压力山大,他们每人身上都有绝技,只有他暂时没有帮助。

  无尘剑倒是最大的杀手锏,可是这件宝贝见不得光。

  平任安招呼众人压低声音说道:“这次秘境之行,得之不易,都把压箱底的手段用出来。我们干一票大的,将秘境里的灵药搜一遍。”

  “至于吴胜,也不要紧张。激发魄力,从现在起我们的后背就交给你了。你要拿出十五分的魄力,这样我们才能全部通过考验。”平任安看着吴胜。

  “保证完成任务。”吴胜坚定回答道。

  “好。”张斐拍手说道:“这一下就激发了九分的魄力,再加把劲就更完美了。”

  “走。长老在看我们了,去防守一片区域。”平任安说道。

  这时,吴胜发现,余垣的目光正好看向几人。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移向别处。

  平任安带着众人守在飞舟前端。

  所谓艺高人胆大,他们实力强一些,正要在长老面前刷一波存在感。

  “队长, 我们站在最前面,长老想不注意我们都难。” 刘东啧啧称赞道。

  “少说废话,站在风暴最前面,是能第一个得到好处,却也是最危险的地方。平任安不敢懈怠。取出一柄巨大的重剑拿在手里。同时他背上还有一柄灵光闪闪的飞剑。

  两把灵剑,好有钱。

  吴胜只有一把灵剑。

  飞剑各有各的用处,有的适合袭杀,有的注重防御,还有的擅长速度,真正的剑客是十几种灵剑在手。不过吴胜实在没有灵石购置飞剑。

  飞舟穿过一朵朵厚厚的云层。越靠近骊渊,高空上出现许多的飞禽妖兽,灰白色的银翼鸟,还有风翎火凤、鬼头乌。吴胜他们第一时间或射出箭矢、或挥出匕首将它们驱逐。

  “刘东,你不要出手,留着灵力关键时刻及时发现异常,其余的人用一气剑合阵。”平任安说道。

  吴胜听令立刻将刘东围在中间。四把飞剑冲上空中,一一把妖兽撕碎。

  一气剑合阵,是玄冥宗的防御剑阵,几人靠在一起,所发挥的作用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

  刘东在后方也未闲着,他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只见从他的剑刃上幻化出几只灵蝶。虚化的蝴蝶飞出灵舟边缘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这算什么手段,身外化身!”吴胜十分震惊的问道。

  “哈哈,这是刘东的独门手段,传男不传女。”张斐大笑说道。

  一旁的刘东,并未说话,显然这个法术不能被打扰。

  后方的余垣眼睛也关注了过来。他格外看了两眼刘东。

  挺有意思的法术,倒是一个天生的探子,只是不知能走多远。

  噗嗤、噗嗤,妖血四溅到飞舟上,原本黑色的飞舟披上一件浴血的红袍,一路上,众修杀死的飞禽足有上万只。

  即使如此,飞舟外面还有成片成片的飞禽围着灵舟。

  看着密密麻麻的乌鸦群,吴胜吞咽一口唾沫,他体内灵力还算充盈,可是体力有些跟不上。这会有点摇摇欲坠。

  一次次的挥剑,是个极其枯燥的工程。

  坚持一会,再坚持一会。吴胜一剑接一剑挡住来袭的飞禽。

  平任安已经注意到了吴胜的状态,可并未让他休息。极限就是这样打破的。

  吴胜慢慢的变成一台机器,御剑刺,刺激着体内的潜力。

  突然,飞剑罕见的失控,撞向了平任安的重剑。

  不好,快回。吴胜猛的注入一股力气,操控飞剑回到正轨。这一下操作让他汗流入柱。

  平任安在一旁说道:“再加把力气。”

  吴胜提起一股精神,继续操控飞剑,他的眼睛里已经失去别的色彩,只能看到一只只乌嘴鸦,死在他的剑下。

  噗通噗通,不断有人脱力摔在地上,这时立刻会有人接过他的防区。

  吴胜也终于坚持不住,于一只较大的乌嘴鸭硬拼一击后,鼻翼喷出一抹血,倒在地上。

  “给你一分钟休息时间,一分钟后立刻归队。”平任安冷冽的声音响起。

  “是。”吴胜回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