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冕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日冕文学 > 九州剑仙 > 第十九章 话痨惹的祸

第十九章 话痨惹的祸


吴胜问道:“其余几个人有什么特长?”

  老六沉思一会:“其余的人我不清楚,我刚刚入伙,对他们的底细不清楚。

  “你排行老六,这还叫刚刚入伙。是不是不想交代。

  老六顿时不乐意了:“这个时候我有必要骗你们,我们内部排名是按实力排的。”

  “该说的我都说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吴胜面无表情的说道:“挖十万斤剑元石。你就可以回去了。”

  老六红着眼睛说道:“卑鄙无耻。”

  “轮卑鄙我可比不过你。”

  “想囚禁我,你们能做到么!”

  玄武降世!老六大喊一声,青色的玄龟在其身后凝聚。

  玄龟张嘴咬向空中的飞剑。

  “找死!”

  张斐、王枭看见一个大乌龟幻影,立刻催动飞剑。

  近在咫尺的距离,老六连闪躲的时间都没有。

  嘭,他被狠狠击飞,飞行中喷出一口鲜血。

  张斐有些得意,眼看胜利在望。左手一挥,飞剑加快速度准备一举拿下他。突然,前面一声巨响。张斐的飞剑被一件利器击飞。爆炸掀起的灰尘遮盖住视线,等吴胜、王枭将烟尘吹散,重伤的老六已经消失。是谁救了他?

  三人立刻戒备起来。

  此时吴胜真想扇自己两巴掌。反派死于话多,为什么刚刚不杀死他。而张斐也从刚刚的洋洋得意变得满心烦躁。

  “什么人,出来。”

  话音刚落,耳边一声轻微的振动声传来。这声音众人在熟悉不过,是飞剑穿透空气的声音。

  王枭躲闪不及,胸膛直接刺开一道口子。滚烫的鲜血立即飞溅而出。王枭闷哼一声倒在地上。

  他脸上渗出汗水,这个铁打的汗子忍不住哼出声来。鲜血染红了衣衫。吴胜立刻跳到他的身边。

  到底是谁?他们并没有看到敌人,是谁偷袭他们!

  暗处一声猖狂至极的声音传来。

  “刚刚不是询问我们兄弟有什么特长么,现在你们见识到了。”

  “是你们!”张斐咬牙切齿的说道。此时他完全明白了。

  先前三人就是演了一场戏,老四、老九装作不敌逃走,实际是去搬救兵。老六则留下全力拖延时间。

  他恨自己的自负,若是之前一剑刺死老六,之后迅速去于队长汇合,那王枭也不会受伤。 

  老四从阴影里走出说道:“我们九兄弟刀山火海里滚过来,立下誓言同生共死,岂会抛弃自己的兄弟。

  “说你们是猪头还不信,洗干净脖子准备受死吧。”

  咳咳,突然王枭咳嗽几声。他用尽全身的力气颤抖的说道。

  “不要…管我,我不行了。你们先走。我拖住他们,记得为我报仇。”

  张斐眼里渗出泪水:“说什么傻话,要留也是我留下。吴胜你背着王枭先走。”

  “他娘的,吴胜你耳朵聋了,背着王枭先走。去找队长救我。”

  吴胜狠狠的一点头。

  “你一定要坚持住!”

  “想跑。跑得了么。”

  加上受重伤的老六,六人从矿洞里出来。

  张斐咬了咬牙挺身挡在吴胜面前:“不试试,怎么知道。”

  啪啪,老四拍打手掌。

  “够义气,就冲这一点,我会给你留个全尸。”

  张斐满心激愤,恐惧早已抛之脑后。

  “为义气而死,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感觉浑身充满力量了。”

  吴胜突然想起什么,悄悄往张斐手里塞了几块石头样的东西。

  “这是我的灵剑,借给你使用。”说着吴胜将中品飞剑塞到张斐手里。

  张斐诧异的看了一眼,义气豪发的说道。

  “有这柄中品飞剑,我又能多拉两个垫背的。狗贼可敢向前,试我宝剑锋利乎!”

  “怕你不成,一把中品法器还想翻天不成。”

  九将中的老大走到其余五人前面。他头上一柄阴气森森的飞剑瞄准张斐。张斐能挡住么。

  “焚天剑诀,去。”

  张斐催动中品飞剑迎上。死也要拉下这实力最强的垫背。

  吴胜看准时机,背起王枭就走。

  后面恐怖的爆炸声响起。张斐同时和六人交手。

  “快一点,再快点。”吴胜狠狠一踹,化作一道残影全力奔袭。

  咚咚,地上留下清晰的脚印,一眨眼他窜出百米。

  队长,队长,你在哪?

  天不随人缘,这条长长的矿道上,一个修士也没遇到。队长你在不出来,张斐、王枭真的要死了。

  吴胜脚下生烟,很快到了原先分开的地方,可是队长他们还未回来。这里四通八达,去哪里找平任安。

  砰砰,吴胜弄出很大的声响,希望可以让平任安听到。一秒钟,两秒钟,足足十秒钟过去,没有得到一点回应,吴胜绝望了。

  “妈的,回去和他们拼了。”吴胜正欲转头支援张斐。

  这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你要和谁拼了。”平任安从后面出现。

  吴胜欣喜的说道:队长,快去救张斐,他正被六个练气七层的修士围攻。处境十分危险。”

  平任安吃了一惊:“什么,怎么会这样。赶快带路。”

  好,吴胜放下王枭。原路返回。

  刘东简单的给王枭包扎一下,也迅速跟了过来。

  王枭驱逐掉体内的剑元力,伤势便会快速愈合,他的问题不大。

  平任安一马当先,转眼就跃过吴胜,朝爆炸声中冲去。

  还有打斗声,那还有希望。不知道是不是我留给张斐的后手起了作用。

  此时刘东也超了过去。吴胜咬牙,逼迫自己再快一些。

  遁术被他运转到极致,六秒后赶到了事发地。

  吴胜第一件事便是寻找张斐的身影,狭窄的矿道里吴胜发现了张斐。

  他躺在血泊里,头发凌乱、脸色苍白,一副要死的模样。不敢想象他是如何坚持到现在的。

  平任安、刘东已经于九将众人交上手。

  平任安的重剑威力无穷,裂空剑术被他催动到极致。重剑扫到谁身上,便留下一摊血迹。

  “你们快走。我来拦住他们。”九将中的老大一把推开众修。独自迎向平任安的重剑。

  “想拦我。你做梦。”平任安一个剑步,雷霆火星撞过去。

  九将中一共有六人,三打六,想要尽数消灭十分困难。

  几个回合后,六人齐齐撤退。平任安再不甘,却也奈何不了他们。

  轰,九将炸毁矿道。

  平任安止住身形。

  吴胜来到张斐身边,二话不说度过一丝剑元力。

  张斐得到剑元力脸色好看了一些:“好兄弟,没让我失望。多亏你留下了几枚霹雳珠,我才坚持到现在。”

  平任安问道:”可是天机宗堵独门制造的霹雳珠。不是说那东西不外售么,吴胜你哪里弄来的。”

  吴胜不好解释,其实那不是霹雳珠,而是烈火金雕留下的火晶石。

  吴胜不说话,平任安也不逼迫他。修士都有自己的秘密,他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

  “多亏那几枚霹雳珠才令他们投鼠忌器不敢向前。”

  刘东皱紧眉头,对张斐的伤势很是担忧。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张斐的剑种已经半闭合。以后想突破怕是难了。

  “好了,张斐你先别说话了。你现在需要静养。”

  张斐乐观的说道:“我的伤势我清楚,这次捡回一条性命已经不错。活着的感觉真好。若能安全回去,我想就是分别的时候了。娶上几房娇妻美妾,回到凡俗当个富家翁也不错。”

  几人沉默下来。既有对张斐的同情又有对日后修行的恐惧。

  还是平任安最先恢复情绪。

  “好了,先让张斐好好疗伤,这场子我们早晚找回来。”

  吴胜、刘东眼里凶芒一现。

  他们搬起张斐向楼阁走去。王枭受伤较轻。修养几天后便能恢复。可是张斐这次考验肯定过不了。

  任何一个宗门都不会收一个没有潜力的弟子。

  平任安说道:“兄弟们,这次的计划临时更改一下。九将就是我们要袭击的势力。”

  刘东狠狠点头。

  “这群家伙得了灵石肯定会去潇洒。我们去坊市堵他们。绝对能等到他们。”

  “好,这些人全都受了伤,趁他们没有恢复伤势追上去结果他们。为张斐报仇。”

  三人同仇敌忾,气势汹汹的向骊渊坊市进发。

  吴胜对于坊市已经轻车熟路。他在前面带路。一路上吴胜想起张斐挡在他面前的样子心底就燃起万丈怒火。

  “被我抓住他们,非将他们千刀万剐。”

  毁掉修士的修为便是不共戴天之仇。“九将”这些人实属万恶不赦。

  极致的愤怒之下,三人很快赶到骊渊坊市。

  吴胜突然停下脚步,说道:“我们这样子进去,很容易打草惊蛇。提前伪装一下。”

  “说的对。我们换身行头,变换一下声音。”

  吴胜摇身一变扮作一名江湖浪子,平任安扮成一个书生而刘东则扮成一名仙医。

  “分头打探一下消息,注意不要离得太远。”

  吴胜向泗水茶楼赶去。那边他最熟悉。“九将”这群人渣还能干出什么好事,若他猜的不错,这些人肯定在后边的房间风流。

  一进茶楼,吴胜向胖商人走去。

  他熟悉的打着招呼。

  “老兄,今天有事要来拜托你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